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注信息小说(意外发现的套餐信息小说)

第三回 愁云惨雾

  一座茅舍,矗立在花树丛中,灯光幽隐。由窗中透了出来。但闻一个沉重苍老的声音,喝道:“什么人?白菊花应道:“晚辈白菊花,特来探望宫主。”

  那室中人重重咳了一声,道:“白姑娘,请恕贫道身染重病,不能出迈,请进入房里来坐吧!”

  白菊花道:“晚辈带一位客人同来。”

  那苍老的声音说道:“白姑娘带来的客人,自然不妨事了,请他-起进来吧!”

  刘五成紧随在白菊花的身后,缓步走了进去,这是一间陈设简单的小室,但却打扫的十分雅洁,靠后壁间,放着一张木塌,一个白髯垂胸,木替椎发的老道人,背倚墙壁而坐。下半身掩盖着一张白色的毛毡。一个十四五岁,陌清目秀的道童,披着一件青色的道袍,背上斜斜背着一支宝剑。一支白色的人烛,放在塌旁一张木几之上,熊熊火烛,照的满室通明。

  那倚壁而坐的老道人,似是已经病人膏盲,瘦得只剩下一把皮包骨头,但他的发髯却仍然梳洗的十分整齐。白菊花缓步行到塌前,欠身一礼,说道:“老前辈病好些吗?那白髯道人转动一下圆大的眼睛,望了百菊花一眼,道:“姑娘请坐……”目光转注到刘五成的脸上,接道:“这位是刘大侠了。”

  刘五成欠身一礼,道:“晚辈刘五成,见过宫主。”

  说罢,抱拳一礼,那白露道人轻轻叹息一声,道:“贫道老了,而且又身染重病,恐怕已经难久在人世了。”

  白菊花接道:“宫主吉人天相,武林藉重正隆,还望多多保重身子-”白臂道长摇摇头,道:“贫道不行了……他的病情确是已极为深重,说了几句话,已经累得轻轻喘息。那身着青袍的道童,ˉ探手从杯中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药物,托在掌心,缓步走到木塌之前,道:“宫主请服下这粒药物。”

  缓缓把手中丹丸,入了那自髯道人的口中。吞下了那丹丸之后,白髯道人精神突然一振,手弗长髯,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可是感觉到贫道服用的药物,十分神奇吗?”

  白菊花道:“不错,丹药入口,立见神效,定然是十分神奇的药物了。”

  白髯道人道:“唉,白姑娘,饮鸠止渴而已,这是一种含有奇毒的药物……”白菊花吃了一惊接道:“老前辈既知有毒,为什么还要服用?白髯道人道:“这就叫以毒攻毒,欲罢不能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贫道等待姑娘已经数日了。”

  “白菊花道:“晚辈因部属未齐,一直不敢贸然行动,又劳老前辈等候,当真是罪该…”白髯道人摇摇右手,说道:“姑娘不用自责,此事非同小可,原该是小心布置才是。

  唉!贫道所以心急,只怕是遽然气绝,难再见姑娘之面。”

  白菊花默然说道:“老前辈壮志末酬,怎的句句都说些不祥之言。”

  紫云宫主右手摇动,阻止白菊花再说下去,接道:“听我说,现在,我随时随地可能死去。藏在心中二十年的隐秘,今宵再不说出,只怕是没有机会说了。”

  白菊花看他说的神态郑重,果然是不敢再行多言,凝神倾听。紫云宫主长长叹息一声,道:“姑娘可知道贫道的真正身份吗?”

  白菊花呆了一呆,道:“道长乃大名鼎鼎的紫云宫主……紫云宫主摇摇头,道:“我顶了紫云宫主之名,足足二十年,但天下却无人知晓,此事足可当得隐秘之称了,唉,那紫云宫主掌剑双绝,乃武林一代奇人,老夫岂能比得。”

  白菊花道:“那真的紫云宫主呢?白髯道人不答白菊花的问话,反口问道:“姑娘。你可知晓自己的来历吗?白菊花道:“晚辈隐隐知道一点,似是和慕容长青老前辈有些渊源。”

  白髯道人点点头,道:“令师告诉了你?白菊花道:“没有,晚辈无意瞧到了家师的手记,一时间情难自禁,看了两页,陡然回悟到偷阅师长手记,乃是大逆不道的事,不敢再瞧下去。

  “白髯道人道:“你可知令师的身份吗?白菊花道:“不知道,晚辈只知是家师从小收养了晚辈,一身兼恩师慈母之责。”

  白蜀道人叹息一声道:“令师的左耳之下,可有一块瓜子大小的黑病吗?白菊花道:

  “不错啊,老前辈怎生得知呢?白霉老人道:“她和我相处了数十年,我岂有不知之理。”

  白菊花道:“老前辈……”白蜀老人道:“令师乃老夫之妻,当年同在慕容家中为仆,主人家遭惨变之日,我等正因事他去,回来时,那高大的宅院和那ˉ天下第一侠ˇ的金匣,都已化作灰烬,当下老夫等本想追随主人于九泉,但回念一想此仇岂可不报,此冤岂可不伸,遂把一腔悲愤,化作了复仇悲……”突然一阵急咳,打断了未完之言。白菊花急急伸出手去,在那白嚣道人背上轻轻拍了几下,说道:“老前辈原来还是晚辈的师公。”

  白嚣道人摇摇头道:“不要打岔,我恐怕快不行了。”

  白菊花果然不再打岔,凝神倾听。白蜀道人长长吁一口气,道:“孩子,这件事千头万绪,详细说来,恐怕要耗上一天一夜,也无法说的清楚,可惜老夫已若临风残烛,随时会断气而死,只有摘其简要,说给你们听了。”

  白菊花道:“老前辈慢慢的说吧,晚辈们洗耳恭听。”

  白置道人望了百菊花广眼道:“孩子,记着一件事,告诉你师父,那真正蓝衫人,就是现在江湖上的冷手夺魂李天彪……”白菊花本想说出,在那慕容长青的墓前,遇上那蓝衫人和冷手夺魂的经过,但见那白臂道人一直不停的说了下去,只好忍下不语。但闻那白髯人接道:“慕容大使武功绝世,乃武林中难见的奇才,昔年中原武林大会之上,技谅全场,艺盖九州,被全场囊杰推誉为天下第一侠。由当时主盟大会的少林高僧,亲送.天下第一侠ˉ金匾一面,唉!那时提起江州慕客家,江湖之上,谁不尊仰。”

  只见他深陷的眼眶之中,涌出来两行泪水,似是对昔年的光辉、显赫,仍有着深深的依恋、怀念。白菊花心中暗道:“他急于要说出心中之事,怎么突然间沉吟不语,只怕他此刻的神志已迷,当下说道:“老前辈,以后呢?白露道人如梦初醒一般,道:“以后,以后慕容世家,遭了掺变,最初几年,倒也有不少热血英雄,到那慕容长青墓前去祭奠一番,但以后就越来越少了。”

  说完,又闭目不语。白菊花一皱眉头,付道:“看他情形,确然已陷入了昏迷之境,要想他述说经过,只怕是难有希望.看来只有摘要问他,或可多得一些内情。”

  心念一转,当下问道:“老前辈,那慕容世家遭逢惨变之后,还有什么人逃出了毒手?

  她心中一直怀疑那蓝衫人就是慕容世家小主人,故而有此一间。白髯道人霍然挣开双目,道:“你是问有几人逃出那场屠杀吗?他虽已神志不清,但心念之间,仍然牢记其事,是以那白菊花一间,他竟然听懂了。白菊花道:“不错,那慕容公子可曾逃出来吗?白霉道人道:“慕容公子么?白菊花道:“是啊,晚辈看家师那手记之上记述,提到慕容公子。”

  白髯老人垂下头,似是根本没有听到白菊花的问话。一直冷眼旁观的刘五成,突然接口说道:“白姑娘,他手中还握着一粒毒丹,何不他服下。”

  白菊花心知这一粒毒丹服过,就是他生命残余之火,完全熄燃之时,但形势迫人,已无选择余地,叹息一声,道:“也只好如此了。”

  取过他手中毒丹,投入白髯道人的口中。果然,那白嚣老人将要熄去的生命之火,陡然间回光近照,精神为之一振。白菊花心知机不可失,急急问道:“那慕容公子可逃出来吗?

  白髯老人道:“最悲惨的也就是这件事,老爷在世与人排难解纷,不知做了多少好事,救了多少人命,皇天无眼,竟然不肯为慕容家留下一脉香火。”

  白菊花道:“这么说来,那慕容公子也未逃出来了?白髯老人点点头,道:“没有,老夫和那紫云宫主事后查证,始终没有找出那慕容公子逃出的蛛丝马迹,为了追查那慕容公子的下落,紫云宫主才和我定下李代桃僵之计,由老夫假扮紫云宫主,紫云宫主易容化作冷手夺魂李天彪,混入江湖,二十年来、仍然未能找出那慕容公子的下落,看来是死定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据闻那青冢之内,慕容老爷埋骨之地,有一具童,就是慕容公子,但那青冢防守森严,老夫数度想进入墓中瞧瞧,始终未能如愿。”

  白菊花道:“晚辈今宵在慕容大侠的坟墓之前,遇上一位武功奇高,来历不明的蓝衫少年,看情形颇似慕容公子。”

  白露老人双目一瞪,道:“那人长的什么样子?白菊花略一沉吟,道:“那人十分英俊,但神情冷漠,眉宇间忧苦重重。”

  白嚣老人道:“你可仔细记得他的容貌吗?白菊花凝目思索了一阵,就记忆所及,把蓝衫人的容貌描述了一遍。白髯老人很用心的听了一遍,摇摇头,道:“那不是慕容公子。”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慕容公子生具华贵之貌,那时他虽然在襁褓之中,也是一见难忘。”

  白菊花道:“师公见那慕容公子之时,那慕容公子还是一个婴儿,如今事隔二十年,那慕容公子早已长大成人,形貌自然也要改变很多,师公二十年前那一点模糊的记忆,如何能够量度此刻那慕容公子的形貌。”

  白髯老人轻轻叹息一声,道:“但愿姑娘幸而言中,那慕容公子还活在人世之上。”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这些年来,武林中人都已日渐淡忘了慕容长青,千千万万受过他恩泽之人,亦不再提他,使老夫看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他情绪突转激动,双目圆睁,沉声接道:“最使老夫气忿难忍的,就是老爷在世时,那三位趋炎附势的酒肉朋友,慕容家末遭惨变之前,他们每年一度必要赶往那儿欢聚十日A饮酒论武,尽欢而散,十数年如一日,从无一人爽约。但自慕容家遭了惨变之后,这三人却如投入大海的泥牛砂石,从此没有了消息……”自菊花接道:“那惨害慕容家的凶手主脑,究竟是何许人物?竟然有着那等庞大的势力,号令了很多武林高手,为他看守那慕容长青的墓地。”

  白髯老人缓缓说道:“如若慕容家发生惨变之时,能知那凶手姓名、身份,藉当时群情激昂,江湖悲恸的气势,定然有不少人找那人算帐了……”但闻那白菊花道:“怎么?师公也不知晓那人的姓名吗?白髯老人道:“〃那凶手主脑是谁,紫云宫主已然得到一些头绪,但他并未对老夫说过。”

  刘五成心中暗道:“看来这老人所知,也是有限的很。白菊花一皱眉头,道:“那紫云宫主和慕容老辈的交情很深吗?白臂老人道:“如说紫云宫主和老主人的交情,生前是万万比不上他一年一度相聚的三位朋友。但主人死后,却看出了真的交情,唉!眼下,真正在筹谋为慕容长青报仇的,只怕也只有这一个紫云宫主了……”语声甫落,突闻一声深长叹息,传了进来,紧接着咱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天福兄,你太大意了,怎的不在这室外面布置一些人手。”

  白菊花娇声比道:“什么人?只听那低沉的声音应道:“我。”

  一位身着青衫,头戴方巾的中年人,缓步行了进来。那卧在床上的白髯老人一见来人之后,情绪突然间紧张起来,举起枯瘦的双手,揉揉眼睛,仔细瞧去。那青衫中年人似是经过了长途跋涉而来,满脸风尘之色,缓步行到了木塌之前。白菊花不知来人身份,看他直向木榻行去,怕他陡然出手伤了那白髯老人,立时一横挡在木塌前面,冷冷说道:“站住。”

  青衫中年果然停下了脚步,长长叹息一声,道:“姑娘不用害怕,在下并非敌人。”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天福兄,不记得区区了吗?白髯老人声音颤抖,激动的说道:

  “你是金笔书生,…”那中年文士道:“不错,在下正是雷化方。”

  那白髯老人早已失去神采的双日中,突然闪起一片种光,冷冷说道:“你还没有死?那真是天道崩溃了。”

  雷化方淡淡一笑,道:“天福兄误会了……”白髯老人情绪激动,不待雷化方说完,厉声接道:“我家主人未死之前,你们三人每年一度赶往慕容家欢聚十日A饮酒论武,赏花赋诗,情意是何等真切?但蔡容世家遭逢惨变之后,你们都到哪里去了,二十年没有消息。”

  雷化方轻轻叹息一声,道:“天福兄请仔细瞧瞧在下,和你那记忆之中,有什么不同吗?那白髯老人仔细的瞧了那青衫中年一阵,怒道:“哪里不同了,除了年纪大些,脸上多了一些皱纹之外,老夫瞧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

  雷化方苦笑一下,道:“这就是了,在下修习的太乙神功,驻颜有术,别说区区二十年了,就是再加二十年,也不会显得如此苍老。”

  白髯老人道:“你老与不老。和慕容世家有问关联?雷化方道:“一言难尽,唉,这二十年来,在下日日夜夜,为慕容兄复仇事奔走、熬煎,费尽心帆。”

  区二十年.对在下而言,有如一甲子的岁月,¨白髯老人道:“此语当真吗?”

  雷化方道:“如非天福兄病情如此沉重、在下出不会告诉你这些事了。”

  白髯老人道:“那九如大师和中州一剑呢?”

  雷化方道:“他们所受之苦,只怕不在我雷某之下。都是在为慕容兄复仇之事奔走.〃白髯老人那枯瘦的脸上,突然展现出一片笑容,缓缓说道:“老朽误会了你们二十年,如若不是今宵相见,了然内情。只怕九泉之下,也要骂你们无情无义了。”

  雷化方道:“武林骂我们无情无义之人,又何上你天福兄一人,但我等只要心中无愧,何俱别人的误会。”

  白髯老人轻轻叹息一声,道:“小老儿言语之间,多有开罪雷爷,还望雷爷不要见怪才好。”

  雷化方似是亦瞧出那白髯老人面临着死亡边缘,随时随地可能会突然气绝而逝,当下说道:“天福兄不要抱疚。在下没有早告诉你,那是在下之过,有劳天福兄疑虑二十年……”

  白髯老人接道:小老儿比如何敢当雷爷这等称呼,雷爷乃是老主人的旧友,直呼小老比的名字就是了,¨雷化方道:“咱们武林中人,讲说的是忠义当先,像天福兄这节忠义之士,当今之世,能有几人,在下心中对天福兄,实是敬服无比。”

  白髯老人口角间,泛现出-缕凄凉的微笑道:“今宵得雷爷面告此讯,小老儿死也瞑目九泉了。”

  雷化方道:“在下有-件事,想问问天福兄。”

  白冉老人道:“雷爷请说。”

  雷化方道:“近日中,江湖上突然传出幕容公子出现江湖,为父亲报撇仇的消息,引起了武林中无数高手的注意,在下对此传言,一直是半信半疑,求证天福兄,我那慕容大哥的公子,是否已逃出了那场大劫?”

  白髯老人怔了一怔,道:“据老朽所知,那慕容公子并未逃出劫难。”

  雷化方沉吟了一阵,道:“我和九如大师、中州一剑已经约好,定于本月二十日,围擒守墓之人,逼问那主使谋害慕容家的主凶、首脑,但因闻得慕容公子出现江湖的消息,不得不先行查明内情。”

  那白髯老人突然挺身而起,道:“怎么?你们就要准备动手?雷化方道:“°不错,我们已然秘密的准备了二十年,邀集了四十位武林高手,准备一出手,就要直捣黄龙,擒得那元凶主脑。”

  那白髯老人道:“可惜呀,小老儿无法看到这一场盛壮之举了。”

  语声甫落,突然一跟斗向下栽来。白菊花吃了一惊,道:“师公。”

  两手伸出,接住了那老人。伸手摸去,那白髯老人气息已绝,竟然死去。雷化方侧耳在他前胸之上听了一阵,道:“没有救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诸位都是他的什么人?

  白菊花道:“他是晚辈的师公。”

  雷化方微微一怔,道:“师公,姑娘是何人的门下?白菊花道:“晚辈的恩师上姓容,单名一个菊字。”

  雷化方道:“容菊、容菊,从未听说过啊……”望了那白髯老人体一眼,道:“是了,是了。”

  白菊花道:“家师乃福老前辈之妻。”

  雷化方沉吟了一阵,道:“令师现在何处?白菊花已知他身份,也隐隐了然了自己来历,当下说道:“家师隐居之处,距此三百余里,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山谷。”

  雷化方凝目思索了一阵,道:“在下很想随姑娘一起去见见令师,但因和人约期有限,无法更改。只怕是无法拜见令师了。”

  微微一顿之后,两道炯炯的目光,缓缓由自菊花等的脸上扫过,道:“姑娘等到此地来,可是奉了令师之命?白菊花道:“正是家师遣派晚辈到此。”

  雷化方道:“令师遣姑娘等到此之时,还不知道在下亦赶来江州,此刻形势有变,姑娘等也不用留在此地了,火速赶回去吧!”

  白菊花道:“有一件事,老前辈只怕还不知晓。”

  雷化方道:“什么事?白菊花道:“那守护慕容长青之基的五毒掌马雄飞.今晚已经被杀死。”

  雷化方怔了一怔,道:“什么人杀了他?白菊花道:“一个青衫少年。”

  雷化方道:“青衫少年?那人有多大年纪?白菊花道:“二十上下的年纪,带着一个书童,出手武功奇高,而且全走的刚猛路子。”

  雷化方一皱眉头,道:“那人现在何处?白菊花道:“我等在墓前一晤,那人杀了五毒掌马雄飞之后,又飘然而去。”

  雷化方道:“姑娘可否去请令师到此,三日后,在下再来此地和令师一晤。

  “白菊花缓缓说道:“如若立刻动身,兼程赶路,三日时光,大约可以赶回。”

  雷化方道:“有一事还望姑娘注意。”

  白菊花道:“什么事?雷化方道:“江州城大变已生,立时将蒙上一片愁云惨雾,姑娘带来的人手最好能连夜撤走,三日后,此地之约亦望姑娘能小心行踪。”

  白菊花欠身一礼,道:“晚辈还有一桩为难之事,还望老前辈指示一二。”

  雷化方道:“什么事?白菊花道:“晚辈奉师命来此之时,带了六个帮手,约他们在此集会……”雷化方道:“这就有些麻烦了。”

  语声微顿,道:“他们几时可在此地会齐?花白菊花道:“早在天明之前,迟在明日午时…”雷化方道:“只怕没有机会,使你们安然等候这么长时间。

  “白菊花道:“老前辈有何良策?”

  雷化方道:“你们可有特约的联络暗记吗?”

  白菊花道:“这个晚辈事先已和他们约好。”

  雷化方道:“眼下之策,你要设法在这紫云宫的四周,留下暗记,指示他们快开江州就是。”

  白菊花道:“那五毒掌马雄飞既已被杀,他们全军都陷入混乱之中,纵然能调集高手,来相援,只怕也不会在三五日内到,咱们应该有很充分的时间。”

  雷化方道:“你太低估敌人了,照我观察所得,明日午时,他们即将有高手到,至迟也不会到天色入夜,咱们的时间,只有半日左右。”

  白菊花道:“快马兼程,传讯求救,也该要几天时光才对,怎会来的如此神速,实叫晚辈猜想不透。”

  雷化方道:“孩子,照我的话做,我还有要事待理,不能再给你们解说了。”

  言罢,纵身而起,身影一闪,只见身法之快,有如雷奔电闪一般。白菊花回顾了那白髯老人的尸体一眼,自言自语地说道:“该去买口棺木,把他老人家的尸盛殓起来才是。”

  那佩剑道童接道:“这个不用姑娘发愁了,小道早有准备。”

  白菊花道:“怎么,已经有了棺木?”

  那道童道:“不错,早已有了棺木。”

  白菊花道:“棺木现在何处?”

  那道童沉吟了一阵,道:“姑娘是自己人,小道不敢相欺,那留药之人,早已为宫主准备好后事,不但备有棺木,而且还建好了墓地。”

  白菊花道:”那墓地现在何处?”

  青衣童道:“就在这茅舍后面竹林之中,现在咱们只要把宫主的尸,抬入那墓内棺木里,那就行了。”

  白菊花道:“那墓地现在何处?青衣童道:“就在这茅舍后面竹林之中,现在咱们只要把宫主的体。抬人那墓内棺木里,那就行了。”

  他似是很怕白菊花再多问话,抱起那白篱老人的体,接道:“小道奉有严令,宫主一死,小道要立刻离此,赶回复命。”

  大步向前走去。白菊花急急说道:“道兄止步。贱妾和这老人的关系,你已经知道了,他埋在何处.找等理该赶去瞧瞧才是。”

  那道童沉吟了一阵,道:“好,不过,只限定姑娘一人。”

  白菊花望了刘五成一眼,道:“”刘兄在此稍候,贱妾去去就来,¨不容刘五成答话,人已随着那道童身后,大步而去。那道童似是极为熟悉四周的形势,夜色中奔行甚速,只见他在竹林之中绕来行去,行了一盏热茶工夫,突然停了下来,道:“就在此地,“白菊花凝目望去,只见一个微微突起,满生着青草的土丘,除此之外,再无可疑的事物了,心中暗道:“这座生有丛草的土丘,至少已有数年之久,难道就是此丘不成,只见那道童放下老人的体,转身东行十余步,伸手在地上摸了半天,突然向上一提,地上顿时出现了——座三尺左右的圆洞。那道童重又行了回来,抱着白髯老人的体。道:“姑娘记住那地道入口所在,也就行了,地道狭窄,不用进去看了。”

  白菊花心中暗道:“我如强行入内,只怕要闹成僵局,当下点点头应道:“贱妾恭敬不如从命。”

  那道童抱着那老人体,遁入地道中去,白菊花却藉机会打量了四周形势,默记于心。那道童去约半个时辰左右,复从入口处走了出来,随手翻过一块石板,掩住了洞口。白菊花留心查看,那石板上有土掩盖,上面长了很多青草,心中暗道:“这石板倒费过一番工夫。那道童拍拍身上尘土,道:“姑娘记下了吗?白菊花道:“记下了。”

  那道童道:“从此进入,有一条地道直通那突起的土丘腹地,那里面放有一口棺木,长生灯所存油量可供三年之需,…”语声微微一顿,又道:“小道事情已完,就此别过了。”

  合掌一礼,转身而去。白菊花道:“道兄止步。”

  那道童道:“姑娘还有什么指教?白菊花道:“那赠药延续我师公之命的人,可是遣你来此之人?那道童眨动了一下圆圆的眼晴,道:“姑娘,你问的使我很为难。”

  白菊花道:“有什么为难的?你不说也不要紧。”

  青衣道童道:“我不忍拒绝你,又不愿骗你,但我又不能说,这不是很为难的事吗?白菊花心中暗道:“此事极关重要,师父如若问起此事,我也有个交代,怎生想个法儿,逼他说出来历才是〃心中念转,口里却微笑说道:“道兄已知我的身份来历,那人遣派道兄来此,照顾我的师公,足见和我师公的渊源很深了,告诉我又何妨呢?那道童凝目思索了一阵,道:“说得也有道理,告诉你似是没有关系。”

  自菊花道:“是啊,你照顾了我师公这么多年,我师父心中定然很感激你,你如连个地址姓名也不留下,日后我们如何找你。”

  那道童摇摇头,道:“不行,我们住的地方从来不许女人涉足,戒规森严,万万不能去找我。

  “白菊花看他紧张之情,心中甚觉好笑,当下说道:“我不去找你就是。”

  那道童仍然犹豫不定,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你知道栖霞山吧?白菊花道:“听人说过。”

  那道童道:“我就住在那栖霞山ˉ观心ˇ观中。”

  白菊花道:“令师是ˉ观心ˇ观主。”

  那道童道:“你猜得不错。”

  纵身而起,几个闪跃,踪影顿否。白菊花望着那道童消失的去向,出一会神,长长叹息一声,又仔细查看了四下的景物,才缓缓回到紫云宫中。只见刘五成背着双手,呆呆的站在室门前出神,瞥见白菊花行了回来,急急说道:“姑娘啊,他们都走了。”

  白菊花道:“什么人都走了。”

  刘五成道:“那十几个道人,由那适才拦住我的道人率领,各自带着简单的行囊,来找姑娘,我说姑娘不在,他们就问在下,宫主是否已经死了,在下据实说出。”

  白菊花道:“以后呢?刘五成道:“那道人要在下转告姑娘,来不及和你辞行了。

  “白菊花道:“他们都走了吗?刘五成道:“大概是吧,我要他们等姑娘回来再说,他们却迫不及待的匆匆而去。”

  白菊花道:“看来这些人留在这里,似是专为了我那师公,师公一死,全都星散而去〃…。刘五成道:“姑娘此刻作何打算?”

  白菊花道:“现在只有遵照雷老前辈的吩咐,在这紫云宫的四面留下暗记,然后兼程去请家师。”

  刘五成道:“还有需要在下帮忙之处吗?白菊花沉吟了一阵,道:“贱妾原想请刘兄假扮一人,但因情势大变,自然是不用了。”

  刘五成暗道:“原来是要我冒充一个人,这女人果然是厉害的很,口中却说道:“既然情势有变,咱们就此告辞了。”

  白菊花道:“好,刘兄请便,此地多凶险,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刘五成道:“多谢姑娘关心。”

  抱拳一礼。大步离开了紫云宫。这时阴云密布,夜风如啸。看样子似是就要下雨,想到这几日的际遇,当真是如梦如幻,凶险百出,江州地面,已然被一层愁云惨雾笼罩,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即将爆发,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要卷入这一场大战之中。突然脸上一凉,几滴雨珠儿,打在脸上,紧接着闪光耀目,雷声震耳。骤雨倾盆而下,刘五成举目四顾,闪光下只见正西方不远处,似有一座茅舍,当下放腿向那茅舍奔去,狂风骤雨来势甚急,刘五成跑到那茅舍门外,人已淋成落汤鸡般,全身衣服,尽皆湿透。这是一座孤立的茅舍,四元邻屋,屹立在荒野中。刘五成心中付道:“看情形,这座茅舍不似有人居住,那也不用叫门了,举手推去,哪知事情竟然大出了刘五成的意料之外,两扇木门竟然是紧紧的拴着,心中想道:“如果室中无人,岂有拴门之理,当下高声说道:“在下路过此地.遇上风雨,敬请主人赐予一席之地,使在下暂避风雨,风雨一住,立时动身路。”

  风雨交加中,刘五成深恐那室中主人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是以叫的声音很高。

  哪知仍然不闻室中有相应之声。刘五成心中大感奇怪,举手向门上拍去,那知手一到木门,那房门突然大开。刘五成心中大奇.暗道:才我用力推门,不见木门启动,怎么此刻轻轻一推,木门竟然大开。外面风雨大作。刘五成心中虽然动疑,但仍举步入室。流目四顾。

  室中一片幽暗,景物难见,凝神听了一阵,也不闻呼吸之声,只听砰然一声大振,那木门被风吹开,撞在墙壁上。刘五成心中一动,想道:“这室中定然是有人,如若无人,那木门岂不早被风吹开了,怎生会关闭起来呢?此刻这江州地面,风云际会,也许有哪位高手早已到了此地躲避风雨,我不能失了礼数。心中念转,双手抱拳说道:“哪位老前辈在此躲避风雨。在下冒昧闯了进来,还望多多原谅。”

  只听茅舍一角处,传过来一声冷笑,道:“阁下不觉话说的太多了吗?刘五成怔了一怔,道:“阁下何人?那冷漠的声音道:“你这人怎的如此多话,要你不要说了,你怎么偏偏这般多嘴。”

  刘五成心中大怒,正想发作,突然想到这几日的际遇,连番遇上高人,立时又忍了下去,缓步走到门后坐了下去,不再多言C原来,刘五成心中生气,竟然忘记把木门拴起,见一阵风雨吹入,正待起身去拴那木门,突然间一阵哈哈大笑之声,传了过来。那笑声来的如脱弦之箭,笑声入耳,人已到木门之前。只听一个粗嗓门声音说道:“兄弟,我还道咱们今晚要淋上半夜大雨了,那知竟遇上了一个避雨所在。”

  刘五成心中暗道:“这人定然是藉那道闪光,看到了这座茅屋,才奔来此地避雨。付思之间,瞥见两条人影,并肩行人了茅舍。但闻一个细声细气声音应道:“这座茅屋木门大开,想是无人居住了。”

  刘五成仔细听去,先入室中之人,竟是呼吸均匀的听不出一点声音,自己呼吸重浊,声息甚大,幸得室外风雨交作,雷声隆隆,把自己呼吸之声给掩了下去,赶忙屏息凝神,调匀真气。但闻那粗嗓门的声音说道:“不错,看来很像一座空屋,如是住的有人,这大风雨,岂有不拴上室门的道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兄弟,小兄身上的人折子为雨水打湿,你身上可有火种。”

  但闻细声细气的声音接道:“小弟身上的人折子,也被雨水淋湿了。”

  这两人一个嗓门奇粗,说话声有奶撞钟,有声。一个却细柔如丝,一付娘娘腔,叫人听不出是男是女。这时F刘五成久在暗中坐息,那两人又是室外行来,藉门外微弱天光,可清晰瞧见两人的举动。只见左面一个身躯高大的汉子,一身劲衣,外罩黑色大披风,背上斜插一把奇宽的大刀。右面一人,身着银色披风,背上斜背一把形如宝剑的钢刀,身子十分矮小。刘五成一瞧两人形貌,似是听人说过,但一时之间,却又想它不起。那左面大汉回手拴上了两扇木门,道:“看来,今晚只有将就着在这里坐一夜了。”

  那矮小人道:“大哥,最近江湖上流传出慕容公子出现江湖,要为父母报仇,此事不知是真是假?但闻那粗嗓门的高大汉子说道:“小兄的看法,有些不大可能,据闻昔年那慕容世家遭逢大变之时,一家老小全都被杀,除了一仆一婢因事末归之外,无一生还,从哪里飞出来一个慕容公子呢?”

  身躯矮小之人叹息一声,道:“大哥见多识广,可知那围戮慕容世家的首脑,是何人物吗?”

  那大汉哈哈一笑,道:“兄弟,这件事,不但为兄的不知,只怕当今武林之世,也很少有人知晓,二十年来,这件事一直是江湖上无法解释的一个秘密。”

  那矮小之人道:“当今武林之世,都不知那围戮慕容世家的凶手,如若咱们能知晓此事,岂不可以震动天下了吗?那大汉道:“兄弟有何高见?”

  那矮小之人应道:“咱们只要抓住那马雄飞一个手下,严刑拷问,岂不是可以逼穿出那首脑人物是谁……”突然砰的一声大震,那拴上的木门,百人一脚踢开。紧接着闪入室中两条人影。刘五成凝目望去,只见那行入室中两人,竟然是一男一女。这时,刘五成在室中坐息已久,已可清晰见物,只见那当先之人,发髯皆白,手中拿着一根竹杖,身上长衫尽已被雨水淋湿,紧随那老人之后,是一个少妇装束的人物,突然间亮起一道闪光,照人室内,刘五成目光正好投注那少妇脸上,只见她柳眉凤目,年纪甚轻.身上穿着一件银红短衫。银红的罗裙,打扮得十分娇俏。心中暗道:白发红颜,大约是公媳之称。只听那红衣少妇叫道:

  “谭郎啊!这茅屋中早已有人了。”

  刘五成听得心中——动,暗道:好啊,原来是一对夫妇,那男的已然发髯如雪,怕不有七十以上的年岁,这女的顶多二十二,三岁,这一对夫妇如何配的。只见那老翁一顿手中竹杖,喝道:“什么人?”

  刘五成正待答话,那粗嗓门的大汉已然冷冷说道:“阴阳二侠,阁下是白髯翁谭公远了?‘白霉潭公远冷笑一声,道:“什么阴阳二陕,江湖上有谁不知你们是阴阳二怪了〃¨那粗嗓门的大汉怒道:“谭胡子,在下好意称你一声白髯翁,你怎么竟然这等称呼在下,难道阴阳二侠还怕你谭胡子不成。”

  谭公远冷冷说道:“阴阳二怪就是阴阳二怪,哪一个尊称你们为二侠了。”

  那细声细气的矮小之人。缓缓说道:“大哥啊,这老胡子,今年几岁了,“那大汉应道:“至少也在花甲以上了。”

  细声矮小之人笑道:“七十老翁,讨了个二十左右的小媳妇,难道不怕她偷情私奔吗?

  谭公远气得怒声吼道:“老夫讨了个小媳妇,那还是男女分明,总要比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好得多了。”

  那阴阳二怪被谭公远一阵讥讽之后,霍然站起.欺身而上,一掌劈去。谭公远冷冷说道:“老夫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们阴阳二怪。”

  说话之中,两人已然拼了两招。刘五成一侧观看,只瞧得心中一动,暗道:“这两人好快的手法。”

  心念转动之间,突见寒光一闪,紧接着砰砰两声。刘五成凝目望去,原来那矮小之人已然拔出了背上的长刀,连攻三刀。谭公远竹杖挥动,挡开三刀之后,挥手反击,竹杖如风,眨眼间还击了五杖,杖杖挟带着啸风之声。那谭公远年纪虽大,但手中竹杖却是强凌、辛辣兼而有之,五杖反击之势,不但力道强猛,而且攻的部位亦使人极难防守。那细声细气的阴怪,被那谭公远五杖反击之势,迫得连连向后退了五步。刘五成一瞧,他退的方向正是自己初入茅舍时那发话之人的存身之地,心中暗道:“那人的脾气似亦很坏,如若这两人惹到了他,只怕那人也要卷入纷争。但闻那少妇娇脆的声音,传入耳际,道:“谭郎啊!

  可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吗?”

  谭公远哈哈大笑,道:“不用了,对付阴阳二怪,用不到贤妻相助。”

  这两人虽然是老少相配,但情意却是甜蜜亲切,相敬如宾。只听那女子笑道:“久闻阴阳二怪双刀合搏之术,凶狠恶毒,谭郎要小心一些了。”

  谭公远精神大振,口中应道:“贤妻但请放心。”

  手中一紧,攻势更见凌厉。他手中竹杖足足有六尺以上,施展开来,杖势所及,笼罩了这茅舍一半空间,逼得刘五成站起身子,背倚墙壁而立。夜暗中,只见刀光闪动,杖风呼啸,片刻间两人已然恶斗了二十余招。摹地火光一闪,亮起了一个火折子,原来是那红衣少妇悄然摸出火折子,挥手晃燃。这茅屋不过三间大小,而且空无存物,火光一亮,室中景物,尽收眼底。刘五成转目去,只见那茅舍一角盘膝坐着两人。左面一人年约二十,身着天蓝长衫,方巾包头,目定神闲,对眼前激烈的打斗,视若无睹,微闭双目,望也不望一眼。

  右面一人一身黑色劲装,虎目方面,年约十六七,背上虽然末背兵刃,但身前却放着一个长方形的包袱。这两人虽是同坐一起,但对茅舍中打斗之事,反应却是大不相同,那蓝衫人视而不见,冷淡处之,那黑夜人却是怒目相向,显然是气恼异常,只是忍下没有发作而已。刘五成心中暗道:“我闯入这茅舍之后,和我答话之人定然是那黑衣人了。这时,谭公远和阴阳二怪亦发觉了那蓝衫人和刘五成等,突然停手不战。那阴怪已被谭公远逼退了六七尺,只须再退上三步,就要撞在那黑衣人的身上。一时间,茅舍中突然静寂下来,但彼此却目光交投,互相打量对方。只有那身着蓝衫的少年漠然自处,仍然微闭着双目而坐。那娇丽的少妇突然一挥手,火光熄去,刹时间室中又恢复了一片黑暗。这茅舍有这许多人物,谭公远夫妇和阴阳二怪都不思再打下去,火光一熄,立时各自向后退去选择了一处空地,坐了下去。这时,室外风雨仍大,不便赶路,只好在室中等候。这茅舍木门已被谭公远一脚踢坏,不时有风吹入。这当儿,室中虽然有七人之多,反而听不到一点声息。原来,室中之人都已知道此刻在茅屋中避雨之人,都是武林中的人物,谁也不愿触犯群怒,招来群攻。这阵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时辰之久,雨势才缓了下来。那红衣少妇当先站起身子,说道:“谭郎,雨势已小,咱们该上路了。”

  谭公远道:“贤妻说的不错。”

  手扶竹杖出门而去,那少妇也紧随着谭公远出了茅舍。刘五成心中暗道:“阴阳二怪在江湖之上,出了名的心狠手辣,那黑衣劲装少年生性十分暴急,那蓝衣少年冷漠沉着,如非易怀绝技,岂能有此胆气,想一想,室中都不是好对付的人物,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不用在此多留了。心念一动,起身向外行去。目光到处,只见两人正向茅舍中奔来。刘五成处身暗处,看那奔来两人颇似在慕容长青墓前,劈死那五毒掌马雄下的少年,不禁心中一惊,暗道:“好啊,这人怎的也会到此茅舍中来,急急一缩脚步,重又退了回去。只听步履声响,两个人先后奔进了茅舍中来。刘五成仔细望去,只见来人果然是那劈死五毒掌马雄下的少年和他的随身小童。心中暗道:“想不到这座空无人居的茅舍,今宵竟成了武林高手的会聚之地。那雷化方说的不错,这江州城中,确然是有着极大的波动,单是这一条路就有着这么多武林人物出现……只见进入室中的一主一仆,抖了抖身上的雨水,突然举步向茅舍一角行去。刘五成一瞧那人行的方向,正是那蓝衣少年和黑夜人停身之处,心中暗道:“要糟,这两人看来都是狂傲自负人物,碰在一起,只怕是又要引起一场纷争……”心念转动之间,耳际响起怒喝之声,道:“瞎了眼吗?看不到这里有人。”

  刘五成心中暗道:“这声音很熟悉,颇似初入茅舍中化骂于我的人,那蓝衫少年冷漠沉着,决不会轻易开口呼喝,这呼喝之人,定然是那穿黑衣的劲装少年了。但闻一个愤怒的声音应道:“你怎么出口伤人°紧接着砰然一声轻震,显是双方已然动了手。刘五成心中暗道:“这两人有很多相似之处,同样的身着蓝衫,每人都带着一个仆从,这先在茅舍中的蓝衫人,神态似是更为沉着、冷漠一些,但武功如何,还未见过,这后来的蓝衫人,武功却是高强的很,这两人如若订了起来,只怕又是一场龙争虎斗。但闻拳风呼呼,满室激汤,显是打的十分激烈,大约双方都已用出了全力,再也不闻呼吐叫骂之声,刘五成凝聚目力望去,只见两个动手之人竟是两个蓝衫人随带的从人,双方拳来足往,打的激烈绝伦,但两个蓝衫少年竟然都十分沉得住气,那坐的一个仍然原姿坐着末动,那后来蓝衣人背着双手而立,看着两人搏斗,亦无出手之意。双方又斗了十余个回合,仍然是一个不胜不败之局〃只听那依壁而坐的蓝衫人,低声说道:“不要打了。”

  他讲的虽然温和,但那暴急的黑夜少年却应声而退,避到一侧。那背手而立的蓝衣少年,也冷冷地说道¨小山,快退回来。”

  那青衣童子道:“并非是小的为公子惹事。他出口伤人,谁也无法忍耐。”

  那蓝衫人缓缓说道:“你不是人家敌手,再打下去,你支持不到十合。”

  那名叫小山的青衣童子,大不服气的说道:小的绝不会败在他手中。”

  那黑衣少年怒道:“你家公子说得不错,不信咱们就再来试过。”

  青衣童子怒道:“好。”

  欺身而上,迎胸击出一拳。黑衣少年挥手架开,还了一掌。那坐的蓝衣人微带怒意地说道:“不许再打了。”

  那黑夜少年心中虽是不愿。但又不敢抗拒主人之令,闪身退开,遁G“我家公子吩咐,不许再打,今宵饶你一次就是。”

  那青衣童子又待反唇相讥,亦为他主人喝止。茅舍中又暂时恢复了平静,刘五成凝神听去,外面风雨已小,心中暗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站起身子,向外行去。但闻一个沉重的声音喝道:“站住。”

  一条人影疾如闪电,迎面而来,挡在门口。刘五成怔了一怔,暗道:“怎么这茅舍已被人包围了起来。但见人影闪动,眨眼间又是四五条人影蜂拥而至,团团把茅舍围了起来。刘五成骇然退后一步,闪入门内,这陡然的变化,使他有些张惶无措,不知该如何才好。”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3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