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高h(甜宠文高甜)

作者:张先生的一鹿(本文今日头条首发,可以关注作者看其他完结文。)

颜瑟的在H市的日子有些的多彩,最起码最近是这样的。

  不是万一倩约她,警告她。就是洛枳约她,看着洛枳的信息,她有些不明所以。难道是她知道自己睡了裴洛南,要把自己叫过去警告威胁吗?

  但自己也不是第一次睡他了,都睡了六年,可能是后来者的不安,想要对她宣示主权。不管是哪一种,颜瑟都觉得麻烦。

  走是不可能走的,毕竟裴洛南既然赖上自己,不会简单地放自己离开了。那就只能看看裴洛南到底什么意思,难道还想和自己旧情复燃,他身边环肥燕瘦,什么女人没有,颜瑟没有自信到以为自己独一无二,如果说裴洛南不甘心,要找回当初自己说分开的场子,颜瑟觉得还有可能。

  自己找不到答案的时候,颜瑟就不喜欢钻牛角尖,而是答应了洛枳的邀请,想去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和万一倩一样,有趣。

  到了吃饭的地方,洛枳温柔地对着她招手。颜瑟踩着高跟鞋过去,和洛枳坐下。

  洛枳把菜单送到她的手上笑着道:“这家餐馆的菜色挺好吃的,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颜瑟随意的翻了翻,也随意的道:“我吃什么都行,最近减肥,不怎么吃主食,所以不挑。”

  洛枳看着颜瑟苗条的身材,一脸叹息得道:“果然没有天生漂亮的人,只有自律的美人。我是做不到,洛南一直让我多吃一点,嫌弃我太瘦了。”

  颜瑟看着洛枳比自己胖一点的身材,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笑道:“确实,太瘦了抱着不舒服。”

  洛枳神色尴尬了一瞬,毕竟颜瑟的话带了些颜色。但她也没有否认,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不然你尝尝这家的牛排吧?洛南很喜欢吃。”洛枳又推荐。

  颜瑟终于放下了菜单,笑看着洛枳道:“其实吃什么一点也不重要,裴总爱吃什么我也不关心,倒是你,洛枳小姐,今天约我过来就是秀你和裴总的关系吗?要我说真没必要,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值得你个大明星大动干戈。说出去也让人笑话吧。”

  洛枳咬了咬唇,一副要哭的样子。颜瑟冷笑一下,这幅样子肯定不是给自己看的,果然裴洛南此时过来了。

  他看着洛枳委屈的样子,然后盯着颜瑟看。颜瑟摊了摊手,表示与自己无关。

  “和瑟瑟姐无关,是我自己太软弱了,几句话也能说哭。”洛枳上前拉住裴洛南的胳膊,轻声道。

  瞧瞧,这才是段位,和万一倩一比,那简直是一个幼稚园,一个高年级,不得不说洛枳演技很出色。

  “解释一下。”裴洛南看着颜瑟,眼中带着警告。

  颜瑟无辜地笑了下,然后站到裴洛南身边,因着今日的高跟鞋很高,让颜瑟能到裴洛南的下巴那里,两人视线隔着不到20公分的距离交缠在一起。

  颜瑟露出一个魅惑人心的笑,挑逗裴洛南道:“裴总,不是说今晚去我哪里?洛枳小姐和我估计也吃不下去饭,不如你现在和我走,这两年呢,我学了几道新菜,做给你吃。”

  她光明正大地邀请加勾引裴洛南。洛枳简直要气死了,而裴洛南目光深了深,看着近在咫尺的颜瑟,他喉结滚了滚,道:“好啊,今晚去尝尝。”

  轰的一声,洛枳觉得脑中的某根弦断了。

  “送洛枳小姐回家。”裴洛南简单的吩咐助理,然后就用力地握着颜瑟的手把人带了出去。

  颜瑟皱了皱眉,裴洛南这个力度,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她忍不住抱怨道:“裴总,慢一些,这么急干什么?不怕你的新情人吃醋?”

  裴洛南把人带到车边,痞笑了下,问道:“自己上去还是我把你塞进去。”

  颜瑟咽了咽口水,心道,完了,撩过头了。她只好识相的自己坐进车里。

  裴洛南开着车,闻着旁边女人若有似无的香味,该死的,这女人连味道都是撩人的。

  他嗓音有些暗哑地道:“以后不准对着别的男人笑。”

  颜瑟???

  是她听错了吗?裴洛南没搞清楚吧,管她对谁笑呢。

  “听到了吗?”裴洛南想到刚刚那个笑,有语气加重地问了一遍。

  “你是债主,你说了算。我不对别的男人笑能给我减点钱吗?”

  “不能!”

  玛德,狗男人,看给你能的,资本主义是吧,行啊,老娘就是不笑照样能撩男人,听过冰山美人没有。呸!

  颜瑟心里把人骂了八百遍,脸色才好看点。幸亏还行心里骂人,不然得憋死。

  “你是不是骂我?”裴洛南突然问。

  颜瑟心里惊了一下,立刻心虚地道:“那哪能啊,我是那种人吗?要我说裴总你可是小心眼了。”

  “哼。”裴洛南心想,你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嘴硬没关系,总有你服软的一天,他也算是看明白了,颜瑟吃软不吃硬,只能慢慢磨,不能来急的。那就耗着吧,总有她耗不动的时候。

  裴洛南轻车熟路地把车开到颜瑟住的酒店,点了点方向盘道:“我给你一套房吧,住着方便。”

  颜瑟拒绝道:“还是别了,我在这里挺方便的,而且我住你的房子,你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见裴洛南就要说话,颜瑟赶紧打断道:“你不怕我怕,你忘了我最怕死。”

  颜瑟看着裴洛南难看的脸色,心想这男人怎么这么爱生气,她理智分析也不行。真是贼难伺候。呵男人!

  “颜瑟!算你有种!”裴洛南咬牙道,他第一次完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还是他娇养的女人,能怨谁?只能怨自己,只要不在别人那里吃亏,自己吃点亏就算了吧,裴洛南在心里安慰自己。

  颜瑟!!那她还真没有!颜瑟正要凑过去和裴洛南理论几句的时候,被裴洛南一把按着后脑勺,接着唇上一凉,颜瑟就闻到属于裴洛南身上的独特香味,时隔两年,闻到这个味道依然心跳如鼓。

  她无力推开裴洛南,只能任由他欺负。裴洛南吻够了才满意地放开了颜瑟,哑着嗓子道:“这几天想我没有?嗯?”

  颜瑟被吻得有些脑缺氧,反应慢了半拍,嘴比脑子先动道:“想了……吗?”

  她反应过来加了个问号,裴洛南气笑了。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3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