红烧狗鱼怎么做好吃又简单(狗鱼怎么做好吃又简单视频)

第三十一章 温柔的晚风

在经过了一晚上的辗转反侧后,我终于熬到了天明!早上8点多的时候,我刚洗漱完,一辆本田轿车停在了货场门口,是塔妮娅他们来接我了。

我着急忙慌地出了门,甚至没来得及吃早饭!打开车门后,车里有女人香,香气袭人,沁人心脾。他们一共有三个人,塔妮娅和她老公科里亚,以及她13岁的弟弟季玛

“Привет всем!”我上车后气喘吁吁地和大家问候道“大家好!”。

“Доброе утро!”“早上好!”

“Привет!”“你好!”

“Здорово!”“你好!”

车里的三个人同时问候我,我和后排坐着的季玛握了握手,而前面开车的塔妮娅的丈夫科里亚也递过来右手和我握手,由于他在开着车,所以这个手握的很别扭。坐在副驾驶上的塔妮娅没有和我握手,因为在互致问候的时候,女人是可以不和男人握手的。

“米沙,昨天睡得怎么样?”塔妮娅吐气如兰,愉快地问道,她说起话来像是在唱歌,声音清脆,似水如歌,让我联想起百灵鸟来。

“没睡好!可能是我太期待今天的活动了!”我有些害羞地说道。他们都笑了出来,塔妮娅的弟弟季玛很腼腆,似乎有点怕生,缩在座位里,也不怎么说话,脸上有点却生生,却又不失礼貌的表情。

塔妮娅的老公帅气,开朗,阳光,一路上不停地和大家聊着天,可能他怕我因为第一次见到他,而且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会觉得尴尬,所以他不时地和我说话,有时在说了一些话后,像是征询我的意见一样问道:“是吧,米沙?”。

“是的!”尽管,我不是所有的话都听得懂,但是我还是坚定地回答了他的话。

轿车从通往货场的路出来后向右转弯,然后走了大概1公里后来到了村子上,在穿过村子后又向右转弯,走了大概2公里后再次向右转弯。在持续走了大概30-40公里后,我们就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这里有一条河流蜿蜒流过,在河岸上有大片的湿地,此地草木茂盛,土地肥沃,大片的芦苇遮盖着河岸。现在是夏末,早上起来天气已经有些凉了,植物叶子上有很多露珠。这里很安静,除了虫鸣鸟叫,没有一丝其他的杂音。一只巨大的类似鹤类的鸟从河流的上空飞过,飞到了河对岸,发出“ko-ko-ko”的叫声。

“这里太美了!”我感叹道。

塔妮娅双手举过头顶,紧闭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赞叹道“是啊!多么美丽啊!”。季玛站在塔妮娅身旁,斜眼看了姐姐一眼,像是在说:“有这么美丽吗?我怎么没看出来!”。他佝偻着瘦弱的身躯,由于只穿了一件短袖和短裤,晨风吹得他双手抱着胳臂,跑回车里披上了外套。

“美女和小伙子们,别光顾着看风景了,快来帮帮忙!”科里亚叫道。

我和季玛急忙走过去,帮科里亚从车上往下拿他们携带的用品。他们带了很多东西,有帐篷、鱼竿、垫子、锅碗瓢盆、还有一些食品等等,一应俱全,当然还有采蘑菇的篮子。

塔妮娅走过来说道:“我想,我们可以分配下任务!”

科里亚放下手里的鱼竿,认同地点头道:“好啊!你说说看吧!”

塔妮娅用手指向了河岸边的一片阔叶林,说道:“我带着米沙去森林里采蘑菇,这是今天米沙的主要任务。季玛你和科里亚在这里搭帐篷,做些准备工作。”

“我认为可以!”科里亚说道,头也没抬地继续手里的工作。

“我困,我要再睡一会儿了!”弟弟季玛说道,钻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塔妮娅看着我摊开双手,撇了撇嘴,做出无奈的表情。这个滑稽的表情在她的演绎下却显得格外动人。

然后塔妮娅冲着我一歪头,示意我可以出发了。我拎着昨天从办公室的柜子里翻出来的一只略显破旧的篮子跟在塔妮娅的身后。塔妮娅走在前面,清晨杂草上的露水沾湿了她的蓝色修身牛仔裤,就连上身穿着的靓青色运动衫的衣脚也被沾湿。

记得小的时候,父母经常会在秋天的时候带着我和弟弟去地里干活,露珠总是沾湿我和弟弟的裤腿,甚至还有上衣,潮湿的衣服让本就不爱洗澡的我们皮肤瘙痒,抓过了之后会更加疼痛。比人都高的苞米荄子让本就矮小的我看不见哪里是地头儿,哪里是地尾。而我和弟弟对整个田间地头充满了极大的好奇心,会被各种杂草和昆虫所吸引,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们有时会去触碰长满了刺的刺儿菜(小蓟草),结果被刺痛得哇哇惨叫。我们兄弟两个总是在地里无忧无虑地打闹着,甚至会因为抢着喝玻璃酒瓶里装的井水吵架。那时最大的烦恼莫过于玩着玩着,就找不到父母了,急得我和弟弟连声喊爸妈,而他们却不会停下手上的活,出来找我们,害的我们费了半天劲才找到他们,原来他们只是在距离我们不到十米处,被苞米荄子遮住视线的地方。

“米沙,你在中国的时候采过蘑菇吗?”塔妮娅转过头来问道。

“采过啊!小的时候经常和弟弟一起去采蘑菇,后来长大了也和妈妈一起去过。”我说道。

“那你也是采蘑菇的行家了!”塔妮娅笑道。

“那是自然!”我自信满满地说道。

在走了5分钟后,我们进入了河边的阔叶林。用脚扒拉掉厚厚的枯叶后,下面就会露出各种各样的蘑菇,有金黄色的、白色的、土黄色的、红色的、紫色的。但是这些蘑菇我却一个也不认识,尽管塔妮娅说出了名字,我却不知道对应的汉语,手头又没带词典。

看着遍地的蘑菇,我感觉自己发财了,开心地大呼小叫起来,引得塔妮娅咯咯直笑。她的笑声回荡在阔叶林中,伴着迟来的回声,这回声兴许是森林精灵对于眼前这个同样美得像精灵似的女孩的回应。

眼前这片阔叶林不是很古老,可能也就一两百岁的年龄,大概原来这里都是河流,在河水退去之后,这里才生长出了树木,因为我看到远处有明显的古老河床。林中有条小溪从高处向下哗啦啦地流淌,形成了小小的瀑布。晨光射入森林,让原本昏暗的森林变得如童话般金光四溢。暖和的阳光照在身体上,顿觉温暖舒适。

林子里的杂草并不高,大部分被枯叶覆盖,这也许是因为由于树冠的遮挡,能够照射到地面的阳光很少,而且大部分的水分和土壤的养分都被高大的树木所吸收,所以杂草的生长受到了限制。

大概采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和塔妮娅的4个篮子就已经装满了蘑菇。于是我们高高兴兴地返回了河岸。在回去的途中,原本已经风干的裤子又被露水沾湿了。这是由于,虽然太阳升起来了,杂草叶子上面的露水已经被晒干,但是下面的露水还没来得及晒干,所以我们的裤子就又再一次地沾湿了。

这时塔妮娅的老公科里亚已经把我们的营地布置完了。他撑起了帐篷,还在河里下了渔网,现在正在准备篝火烧茶,而弟弟季玛却在一边玩起了足球,也不过来帮忙。

“哦,我的天呢!祝贺你们取得了丰收!”科里亚惊呼道。

“是啊,我也以为蘑菇快没了,结果今年的蘑菇还是很多,很好!”塔妮娅说道,然后将两个重重的篮子放在了地上。

“幸好没有被别人采完!”我说道,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米沙,你在中国采过蘑菇吗?”科里亚问道。

“采过啊!我刚刚告诉塔妮娅了,我小的时候经常和弟弟一起采蘑菇的!”我仰头对科里亚说道,清晨的阳光刺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

“你是来自农村还是城里?”季玛问道。

“ 我来自农村,那里淳朴的气息赋予了我谦虚的性格!”我说道,眼睛看向面前的河面。

但是他们三个人却被我这非常抒情的话逗笑了,塔妮娅笑弯了腰,然后急忙用手捂住嘴巴说道“哦,抱歉抱歉!我们被你突然的一句像是诗句的话给,给,给逗笑……”

然后我也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我也是在开玩笑的……”

“我的裤子还是不干!”塔妮娅皱着眉头说道。

“你脱掉了晒一晒吧!”科里亚说道。

于是塔妮娅把牛仔裤脱掉了,放在帐篷的顶部晾晒。俄罗斯人的开放却让我感到害羞,再也不敢看塔妮娅一眼了,因为她只穿了泳裤,蓝色的!这就是俄罗斯人的性格,在沙滩,或者河岸边就应该穿泳衣!这却让我感到很羞愧,甚至塔妮娅和我说话时,我都只是看着远处,不去看她,不是不想看,只是担心他们说我色。塔妮娅感觉出了我的异样,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这种担心是完全不必要的,因为俄罗斯人的开放程度是远比中国人高的,虽然姑娘穿了泳衣,只要你别老盯着人家看就行。

塔妮娅大概有1.7米左右的身高,一头金发,皮肤白皙,身材修长。她虽然结婚了,但是还没有生育,所以身材保持的很好,腰部没有一块多余的赘肉,鼻梁高高挺起,嘴唇红润性感,她有着斯拉夫人特有的忧郁目光,蓝灰色的眼睛就像是深邃的宇宙,能够看透人们的内心!

茶烧好了,塔妮娅蹲在篝火边,给大家倒好了热茶,又拿出小蛋糕分给大家吃。我把茶叶包放在杯子里上下涮了涮,然后挤出水分,放在一边的瓷盘里,从盒子里拿出蛋糕吃。大家都还没吃早饭,此时也都饿了。

俄罗斯人吃饭都是闭着嘴巴咀嚼的,喝茶的时候也尽量不发出声响。季玛快速地吃完手里的蛋糕,又倒了杯茶,问道:“馅饼在哪里?”

“在后备箱,你自己去拿!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姐姐塔妮娅不耐烦的说道。

之后我又吃了两个季玛拿来的馅饼,吃了一块巧克力。科里亚喝完茶站了起来,去用水桶,到河里舀水洗车。他身材高大,估计得有1.85米,强壮,孔武有力,棕色的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沉着冷静。他很帅气,具有典型的西方人的气质。

塔妮娅一双修长的白腿并拢着侧坐在毯子上,优雅地喝着柠檬甜茶,为了保持身材,她只吃了一片面包。季玛还很年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在吃了两个蛋糕和两个馅饼后,又吵吵想吃鸡,但是被塔妮娅拒绝了,因为那只鸡是我们午饭的时候才会吃的。

大家吃完了东西,科里亚去洗车,季玛拿出鱼竿像模像样的吊起鱼来,左了不到10分钟,没吊上来鱼,就没有耐心了,把鱼竿塞给了我,他跑去帐篷里玩起了手机。

塔妮娅身穿泳衣坐在摊子上,用随身听放起了音乐,在阳光下做起了瑜伽,跟着音乐深呼吸,大声吐气,看样子应该是每天坚持做瑜伽,我心想,怪不得她身材那么好呢!

我接过了季玛的鱼竿不一会儿就有鱼儿上钩了,我大叫着:“鱼!鱼!”

“米沙!静一静!”塔妮娅冷静地说道。

“我看看!”季玛从帐篷里连滚带爬地跑出来,还不小心撞到了姐姐塔妮娅,气得塔妮娅大声呵斥弟弟。

这鱼很有力气,我拽了半天也拽不上来。鱼在水里扑腾着,漏出水面时看起来像是黄鲶鱼。季玛帮我一起往上拽,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把这条猛鱼拽了上来。这鱼长的细长的,嘴巴又扁又长,一看便是食肉的鱼类。虽然是黄颜色,但是却一点不像黄鲶鱼,科里亚也光着膀子跑了过来,说这是狗鱼

我们把狗鱼放在桶里后,就又接着钓了。塔妮娅做完瑜伽后,钻进帐篷里看起书来,不时地会向外张望,看看我们在干什么。科里亚一边忙这忙那的,也一边不忘赞美妻子的美丽,而塔妮娅只是淡淡地说声谢谢,显然她对于自己的美丽很自信。我心想,这点是肯定的,如果她不漂亮的话,一定会认为那不过是阿谀奉承,或者会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不是丑八怪!

季玛见我吊上鱼来后,就又把鱼竿要了过去,坐下来继续钓鱼。我站一旁着看他钓鱼,不一会儿他就钓到鱼了,兴奋得上蹿下跳,都忘记把鱼拽上来了,这可倒好,鱼竟然跑掉了,被他姐夫一顿说,骂他笨。季玛当然会反击了,然后赌气地接着吊起来,嘴里还嘟囔着“我可以的!一定可以钓上来的!”。

我没事干,就跑到垫子上坐了下来。塔妮娅笑着说道:“米沙,他两个就那样,经常拌嘴。你别介意!”。

我笑着摇了摇头。塔妮娅笑着看了看我,又说道:“你热的话,把衣服脱掉吧,别害羞,俄罗斯人很开放的!”。

“脱掉吧,穿着太热了!”科里亚在车旁冲着我叫道。

我嘴上说好,但是始终没有脱掉衣服,季玛也没脱衣服,可能是觉得自己太瘦了吧。他处于青春期,人长的很瘦,又弯腰驼背的,佝偻着,就像其他的男孩子一样。

中午的时候,塔妮娅把书收了起来,开始和丈夫一起为大家准备午餐。他们带了一只做好的鸡,撕成了大块,放在一个铁盘子里。科里亚用一个平底锅在篝火上炖了那条狗鱼,以及后来季玛钓上来的几条白色的鱼,里面还放了土豆块和早上采来的几种蘑菇。在鱼炖好了后,又用平底锅煎了些培根和蘑菇。

“这要是有烧烤就好了!”季玛说道。

“季玛!我们没有准备烧烤,改天吧!”科里亚说道。

“我就是想吃烧烤!”季玛叫道。

“季玛!你安静些!我们没有准备!”塔妮娅呵斥道。

季玛不在说话了,看来相比姐夫科里亚,他更怕姐姐塔妮娅,估计在小时候,他每次调皮都会挨姐姐的打。

午饭准备妥当后,大家围坐过来,一起享用美味的午餐。狗鱼的味道极其鲜美,肉质肥厚,细嫩,和土豆蘑菇一起炖非常入味。塔妮娅吃着自己碗里的鱼肉,不住地夸赞科里亚的厨艺,科里亚一脸爱怜地看着塔妮娅,然后伸出左手把一缕遮住塔妮娅视线的金色秀发别到了她的耳朵后面,塔妮娅开心地用脸蹭了蹭科里亚的手背。

我看了看塔妮娅,又看了看科里亚,低下头吃了起自己的狗鱼,心里有了一种虐狗的感觉,单身狗!季玛则一脸嫌弃地撇了撇嘴,把头转向了远处。

午餐没有带酒,大家只喝了茶和一瓶俄罗斯格瓦斯,这种饮料中国人大多喝不惯,却是俄罗斯杯子里的美味佳酿!格瓦斯是一种盛行于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东欧国家的,含低度酒精的饮料,用面包干发酵酿制而成,颜色近似啤酒而略呈红色,其酒精含量只有1%左右。

吃过午饭后,塔妮娅收拾好餐具后趴在毯子上晒太阳,似乎她一点不怕8月底午后依旧火辣的阳光会对她白嫩的肌肤造成什么伤害。她一身蓝色的泳装加上修长的婀娜身姿,会让任何男人垂涎三尺。但是如果你和她们一家接触后,你能够强烈地感受到他们的真诚和善意。甚至是我这个半成新的朋友来说,都会为自己脑海里产生的一丝非分之想而感到羞愧。

科里亚光着膀子去河里查看他下的网里有没有鱼,他说网到了鱼会带回去,放到商店里卖。俄罗斯人大多是吃海鱼的,在乡下,大家也会吃打来的河鱼,毕竟它们同样味道鲜美。

季玛从车里拿出一个足球来找我一起踢球,于是我和他踢起球来。我们踢的很开心,只是我有点痛恨我正处于青春期末尾的一双眼睛!因为它们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撇向不远处蓝色的小三角!这让我感到羞愧不已,甚至还在踢球时甩手的一瞬间,扇了自己一巴掌,引得季玛哈哈大笑,以为是我不小心打到自己了呢。

季玛是个莽撞无知的年轻小少年,内心里有自己的小宇宙,每次同姐姐一起度假时,姐姐总是喜欢穿着比基尼晒太阳,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俄罗斯女人都是这样的。

也不知他是无意还是成心,竟然一脚将球踢到了姐姐娇嫩的屁屁上,球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印记,疼得塔妮娅娇声惨叫,骂了几句后,喊来老公去教训弟弟。科里亚穿着大裤头从水里扑腾着跑了出来,追上小舅子,照屁股拍了几下。打得季玛龇牙咧嘴,然后气呼呼地跑进帐篷里不出来,好像是生气了。

塔妮娅拿出一个排球来,叫上我和科里亚一起玩。我们站成一个三角形,互相你打给我,我打给他的传球。这时季玛从帐篷里探出头来,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们,有心想参与我们的游戏,却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提出要参与。于是他跑出来,拿着足球在我们三个之间来回窜梭捣乱,还恳求我陪他一起踢足球。虽然我不是见色忘义的主,但是我更想同塔妮娅和科里亚一起玩排球。

“季玛,亲爱的!如果你想参与我们的游戏,就放下你的破足球一起来玩啊!”塔妮娅气愤又无奈地对自己这个单纯又可气的弟弟说道。于是季玛放下自己给自己塑造出来的“小面子”和我们一起玩起了排球。

俄罗斯人都是很喜欢运动的,他们三个人排球打的都很好,我由于缺乏运动,加上之前在林子里时营养不良,运动能力很差,玩了一会儿就开始冒汗,浑身无力。塔妮娅看出来我已经没力气再玩了,就让我坐下来休息下,而他们三个又继续玩了一会儿。

他们三个玩够了之后,塔妮娅和季玛到河里游泳,洗掉身上的汗水,科里亚洗完后又开始准备下午茶了。我也脱了衣服,去河里了,但是我不会游泳,所以也只能在岸边搓搓泥了。塔妮娅的泳姿超级棒,应该是专门学习过,而季玛则不怎么会游,只是在水里乱扑腾。

大家在水里玩够了后,科里亚的茶炊也准备好了。我没有喝茶,冲了一杯三合一的咖啡,吃了一些饼干和一个软面包,又吃了半板巧克力。塔妮娅依旧是不怎么吃甜食,只是吃了一些面包,之后便戴上太阳镜晒起太阳来。

下午时,又来了一伙人,他们是来起网的。他们昨天在远处下了渔网,这会儿过来收网。科里亚也去起网了,他收货了满满一桶河鱼,说是能卖上千卢布了,再加上采的蘑菇,这趟他们可以赚两千卢布了。

远东时间下午7点多时,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了。虽然这是非常愉快的周末,可是欢快的聚会总是有结束的时候。回去的路上,我和季玛都睡着了,而塔妮娅却一路上都在陪丈夫科里亚聊天。

到了塔妮娅家里时已经8点多了,夕阳西下,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我和塔妮娅、科里亚还有小伙子季玛告别后提着我的半框蘑菇(我分了一半给他们,因为我自己也吃不了这么多的蘑菇)往货场走去。

从塔妮娅家的商店通向货场是一条笔直的道路,路两旁是人工栽植的橡树,黄昏十分,夏日最后的炎热天气带着最后一丝倔强沉寂了下来,四下里一片寂静,偶尔能听到远处村庄里俄罗斯小女孩的歌声和男孩儿调皮的打闹声。蟋蟀和青蛙在路边草丛里唱起了抒情的歌曲,温柔的晚风好似姑娘滑嫩无骨的双手抚摸着面颊,让人陶醉。

我在脑海里回想着白天的经历,我很感激美丽的塔妮娅,还有她帅气英俊的丈夫以及他们的弟弟季玛给了我这愉快的一天。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美好的周末,以及那夜温柔的晚风!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0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