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公主三嫁 1

薛宝带着圣旨到芳华宫时,我正拿着一个半红不红的洋柿子,学名番茄的东西,咬了一口。

大概是我咬的劲有点过,青红相间的汁液从我嘴里蹦出来,溅了薛宝一脸。

这厮自然是满脸不愉,作为父皇身边最得宠得太监,他何时受过这等气。

可今日,这薛宝不知着了什么道,竟然忘记训斥我,皱起一张油腻的老脸,有些讨好地看着我。

按照以往的经验,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憋好气儿。

请原谅我没文化,谁让我从小就死了亲娘,还要面对一个有着上百位小妾的极品渣男爹。

我能安全长这么大,并且没怎么长得太歪,真是老天爷眷顾。

今日有些唠叨,哎,说起来我这唠叨的毛病,还不是因为我那渣男老爹当初为了舔那个新纳的花婕妤,将我关进了芳华宫小半年,除了小叶子,竟然一个宫人都不留。

实在憋得没办法,就养成了我没事儿就和自己瞎聊天的毛病。

想起花婕妤那一身花花绿绿的鹦鹉色,哎!

真是脑壳疼,也不知我那便宜爹的审美随了谁。

“公主,皇上病重,宣你去昌和宫面圣。”

“病重,可是这宫里又进了新人,身子这么快就被掏空了?”

听了我的话,薛宝那厮连忙假装扶额没有听见。

我斜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父皇他又不是第一次倒在美人榻上下不来。

“公主,唉!”

薛宝挥挥手,让跟着他的随从下去,生怕我又说出什么不得了的皇室秘辛。

想来他也是天真,这宫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见我满脸想要赶他走的表情,他才屁颠着小短腿,走到我面前噗通一声跪下。

面色如丧考妣般,无比悲痛地告诉我,我那便宜父皇病重了,如今昏迷不醒地躺在昌和宫。

我听完第一反应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宣我去昌和宫干嘛?

不该是立马宣太医和储君嘛?

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薛宝接着告诉我,渣男父皇被人下了致命的毒药,大概活不成了。

我拍拍不太灵光地脑子一想,这才想起来,这那父皇还没有立储君。

因为他膝下只有我脑子不太灵光的公主,和一年都见不上他一面的小皇子。

这一想,我心里一阵激动,难道是要立我为皇太女,从此翻身农奴把歌唱。

不然实在解释不了,薛宝这诡异的举动。

我招手让躲在墙边晒太阳的贴身女官小叶子进来,帮我整整妆发,做储君就该有储君的样,不能丢脸。

小叶子斜了我一眼,这家伙忒太小气了点,就因为我没有分半个青不溜丢的洋柿子给她,她就当众给我甩脸色。

这边薛宝那厮不停催促,我想他定然是怕我赶不上我爹回光返照了。

想到这,我便脚下生风,一路快步朝着昌和宫而去。

御花园里赏花的宫女和嫔妃看见我,暗搓搓地,大老远就躲开了。

“哼!”

我轻嗤一声,等我当了皇太女,我定然把这御花园的花儿朵儿的,都砍了,看你们还能不能整日打扮的妖妖艳艳,动不动玩偶遇。

还没有到昌和宫,便见一队侍卫围在宫门外。

看见我,立马让出了一条道,做皇太女的感觉真好,特权阶级真好。

稳住,我暗骂一声,我李凤翘且是那等没见过世面的。

进了内殿,才发现我那皇帝爹正好好地坐在龙椅上吃葡萄

半年不见他,除了他那张老脸更圆了,皮肤白了点,并无任何异样。

我暗骂一声薛宝,可那斯早就脚底抹油,不知道死去哪儿了。

今日怕是躲不过了,既然躲不过,那就不躲了。

但我李凤翘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岂能输了气势。

可是我在心虚什么,把我关起来的是他,一年多对亲生闺女不理不问的也是他。

想到这,我高高昂起起我那让小叶子临时插满珠翠的头,大步走到我那便宜爹面前,一把抢下他手上的葡萄,这大冬天的竟然能吃到葡萄,他倒是会享受。

“有事说事,这么个仗势,害我脚板低都跑疼了。”

我揪下一颗葡萄喂进嘴里,还真不错。

我突然想起来,我忘记问小叶子,那洋柿子怎么来的。

“儿呀,你四叔带兵围了皇城,点名要把你交出去。”

我爹拔回一颗葡萄,一边吃一边说。

“你打算把我交出去?”

大意了。

我拽着一把葡萄,塞进嘴里,紫色的汁液流在我胸前的白巾上,吃相难看得很。

“不把你交出去也行,不如你想个法子让你四叔退兵。”

我就知道他没有这好心,我安慰自己,没事没事,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如今算得了什么。

自我娘一把火烧了清华宫之后,我不光没爹疼了,也没了娘爱了。

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地问道。

“父皇,你真心待过我母后吗?”

问完我就后悔了,若是但凡他有一点真心,怎么会任那些女人欺辱我娘。

可若是没有,又为何死死将我娘圈在宫里,死都不放她出去?

“风翘,你长大了,出落得越发像你娘了,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你娘,她也是像你这么大。”

我爹脸上带着一种我看不懂的神情。

但是我不想去想那些,我怕我会忍不住心软。

我娘从前说,再多的阴谋诡计她都不怕,反倒是别人一点好,最让她溃不成军。

“既然都把我当做条件送给四叔了,又何必惺惺作态?你当知道,当初若不是我娘怀上了我,她定然会和四叔双宿双飞,也不至于后来我娘死的那般惨烈。他如今见了我,怕是恨不得喝我血,吃我肉才解恨。”

我扔下手中的葡萄,其实我从来都不喜欢吃什么葡萄,又酸又涩。

“要恨就恨吧,往后照顾好自己。女孩子家家,要有女孩子样子,这样倔,容易吃亏。”

我爹似是有所感,难得拿出一副做爹的样子。

只是他这样,和打我一顿板子,又塞给我一颗糖有什么区别?

如今我早就学乖了,谢谢,请拿走,不需要。

我爹看我这样,也没有多余废话,摆摆手让我出去。

出了殿门,就见几个侍卫乔装成小厮模样,站在薛宝身边。

薛宝走过来,不等我注意便将我头上的珠翠首饰卸了个干净,看了一圈,才满意地点点头,顺手还递给我一个包袱。

我将那包袱颠了颠,还算我那渣帝有点良心,这一袋子金银玉器,足够我在四叔那里吃穿不愁一阵子了。

薛宝那厮,背着我,对着那几个乔装打扮的侍卫耳语了一番。

侍卫听完点点头,二话不说就架起我便朝宫门口走去。

不过去当人质,何须这样粗鲁。

我在心里问候了薛宝的祖宗十八代,面对几个彪形大汉,绝对的强者,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灰扑扑的马车,包得严严实实,木凳也硬的硌屁股,怎么说我也是一国公主,就算做人质也是有尊严要面子的好嘛?

若是有机会再见到薛宝,我定然让小叶子将他住所里藏的桂花酿统统扔到御湖里去。

说起小叶子,那家伙要是发现我出宫不带她,估计会把芳华宫拆了。

当初我们在须弥山时,不过是我偷偷跟着大师兄去了趟山下没有带她,她便足足晾了我半年。

想起大师兄,我就忍不住心跳加快,他答应要来京城找我的。

也不知道他这些年可还好。

哎,真是焦心!

我还没有来得及疏散完伤感,马车便停了下来。

跳下马车,便见我那明明长得很帅,却硬是把自己整成了冰块脸的四叔,带着几个人,一副商人打扮。

我环顾一圈,并没有见着什么围城的军队。

这是何意?

这种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转把戏,很好玩儿嘛?

四叔脸色黑沉地看着我,就像我欠着他百八十万的样子。

想来,我还真欠他的,欠他一个媳妇儿和一群儿女,害得他如今而立之年还位列宁安国最想嫁单身汉榜首。

完了,又扯远了,这啰嗦的毛病,总是改不了,想来需要一个人来治。

老天爷,请快点排过来,最好是个俊俏小郎君。

“四叔,你的兵呢?”

四叔没理我,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京城方向火光大起。

不过一瞬间,我便想通了三个事。

京城被围了。

不是四叔的兵。

最后一个,我不是人质,而是出宫逃命。

@果然多肉关注作者,及时收看后续更新!

#权谋##长公主##后宫##有哪些值得推荐的权谋类小说#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4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