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狼的故事(故事大全狼)

尖猴儿犯傻

文革期间,北兴镇机械厂有个叫侯效青的人。此人生就一副小脸,凹眼睛,尖腮,突颧骨,塌鼻梁,下巴上留了长长的小胡子,再加上他偏爱留着过耳的长发,猛一看,真像孙猴子,正巧他姓侯,于是人们就送给他一个绰号∶小猴子。最近,小猴子当上了政工科副科长,真是春风得意,官运亨通!

今天,小猴子和厂革委会年轻的副主任出差去南方。他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手托尖腮,想着自己从一个普通工人爬上副科长的位置,不由暗自高兴。

坐在他对面座位上的副主任,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他见小猴子一副得意相,心想我何不跟这个年龄比自己大,官职比自己小的猴哥开个玩笑?于是,就捅捅小猴子,一本正经说“猴哥,你这次出来放心嫂夫人么?她那么漂亮,你就忍心让她伴着青灯度夜?咱这一去得一二个月,保不准她找人作伴啊!”

小猴子一听,顿时猴急着说∶“怎么?王主任你听见什么闲话啦?”王主任一见他那认真的样子,就装做十分惊讶的样子说∶“你真的不知道哇! 咱厂里的人早都知道了,唉! 这是真的,我还当你听说了呢! 不说了,不说了,就算没这回事。”说完就装做挺懊悔的样子挠挠头再也不说话了。

这虽是一句玩笑话,可小猴子却当了真。他心想∶怪不得我让她跟我来她不干呢! 原来是又有人了,不行,我小猴子长得虽不怎么样,你再漂亮也不能让我戴绿帽子呀! 小猴子越想越气,正好列车在一个车站停车了,他一把抓起旅行包就要下车。这下子可急坏了王副主任,他这忙拉住小猴子说∶"别别,我是跟你开句玩笑,你别当真啊!"哪知不解释还好,越解释小猴子就越当真,越当真就越要下车。王副主任看实在留不住他,就由他去了。

小王主任一句玩笑话可真就说中了,小猴子的漂亮老婆纪红卫的确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早就和本镇卫生所的大夫刘俊仁暗中来往,这次小猴子出差,真是天赐的良机。因此,小猴子前脚上车,纪红卫后脚就去了卫生所,刘俊仁一听,哪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当天夜里,就悄悄来到小猴子家,待他们各自得到满足之后,便怀着欢快的心情,疲惫地进入梦乡。

再说小猴子悄悄回到家里,轻轻打开了门上的暗锁,拉亮电灯一看,果然见到有个男人睡在自己床上。这一下,小猴子怒火中烧,冲上前双手狠狠卡住了刘俊仁的脖子。纪红卫大惊失色,慌乱中竟抓起刘俊仁的衣服套上,急忙去拽小猴子,小猴子一见纪红卫穿着野男人的衣服来扒自己的手,更加气上加气,手下更使劲了,等到小猴子累了撒开手,刘俊仁早已白眼上翻,呜呼哀哉了。

纪红卫看着刚才还跟自己同床共枕的情人,转眼间成为一具僵尸,又怕余怒未消的小猴子加害自己,就灵机一动,对小猴子说∶"你把他弄死,你还想不想活了,你还要不要在厂里干了?”

小猴子听了这话,一下子猛醒过来。哎呀,这出了人命可咋办呢?小猴子犯了傻,纪红卫看着炕上的尸体,说∶"这尸首咋处理?”小猴子望望刘俊仁脖子上的手印子,猴眼一转,忙出外弄来一根粗绳子,把刘俊仁背出了家门。

小猴子背了尸体,走到一家院门前,听到里面传出吵架的声音,这猴子确也机灵,他立即又把自己原来的主意略加改变,使其内容更加丰富多彩。

且说这院子里的父子正吵时,忽然听到院里鸡窝里的鸡“咯”叫个不停,隔窗一看,隐约看到有个人趴在鸡窝前,老头子气不打一处出;顺手拿起抵门棒,冲出屋,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就是几棒子,只听"扑通"一声,那人就倒下了,等这爷俩拉起那人,一看,坏了,这人怎么这样不抗打,就几棒子咋就背气了呢?

就在这爷俩吓得不知所措时,小猴子从矮墙外走进来,他边走边说,“刚才这一切我都看见了,你俩也太狠了,一个偷鸡贼,教训教训就行了,千吗打死他呢?这可是要偿命的。”

这爷俩一听,吓得语无伦次地说“我们也……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就高抬贵手,把这事压……压下吧求求你了”说着,老头竟给小猴子跪下了。

小猴子假装思忖了一会说∶“唉,我这人,就爱管闲事,这事呢,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你把尸体交给我,我给你处理掉,不过这可是担风险的……”

老头立即明白,急忙跑回屋,拿出一叠钱,塞给小猴子。小猴子装腔作势推让一番,又背上刘俊仁的尸体,朝刘俊仁家里走去。

小猴子把尸体背到刘俊仁的家门前,装做刘俊仁喝醉的声音,猛敲着窗子道∶“开门,开门,这么早就睡觉。”

刘俊仁的妻子耿平,对丈夫常常喝醉酒回来就有气,今儿更变本加利,不但这么晚回来,喝得声音都变了。她气呼呼大声说∶“你还有家吗你能有喝酒的地方,还没睡觉的地方?这不是你的家!”

小猴子又装做十分生气地说道∶“你给我少啰嗦,快……快开门,再不开,我就不客气了。”

耿平一听,气更大“好哇,你还有理哪!我偏不开,气死你,看你能咋的!”

小猴子假装叹了口气说“不用你气,我自己去死,告诉你,我死了你可别哭。”“你死,你死好了,死了我连一个眼泪疙瘩都不掉。”说完就蒙上头自管睡了。

小猴子又敲了几下门,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耿平起床上厕所,她一开门,见门框上吊了一个人。吓得“噢”一声把端在手里的尿盆掉在地上。过了一会,她才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死者,顿时“哇”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数落着∶“妈呀!你怎么说死就死了,不让喝非喝,醉到了这种程度!"她这连哭带嚎,惊动了左邻右舍,人们七手八脚帮忙解下刘俊仁的尸体。因为在那个年代,公检法都被砸烂了,刘俊仁又属自杀,谁也不愿多管闲事。刘俊仁就这样被送进了火葬场烧了。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随着纪红卫的肚子渐渐的大起来,小猴子对她更好了,纪红卫的心里也安稳了许多。

这天纪红卫过生日,小猴子高高兴兴地打了酒,买了肉,又去把岳父大人请了来,让纪红卫炒了几个象样的菜,三个人一起喝酒、吃菜。吃喝了一会,小猴子对妻子说∶“红卫你去烧壶水,一会好沏点茶。”红卫去外屋烧水了。小猴子和岳父继续吃着,喝着,唠着。他怕酒凉了,又到外屋把烫酒的水换了一次。这样不知不觉一瓶酒落肚,菜也吃得剩下不多了,还不见纪红卫回来,小猴子就大声喊着∶“喂! 红卫,你这水烧哪去了?”喊了几声也没回声,小猴子就站起来,朝外屋走去。

他刚打开屋门,就一下惊叫起来∶"红卫,你干啥呀?你…你怎么了?" 他岳父听了也摇晃着跑出来,只见小猴子两手抱着纪红卫的粗腰,刚把她从那又粗又大又高的水缸里拖出来。老头子急忙跑过去,帮着小猴子把纪红卫抱到炕上,仰面放下。只见她头和上半身湿漉漉的,脸色青紫,双目紧闭。

小猴子急得不知东南西北。还是他岳父想起来∶"快去找大夫。"第二天,这个小镇上差不多人人都听说小猴子的妻子因怀孕,登着凳子头朝下去水缸舀水,溺死在水缸里的事了。

小猴子料理了妻子的后事以后,不管谁给他介绍对象,一概谢绝,直到过了很长时间,便和纪红卫偷情被他掐死的刘俊仁的妻子耿平结婚了。小猴子不要别人,单要耿平,是出于忏悔还是报复,只有他心里明白。

婚后的一天,小猴子在外面多喝了几杯,回家后躺在床上得意地吹着自己如何有办法,有能力,越吹越得意,就把自己如何捉奸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听了小猴子的话,耿平一阵没出声,小猴子碰了碰耿平说“喂!你睡着了怎么不吱声。"耿平动了动身子不在意地说了声∶"行了,行了,快睡吧,净胡说。”

第二天,小镇上的人们又传播着一个头条新闻∶前几年,媳妇浸死在水缸里的小猴子,被抓进了“黑大院”,是他的第二个老婆告了他。人们了解内情后,都感叹地说∶唉,真是纸里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死孩子,小猴子那么尖,事隔多年,最后竟是他自己犯了傻,真是天报。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4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