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老板信息小说(聊天的核心信息小说)

第十五回 报恩之人

  葛玉郎道:“不用等了,我如不在此地,他们会把消息传入城中。”

  关中岳道:“葛公子可是要去找方振远?”

  葛玉郎道:“是的,适才那人的身法武功,实为江湖上罕见的高手,兄弟估计,我很难在他手下走过二十招,因此,兄弟觉得这个人很重要,在下必得先把他的来路摸索清楚不可。”

  关中岳道:“葛公子对于那人,似乎是极端重视。”

  葛玉郎道:“如若那蓝衣人从中作梗,和你关兄弟合作,兄弟就要退出去,咱们合作的一事,此一笔勾销。”

  关中岳皱皱眉头,道:“好!找我那方二弟证实一下也好。”

  葛玉郎道:“事不宜迟,咱们要动身,就得快些动身。”

  这当儿,瞥见两条人影,急急奔了过来。

  关中岳一皱眉,道:“又有人来了。”

  葛玉郎一跃出室,凝目望去。

  只见正北方白雪地上,两条人影,疾如流星一般,飞驰而至。

  关中岳金刀出鞘,道:“在下迎上前去,挡它一阵。”

  葛玉郎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来的是自己人。”

  两人来势甚快,眨眼之间,已到了茅舍前面。

  关中岳凝目望去,只见来人竟是火神万昭和燕山五鬼中的老大苗一堂。

  火神万昭似乎是已被葛玉郎收服,神态十分恭敬的微微一欠身,道:“属下追踪那黑衣女,到了一座古木耸立的大坟园中。”

  

诡异的老板信息小说(聊天的核心信息小说)

图片源于网络

葛玉郎大感意外地道:“你没追入那大坟园中吗?”

  万昭道:“属下没有立刻追入,因为那墓园外面,有人活动,属下恐怕行踪为人发觉,不敢紧追而入,相距也不过是一盏热茶的时光,属下再追进去时,已然打不到那辆马车的行踪了。”

  万昭道:“还有,林边是一片草地,深入园中四五丈,就是高大的青冢,拦住了去路,马车无法越渡。”

  葛玉郎道:“那就奇怪了,难道会飞上天去不成。”

  关中岳道:“上天未必,太地倒是大有可能。”

  葛玉郎道:“他们连人带车隐入了一座大青冢之中?”

  万昭道:“属下也这么想,所以,曾以很仔细地勘查了那几座拦路的青冢……”

  葛玉郎道:“可曾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征?”

  万昭道:“没有,属下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之处,因此才觉得奇怪。”

  葛玉郎道:“两位还记得那大坟园的所在之地吗?”

  万昭道:“这个自然记得!”

  葛玉郎道:“那很好,你们再去,隐身监视,明天日落以前,赶回城里,见我复命。”

  万昭应了一声,道:“属下等可是到三号会所,晋见公子。”

  葛玉郎一挥手,道:“对!知道了,你就不该再问一遍。”

  万昭不再多言,带着苗一堂转身而去。

  葛玉郎目睹两人远去之后,才回头看了关中岳一眼,道:“关兄,想那火神万昭,也是江北道上一代果雄人物,但在兄弟的眼里,却觉得他是心智不健的人物。”

  关中岳道:“看情形,万昭和燕山五鬼,都已归服你葛公子的麾下了。”

  葛玉郎笑一笑,道:“还有南天三煞,鬼手搜魂苟不全,神偷沈志山等,江北道上几个有名的物人,都已和兄弟合作,至于中原和江南道上,兄弟一向是走动很多,那是更不在话下了。”

  关中岳道:“甚公子如是庆心和关某合作,彼此之间,最好是不要多用心机。”

  葛玉郎笑一笑,道:“合作么?兄弟倒是诚心诚意,不过,兄弟和关兄在想法上,却是有着很大的距离,这一点,兄弟得先说明白。”

  关中岳道:“公子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葛玉郎道:“兄弟为人,主张见风转舵,不做完全冒险的事,总得有几分把握才干。”

  关中岳微带讥嘲地笑道:“葛公子能到今日这番地位,也全凭这副生性之功了。”

  葛玉郎笑道:“关兄不用话里带刺,目前咱们是否能携手合作,还是未定之数,在下遣人请你到此,至少让你见到有十二个,或许更多一些的神秘人物,打算找你牧羊图的麻烦,对你关兄而言,应该是不虚此行。”

  关中岳笑一笑,道:“何止是不虚此行,而是大有收获。”

  葛玉郎道:“兄弟本想和关死同时返回城中一行,但想一想,觉得咱们还是分道而行的好。”

  关中岳道:“好!关某先走一步,葛公子有什么决定,遣人到开封分局通知一声就是了。”

  关中岳道:“关某先行告别。”

  葛玉郎高声说道:“莲花,代我送关总镖头一程。”

  何莲花应声而出,旁行于关中岳的身侧,笑道:“你还能记得来路吗?”

  关中岳举步而行,一面应道:“来时坐车,路是记不得了,但我可以分出大概的方向。”

  何莲花道:“葛公子口齿刻薄,但他为人很好,希望你不要生他的气。”

  关中岳哈哈一笑,道:“何姑娘,你言重了,葛公子是聪明绝顶的人,既不会冒无把握的险,也不会做不沾光的事……”

  何莲花摇摇头,道:“你不了解葛玉郎,这一次很反常,他似是有些害怕。”

  关中岳征了一怔,道:“害怕,怕什么?”

  何莲花道:“我也不明白,但我瞧出他心中有些怕。”

  关中岳沉思了一阵,道:“你是说,他害怕那位蓝衣少年。”

  何莲花道:“也许不错。”

  

诡异的老板信息小说(聊天的核心信息小说)

图片源于网络

关中岳道:“为什么呢?”

  何莲花笑一笑,道:“你应该明白,咱们都在一侧观战,我能见到的,你也见到了。”

  关中岳道:“那人武功,比葛玉郎强一些,是吗?”

  何莲花道:“嗯!不止武功,似乎哪一样都不在葛玉郎之下。”

  两人边走边谈,不觉之间,已经走出了二三里路。何莲花停下脚步,道:“恕我不送了,你一直往北走,再走三五里……”

  关中岳接道:“姑娘不用担心在下迷路,关某人走了半辈子江湖,岂无认路之能,倒是姑娘送在下这一程,送的我有些茫然了。”

  何莲花道:“为什么?”

  关中岳道:“我不信姑娘别无用心。”

  何莲花微微一笑,道:“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难道你还不明白。”

  关中岳道:“姑娘可否再说的明显一些。”

  何莲花道:“我的用心是,葛玉郎是一个可以合作的人,你们如是真的合作了,两得其利。”

  关中岳道:“这要姑娘从中解说了,在下已答允了葛玉郎的条件,葛玉郎陡然改变了心意,使在下有些茫然。”

  何莲花道:“你如能杀了那位蓝衣人,或是生擒那人,都可使葛玉郎和你全心合作。”

  关中岳道:“在下明白了,姑娘留步吧!”

  一抱拳,转身行走。

  何莲花高声说道:“关总镖头,希望你很快的有个回音。”

  关中岳道:“在下无法找到姑娘。”

  何莲花道:“我会到虎威镖局去找你。”

  关中岳道:“好!姑娘找到在下时,会给姑娘一个满意的答复。”

  转过身子,大步而去。

  何莲花等关中岳的背影,一直消失不见,才转身退去。

  关中岳认定方向,一口气赶到城中,直回开封分局。

  大厅中灯火明亮,方振远、林大立等,都在相对而坐。

  显然,这些人,都一直挂念关中岳的安危,寝食难安,索性坐在厅中,等待消息。

  关中岳步入厅中,群豪起身相迎。

  林中立道:“夜寒露重,总镖头可要饮杯酒逐逐寒气。”

  关中岳笑道:“不作了……”

  

诡异的老板信息小说(聊天的核心信息小说)

图片源于网络

目光转到方振远的身上,接道:“方兄弟,有人来找过你吗?”

  方振远征了一怔,道:“找我,有什么人来找我。”

  关中岳道:“一个身着蓝色劲装,体型潇洒,面目英俊的年轻人。”

  方振远道:“没有,大哥怎会晓得有这么一个人要找我呢?”

  关中岳道:“小兄看到过他,告诉他兄弟在镖局中。”

  方振远道:“太阳下山之后,就无外人来过镖局。”

  关中岳又道:“飞轮王宣钊师徒,也没有来过吗?”

  方振远道:“没有。”

  关中岳道:“太行驼叟呢?”

  方振远道:“也没有。”

  关中岳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也许他们都不愿在夜里打扰咱们。”

  他虽是自说自话,但方振远却瞧出了一点破绽,低声说道:“他们可是和大哥约好了,来这里的时间吗?”

  关中岳答非所向地,道:“开封府云集了黑、白两道中高手,随时都可能出事,咱们早些休息,明天也许还有事情。”

  方振远道:“小弟给大哥带路。”抢先而行,直入关中岳的卧室。

  关中岳随后而入,方振远却首掩上房门,燃起室中烛火,道:“大哥,有一桩奇怪事,小弟百思不解。”

  关中岳按耐下激动的心情,镇静一笑,道:“什么事?”

  方振远道:“小弟卧室之中,被人留下了一封信,小弟想不通,这封信,怎么会送进来的,因为镖局中,一直有着很森严的防守,那人如何进来,而且又把信放在我的卧室中,事虽不大,但却有些惊世骇俗,因此,小弟觉得这件事十分重大,不知大哥的看法如何?”

  关中岳道:“这件事,林镖头是否知晓。”

  方振远道:“小弟没有说出去。”

  关中岳道:“那很好,信在何处?”

  方振远由怀中取出一封信,双手捧了过去,道:“在这里,大哥过目。”

  关中岳接过书信,就灯下看去,只见上面字道:“书奉方振远老前辈亲拆。

  字迹很草,显然是写信时,走笔很快。

  信还是原封求拆,关中岳在手中掂了一掂,道:“你没有拆开瞧过。”

  方振远道:“这世间,写信给我的人不多,信上字迹,更是从未见过,因此,小弟不想破坏,等大哥回来鉴别一下。”

  关中岳持信沉吟了一阵,道:“这封信送到不久,是吗?”

  方振远道:“对!小弟发觉这封信,不过一盏热茶工夫,大哥就回到了局里。”

  关中岳把书信交不给方振远,道:“信封上既然指明了要你拆阅,那你就不用客气了,先看看再说。”

  方振远依言拆开了信封。抽出信笺望去。

  关中岳却缓步行近壁边,解下背上金刀,挂在壁上,又脱下了葛玉即设计的那一身羊皮衣服。

  这时,方振远已看完了那封信,脸上是一片惊异之色,缓缓道:“写信人岂不此理。”

  关中岳道:“怎么回事?”

  方振远道:“他劝我退出虎威镖局,如果我愿离开,黎明时分,他在北关等我;如果我不愿离开,明日中午时分,要我到又一村饭庄会面,信上特别佛明我一个人去。”

  关中岳轻轻咳了一声,道:“有这等事?”

  方振远道:“是的!小弟亦觉得十分奇怪,百思不解。”

  关中岳道:“那人是谁呢?”

  方振远道:“小弟不认识他。”

  关中岳哦了一声,霍然站起身子,但他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坐下身子,道:“那信尾上没有署名吗?”

  方振远道:“有。”

  关中岳道:“写的什么?”

  关中岳道:“报恩人!小弟想这报恩人三个字,大概不是一个人的名字?”

  关中岳接过信笺,凝目望去,果然,那信下署名报恩人三个字。

  方振远道:“大哥,小弟觉得这封信,来的有些奇怪,所以,小弟不理会他了。”

  关中岳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明日中午时分,不妨到又一村去瞧瞧吧。”

  方振远道:“大哥,是否同往一行呢?”

  关中岳道:“我不去啦!信上既然指名要你一个人去,你就一个人去吧!”

  关中岳本想把那蓝衣人,找寻方振远的事,说出来,继而一想,觉得这封信极可能是那人所写,因此,忍下未言。

  方振远道:“好吧!小弟去瞧瞧,尽快回来,禀报大哥。”

  关中岳道:“也不用太急……”

  微微一笑,接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该休息一下。”

  方振远应了一声,欠身而很。

  关中岳急行两步,把手中的信笺,关给方振远,道:“带着信笺。”

  随手掩上房门。

  

诡异的老板信息小说(聊天的核心信息小说)

图片源于网络

中午时分,方振远单人匹马,直奔又一村。

  又一村乃开封著名的大饭庄,方振远赶到时,已然是高朋满座。

  对方只留下一封信,既未提姓名,也未说模样,除了对方过来招呼他之外,简直无法下手。

  只见一个店伙计,快步迎了上来,道:“你老几个人?”

  方振远道:“我要找一个朋友。”

  店伙计道:“你老是虎威镖局主副总镖头?”

  方振远道:“不错,你……”

  店伙计道:“你老的朋友早来了,我给你老带路。”

  转身登楼而上。

  方振远随在那人的身后,进入楼上一间雅室之中。

  垂帘起处,只见一个身穿蓝色劲装的少年,端坐房中。

  蓝衣少年一见方振远,立刻起身迎了上来,欠身一礼,道:“方老前辈,还记得在下吗?”

  方振远仔细看去,只觉似曾相识,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怔了一怔.道:“阁下是……”

  蓝衣少年道:“晚辈姓铁。”

  方振远道:“原来是铁兄。”

  蓝衣少年道:“不敢当,老前辈言重了。”

  方振远轻轻咳了一声,道:“铁兄,那封信是你写的吗?”

  蓝衣人道:“不错,虎威镖局,正陷入险恶境界之中,晚辈不忍坐视老前辈受害,因此,才传书示警,希望老前辈能够置身事外。”

  方振远道:“信上署名报恩人,这就叫在下想不明白了。”

  蓝衣人道:“老前辈施恩不望人报,竟早把晚辈忘了。”

  方振远道:“这些日子,风波层起,老朽有些糊涂了。”

  蓝衣人道:“老前辈在荒祠外,救了一个受人暗算的……”

  方振远道:“哦,你就是那骑白马年轻人。”

  蓝衣少年道:“晚辈铁梦秋。”

  方振远叹息一声道:“铁公子一片好心,在下感激不尽,不过,我不能弃下大哥,独善其身。”

  铁梦秋道:“那位大哥是……”

  方振远道:“关中岳。”

  铁梦秋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性情中人,道义为先,晚辈倒也不便多劝。”

  方振远一抱拳,站起身子,道:“多谢美意,在下告辞了。”

  铁梦秋轻轻咳了一声道:“老前辈吃杯水酒再走如何?”

  方振远摇摇头道:“不!我还要急着回大哥的话。”

  铁梦秋道:“关总镖头如若问起在下时,不用把在下描述的很仔细。”

  方振远沉吟了片刻,道:“好!老朽遵命。”

  举步向外行去。

  铁梦秋望着方振远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摇摇头,道:“择善固执的老人。”

  再说方振远一口气走下又一村直奔回局。

  关中岳和一众镖师,正聚于厅中商量大事。

  方振远一进门,急急对关中岳抱拳一揖,道:“大哥,小弟复命。”

  关中岳微微一笑,站起身子,道:“怎的回来得这样快?”

  众镖师齐齐起身,施礼相迎。

  方振远一面还礼,一面说道:“诸位请坐,”自己先在关中岳的身侧,坐了下来。

  关中岳道:“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希望诸位,一面练习武功,一面小心防守,不论来的人是一个,两个,是强是弱,都要及时传出警讯,便于相互支援。”

  众镖师齐齐欠身应遵:“我等记下了。”

  关中岳道:“好!诸位请各回已位。”

  众镖师应了一声,行出大厅。

  关中岳沉声道:“四成,你留下来。”

  杨四成缓缓在关中岳的身旁坐下。

  关中岳回顾了方振远一眼,道:“兄弟,见着了那人没有?”

  方振远道:“见着了。”

  关中岳道:“他说些什么?”

  方振远道:“他劝小弟离开虎威镖局。”

  关中岳哦了一声道:“你问过了他的姓名?”

  方振远道:“问过了,他叫铁梦秋,名不见经传,小弟从未听人说过。”

  关中岳道:“你一口回绝了他劝你离开镖局子,他的神态如何?”

  方振远笑道:“他一点也不坚持,反倒赞我几句,我们谈话不多,小弟就匆匆告辞了。”

  关中岳道:“他怎会和你相识?”

  方振远道:“是那日荒祠中救的一位年轻人。”

  关中岳捋髯沉思道:“铁梦秋,铁梦秋,江湖确没有这一号人物。”

  方振远轻轻咳了一声,道:“我瞧他年纪轻轻,纵然是名门正派的弟子,但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关中岳笑一笑,道:“他可是穿着一身蓝色疾服劲装?”

  方振远道:“不错,大哥也见过?”关中岳未回答方振远的问题却又问道:“他很英俊,佩长剑,有着一股让人不可通视的气势。”

  方振远道:“不错。”

  关中岳道:“那就是他了。”

  方振远奇道:“怎么,大哥认识他了?”

  关中岳道:“见过,昨夜之中,我与葛玉郎见过他,葛玉郎对他似有着很大的畏惧,如是那人也和咱们为敌,葛玉郎宁可不和咱们合作。”

  方振远啊了一声,道:“有这等事,那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关中岳道:“江湖上,完全没有他的传说,如非兄弟告诉我,他叫铁梦秋,连他的姓名也不知晓。”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也许葛玉郎知晓一些内情,但他却未仔细对我说过。”

  方振远突然说道:“小弟去请他来咱们镖局,和大哥聊聊。”

  关中岳一伸手,拉住了方振远道:“慢着。”

  方振远道:“小弟瞧他叫了很多菜,还未开始食用,算时间,他应该还在又一村中。”

  关中岳道:“别说他不会来,就算他来了,咱们也不晓得和他谈些什么?”

  方振远笑一笑,道:“大哥,你赴那葛玉郎之约回来后,似乎是有些不对,小弟瞧出了你的愁苦,虽然大哥不肯说明。”

  关中岳道:“小兄支见葛玉郎,确然发生了很多事,咱们目前的处境,更是险恶万分,连我也无法定下主意。”

  方振远道:“咱们周围敌人太多,而来处不明,简直是无法防范。”

  方振远道:“既是来处不明,大哥又怎委知晓呢?……”

  关中岳道:“我瞧到了他们,一个个身着黑衣,面罩黑纱,叫人无法瞧到他们的真正面目。”

  方振远道:“那些人都是和咱们为敌的人。”

  关中岳道:“不错,他们都似是要得到那份牧羊图。”

  方振远道:“唉!想不到因为一幅牧羊图,闹到这等局面……”沉吟了片刻,接道:

  “大哥,小弟有句话,不知是当不当讲?”

  关中岳道:“不要紧,你尽管说。”

  方振远道:“咱们把刘氏父女们,保到开封府就算是交了差,犯不着为那牧羊图的事得罪天下英雄,何不交还牧羊图带人北上,不再理这里的事。”

  关中岳道:“话是如此说,但小兄已对督帅大人有过承诺,再说,这保镖一行,也不是我的终身事业,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应该做一桩有益人间,轰轰烈烈的大事。”

  方振远沉吟了一阵,道:“大哥,是否感觉到情势不对了?”

  关中岳点点头,道:“情势有些不对,飞轮王已过了时间,但还未到镖局中来……”

  长长吁一口气,道:“我一生做事,没有冒过今日之险,也无法预测到以后会有些什么变化,所以,我准备今晚把镖局中人,遣走一些,免得多增加无谓的死伤。”

  方振远道:“大哥,你既然决心管了,干脆就明目张胆的干吧!告诉督帅,在他调集一队官兵来……”

  关中岳摇摇头,接道:“去告诉大立,如是有人愿意离开时,尽管放他们走,并赠仪程百两,要他们尽早离开。”

  方振远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林大立通知了镖局中上下人等,但却无一人愿意离开。

  方振远,林大立联袂给关中岳报告经过之情,关中岳轻轻叹息一声,道:“大立你平常待人好,所以,到这等艰难的处境时,他们宁可与镖局同归于尽,也是不愿离开。”

  半日匆匆而过。

  天到掌灯时光,突然有一位镖伙计,带着一个黑衣人,急急行了进来。

  那黑衣人拿着一个拜帖,实是江湖上从未有过的事,单是那拜帖本身,就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那带路来的镖伙计,欠身对关中岳一礼,转身对黑认人道:“这位就是我们总镖头。”

  黑衣人也不说话,双手捧着黑色的拜帖,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关中厉打量了那黑认人一眼,才缓缓说道:“你从哪里来?

  黑衣人摇遥头,指指嘴巴。

  关中岳呆了一呆,道:“你是个哑巴?”

  黑衣人点点头,指指手中的拜帕,那意思是说什么事,都在这拜帖之内,你拿去看看。

  关中岳沉吟了片刻,取过黑色的拜帖,打开拜帖看法,只见上面黑色的信笺上,红色朱砂写道:“限今夜三更之前,交出牧羊图,如不遵从,血洗虎威镖局。

  关中岳收起信笺,微微一笑,道:“来信口气很大,但却含糊不清,在下在何处交图,未曾提起,交给何人,也未提过,叫人看不明白。”

  那黑衣人点点头,表示已只懂。

  关中岳轻轻咳了一声,道:“你阁下一句也不能回答在下之言吗?”

  那黑衣人又点点头,似乎是他什么都听得很明白,就是不会说话而已。

  关中岳轻轻咳了一声,道:“朋友,在下想不通,令主人为什么会派你一哑巴来此送信。”

  黑衣人摇摇头,笑一笑,指指信笺,用手作握笔状,示意关中岳写封回信。

  关中岳皱眉头,招呼趟子手,拿来笔砚,提笔在一张信笺上写道:

  何处交图,交给何人?”

  下面署名关中岳敬书。

  那黑衣人虽是不会说话,但却识字,看过关中岳的回书,双手乱摇。

  关中岳笑一笑道:“你也作不了主,会回去,听候贵主人的裁决吧!”

  黑衣人摇摇头,苦笑一下,拿起回笺,转身而去。

  关中岳对那带路而来的镖伙计道:“好好送客,多送一程。”

  镖伙计应一声,转身而去。

  两人身影消失,关中岳低声说道:“快找杨镖头来。”

  杨四成举步而入,道:“厅下在厅外候命。”

  关中岳道:“你快更衣,暗藏家伙,追踪那黑衣人,看他落足之处。”

  杨四成道:“属下明白。”转身出厅。

  关中岳追前两步低声说道:“四成,不用追的太近,只要远远的礁到他落足之处,那就成了。”

  杨四成点头一笑,转身出厅。

  关中岳目睹杨四成去后,独坐在大厅中出神。

  看到那黑色的封套,关中岳已有一种预感,觉得这封信八成是那黑衣人所写。”

  也了然信中之言,并非是单纯的威胁之词,很可能是言出必行。

  关中岳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那杨四成能追踪那黑衣人成功,找出他们的落足之处,然后,自己率几个人,找上门去,擒贼擒王,先行设计对付那黑衣女子,再作道理。

  关中岳大厅独坐,默默沉思,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之久,才见杨四成大步行了回来。

  杨四成进门便道:“很意外,很意外。”

  关中岳道:“意外什么?”

  杨四成道:“属下几乎被他甩掉了。”

  关中岳道:“怎么回事?”

  杨四成道:“属下追他到一处街口处,忽见那黑衣人折转入一处商店之中……”

  关中岳道:“你没有进去瞧瞧。”

  杨四成道:“当时,店中客人不多,属下如是贸然进去,必然被人发觉……”

  关中岳接道:“你还能记得那家杂货店的所在吗?”

  杨四成道:“自然记得,不过,属下觉得那杂货店并不重要了。”

  关中岳道:“为什么?”

  杨四成道:“属下心中有些怀疑,就绕到那杂货店后面去果然发现了奇迹。”

  关中岳道:“什么奇迹?”

  杨四成道:“发觉了那进入杂货店的人,正从后门溜走,不过……”

  关中岳道:“不过什么?”

  杨四成道:“他已经换了衣服,不再是那身黑衣,但我记得他的身材体型,属下自信,八成不会有错,就远远的追踪,看他进入了督帅府。”

  关中岳打了一个冷颤,道:“督帅府?”

  杨四成道:“是的,进入了督帅府,属下亦觉得理情有些邪门了。”

  关中岳沉吟了一阵,道:“那人换了一身什么衣服?”

  杨四成道:“青色的便装。”

  关中岳道:“他进入督帅府时,是否受到了盘问?”

  杨四成道:“在门口停候片刻才进入府中。”

  关中岳道:“那人在府门口处,被拦住问话,至少可以证明他不是常常出入的人,纵然在帅府听差,亦必是不常常进出帅府的人。”

  扬四成道:“不常常进入帅府,那是内宅后院中人了?”

  关中岳道:“很难说……”

  扬四成低声接道:“总镖头,那位刘姑娘是否可疑?”

  关中岳长长吁了一口气,道:“这当真是一幕曲折离奇的经过,我也看花了眼,事情发展的本已完全和那位刘大人父女们脱了关系,想不到,峰回路转,竟然又把他们列入重要的人物关系中。”

  扬四成道:“总镖头回信上写了什么?”

  关中岳道:“我问他何处交图,交给何人?”

  扬四成道:“不知那人是不是还会写一封信回来。”

  关中岳道:“情势如何演变,完全操纵于敌人之手,他是否回信,咱们无法预料。”

  沉吟了片刻,又接道:“四成,有一件事,我想应该告诉你了。”

  扬四成道:“什么事?”

  关中岳道:“葛玉郎约我去,见识了一桩奇怪的事情……”

  把雪中藏身,目睹十二个黑衣人和一个黑衣女子会面的事,很仔细地说了一遍。

  扬四成道:“这么说来,这黑色的恰子,和那些黑衣人有关了。”

  关中岳道:“我也这么想!”

  扬四成道:“如是总镖头的推想正确,这两件事相互关连,那位刘姑娘,可能是那位黑衣女子了。”

  关中岳道:“我确然有此怀疑。”

  扬四成道:“总镖头准备怎么办呢?”

  关中岳一皱眉头,道:“你的意思呢?”

  扬四成道:“属下觉得,我们一直陷于被动之中,如若我们能够争到主动,可能使情势有些改变。”

  关中岳道:“敌暗我明,如何才能争到主动呢?”

  扬四成道:“属下觉得,总镖头应该写个帖子,送往督帅府中,约请沈百涛来镖局中一叙。”

  关中岳道:“咱们约沈百涛来,那人未必会知晓,对大局有何帮助?”

  扬四成道:“属下看法不同,我觉得那人如若真的藏于督帅府中,必然对督帅和沈百涛的一举一动,都很注意,因此,属下觉得,只要我们的帖子到,那人必然知晓。”

  关中岳没吟了一阵,道:“这话倒也有理,只是那沈百涛到此之后,要和他谈些什么呢?”

  扬四成道:“开门见山,说明内情。”

  关中岳道:“我写拜帖,造一个镖伙计送过去。”

  扬四成道:“不用了,属下想亲自去一趟,也好暗中查看一下,碰碰运气。”

  关中岳道:“那就劳动你了。”立时动手,写好拜帖,交给了扬四成。

  半个进辰之后,扬四成带着沈百涛,赶到了虎威镖局。

  沈百涛一进门,就拱手笑道:“关兄,兄弟几次想来拜访,但又怕打扰关兄,一直未来,此番关兄相召,定然是有所见教了。”

  关中岳抱拳肃客,让沈百涛坐下,笑道:“见教倒不敢当,有一件事,想请教沈兄!”

  沈百涛道:“兄弟知无不言。”

  关中岳道:“那位刘姑娘近况如何?”

  沈百涛怔了一怔,道:“刘姑娘深居内院,兄弟对她一无所知……”放低了声音,接道:“关兄可是发觉了什么?”

  关中岳道:“这儿有书简一份,沈兄过目。”双手奉过黑简。

  沈百涛瞧了那书简一眼,不禁微微一怔,道:“黑色的信简。”

  关中岳道:“不但信封是黑色的,而且连信纸也是黑的颜色,朱砂写的字。”

  沈百涛双手接过,很仔细的瞧了一阵,又还给关中岳,道:“这人的口气很大。”

  关中岳道:“沈兄见过这黑色封简信笺吗?”

  沈百涛摇摇头,道:“没有见过。”

  关中岳道:“督帅府中是否有这等纸张。”

  沈百涛征了一怔道:“怎么?这黑色封简,和督帅府中有关吗?”

  关中岳道:“实不相瞒沈兄,这封黑简,来自帅府”。

  沈百涛似陡然被火烧了一下,一跃而起,道:“这话当真吗?”

  关中岳道:“四成,你把详细的经过之情告诉沈兄。”

  扬四成一欠身道:“属下遵命。”

  转身对沈百涛一抱拳,道:“有人送来这封黑色的密函,兄弟追踪,看他进入了一间杂货店后,更衣而出,回到了督帅府中。”

  沈百涛抓抓头皮道:“有这等事,杨兄有看错?”

  关中岳轻轻叹息一声,道:“事情很诡奇,原本是和兄弟约好,赶来此地助拳的人,突然失约未来……”

  沈百涛接道:“什么人?”

  关中岳道:“飞轮王宣钊,在武林中,大有名望,决不是轻诺寡信之人,竟然未能如约赶来,定然出了意外。”

  沈百涛道:“关兄如若认定那人在督帅府中,兄弟立刻回府禀明督帅,查个明白。”

  关中岳摇摇头道:“来不及了。”

  沈百涛道:“这么办吧!他说要今夜三更血洗镖局子,兄弟就回禀督帅,调集众兵,护守镖局看看今夜是否他真的敢来。”

  关中岳道:“兄弟是江湖中人,不愿借重官府中势力……”

  沈百涛接道:“关兄,你要通权达变,这次情势非常……”

  关中岳接造:“自然,还要沈兄帮忙,不过在下不希望惊动官兵。”

  沈百涛苦笑一下,道:“兄弟愿全力以赴,生死不计,不过兄弟这点武功,只怕难给关兄帮得上忙。”

  关中岳道:“要沈兄帮忙,并非是要你沈兄冲锋陷阵,和人动手……”

  沈百涛接道:“开封府中,兄弟识人不多。”

  关中岳摇摇头,低声说道:“沈兄和督帅之间,是否无话不谈?”

  沈百涛道:“兄弟和督帅相处甚久,虽是彼此身份悬殊,但却能言及私务。”

  关中岳道:“兄弟想请沈兄,转告督帅一声,要他请夫人出面,约请刘夫人母女,会复一堂,最好能来一场堂会,拖延到三更过后。”

  沈百涛沉吟了一阵,道:“此事,应该是不会太难,不过,兄弟还不了解关兄的用心?”

  关中岳道:“不瞒沈兄说,兄弟一直怀疑这封信,是那位刘!”娘的手笔。”

  沈百涛道:“刘姑娘,那位看不起来弱不禁风的姑娘吗?”

  关中岳道:“不错,不过,兄弟只是怀疑,无法找出证据,今夜之中,督帅夫人如能够把她拖住,或可证明在下的怀疑是否有误。”

  沈百涛道:“那位刘姑娘,是督帅之媳,你说我关中岳怀疑到督帅的少夫人这总是不太好吧!

  沈百涛道:“关兄不知道督帅为人,大义凛然,心地仁慈,洞观细微,就算我不告诉他,也无法瞒得过他。”

  关中岳道:“好!应该怎么办,你沈兄自作主意,但有两点必须要小心一些。”

  沈百涛道:“哪两点?”

  关中岳道:“第一点事先保持隐秘,不能让人知道,尤其是刘家的人,晚饭时后堂召宴,给她个措手不及。”

  沈百涛道:“堂会歌姬,兄弟亲自安排。”

  关中岳一抱拳,道:“关某这里先谢了。”

  沈百涛还了一礼,道:“不敢当,这麻烦说穿了,那是在下找给你关兄,兄弟理当效劳,还有一点,请关兄一并吩咐。”

  关中岳道:“必须要拖过三更,尤其那位刘姑娘,拖的时间是愈晚愈妙。”

  沈百涛道:“堂会过后,大约已到了子时,常会中督帅如不先行退席,向例是无人先走,问题是堂会之后……”

  关中岳接道:“子时光景,是最重要的时刻,拖过了一时是一时。”

  沈百涛道:“这么吧!我会给督帅商量,要夫人帮忙,拉着那位刘姑娘,闲话家常,大户人家,向有公媳不照面的规矩,督帅为人豁达,不拘小节,但他不能够强留儿媳不放,这一点非得夫人帮忙才成。”

  关中岳道:“重要的,是要留住刘姑娘,不论用什么方法都成……”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那位刘姑娘,是一位十分聪明的人,这件事最好要小心一些。”

  沈百涛道:“关兄如此慎重,兄弟自会小心。”

  关中岳站起身子,道:“沈兄,我不留你了,你早些回去准备,我也在安排一下镖局的事。”

  沈百涛站起身子,道:“好,兄弟告辞了。”

  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送走了沈百涛,关中岳也开始了精密的布置,但却吩咐各处埋伏的人,夜间如是有人进入镖局时,不要拦阻,听命才能动手。

  安排好各处埋伏,关中岳好好休息了一个下午。天近初更,关中岳带上了兵刃暗器,藏好牧羊圈,行入大厅。

  方振远、扬四成早已在厅中等候。

  关中岳望了两人一眼,叹了口气,自行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下。

  三人各坐一角,彼此之间并求互打招呼。

  二更过后,关中岳突然站起身子,晃燃火折子,点好了预先准备的八支巨烛。

  大厅中烛光熊熊,照耀发昼。

  三人谁也不开口,室内静得出奇。忽听院里传极轻微的响声。

  扬四成站起身子道:“什么动静?”

  关中岳道:“似乎是有人来了。”

  方振远高声喝问道:“什么人?”

  室外响起了一清朗的声音,道:“在下铁梦秋。”随着铁梦秋答应之声,一个身着蓝衫的少年,缓步而入。

  方振远呆了一呆,抱着手说道:“铁兄……”

  铁梦秋欠身道:“不敢当,老前辈言重了。”

  方振远道:“大哥,这位就是小弟提过的铁公子.”

  不等关中岳答话,铁梦秋已挥手一笑,道:“这位鼎鼎大名的关总镖头。”

  关中岳道:“咱们见过……”

  铁梦秋接道:“不错,阁下和葛玉郎同桌共饮,咱们见过一次,想不到今夜之中,区区又作了不速之客。”

  方振远站起身子,笑道:“铁兄请坐。”

  铁梦秋道:“顺下不速访造,不知关总镖头和方兄是否欢迎?”

  关中岳道:“在下等十分欢迎。”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3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