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号信息小说(冷意的信息小说)

小说:顾北城宋曼妮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孙静

角色:顾北城宋曼妮

《顾北城宋曼妮》,以顾北城宋曼妮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顾北城宋曼妮”倾力打造的一本其他小说,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容黛安看到血河越来越粗,甚至没多眨一下眼。抬眸,她竟冲他粲然一笑,“乔慕钦,你这就停了吗?我不疼,我……想要你啊。”“你他妈给我闭嘴!”乔慕钦焦虑不安地怒吼。看乔慕钦失态,容黛安感到报复的快感。随即害怕真的惹怒他,低下头,闷闷“嗯”了声。慌乱中,乔慕钦粗蛮拽起沙发上的薄毯,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继而捞入怀里。

书评专区

纵酒:书写的很好,情节感人至深,展现出来社会中的阴暗一面,暴露了人性丑恶。在茶饭之余,不得让人深思一番。

凝眸う: !!!!求更新!!!不更我就天天晚上看着你写!!

苦涩如影相随固执的青春: 求求求了快更!!!!孩子跪了

空号信息小说(冷意的信息小说)

《顾北城宋曼妮》章节试读

第10章 心思

“先生,”赵秋萍着急,“您真的想好了?容小姐心思这么细,有些伤害,会成为她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儿啊。”

赵秋萍没什么文化,但年纪大,经历多,看人也准。

按理说她是乔慕钦花钱雇来照顾容黛安的,没必要打这通电话,更没必要冒着失业的危险为容黛安说话。
偏偏她看得出容黛安的哀伤,并且想到了年轻的自己,萌生了惺惺相惜之感。

“赵秋萍,不该管的事,你不要插手。”
乔慕钦加深嘴角弧度,洇出刻骨的冷漠,“否则会自讨苦吃。”

不等赵秋萍开腔,乔慕钦决然地掐断了电话。

容黛安,你以为我会被你玩弄于股掌间吗?

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只要你哭,就会心疼的乔慕钦吗?

你以为你依然能够刺激到我?

你不能!

乔慕钦愈发觉得胸闷气短,恶狠狠摁灭烟头,走出吸烟室。

身穿素白婚纱的程诺迎面走来,步步款款,“慕钦,正找你呢。
婚礼就要开始了,从现在开始,你可要一直站在我身边。”

说话间,她挽住乔慕钦的胳膊,将脑袋搁在他肩膀上。

程诺是真爱乔慕钦,哪怕闻到他周身的烟草味,都觉得那是要她命的香水味。

乔慕钦没躲,动作却变得僵硬。

私养容黛安的别墅内。

李文剑一进卧室,便看到容黛安斜躺在床上,冲他娇媚艳笑的勾魂画面。

横陈在前的鲜/嫩玉/体,只有几条简单的线条包裹着。
要说,该遮的都遮住了,可遮不全呀。
细细的凹印,反而勾勒出更多言而未尽的风情。

容黛安虽然瘦,但该有肉的地方,不比谁少。

面前美人横卧的香艳图景,和李文剑日夜肖想的画面如出一辙,甚至更为活色生香。

因为现在,他可以闻得到容黛安身上飘来的若有若无的甜香。
他只有往前走几步,就能触到她滑/嫩的皮肤。

李文剑下意识吞咽口水,脚下更是灌铅似的,挪不动半步。

乍见李文剑,容黛安心生畏惧:李文剑不仅又老又丑,更有颗肮脏的心。

游神之际,她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奶奶,想到马上就要再次交医药费,想到乔慕钦拒绝带他走,想到乔慕钦今天要和程诺结婚,想到乔母给的最后期限……

她想要坚强。

在奶奶的教育下,她从来不想软弱。

然而与乔慕钦相爱,注定她要面对这些年的风风雨雨。

风雨中,她站不稳了。

也快撑不下去了。

“啪嗒”,李文剑口水掉落的轻微声响,惊醒了容黛安。

她撇开乱七八糟的念头,舒展身体,展露更多的风光,“李总,你都来了,发什么呆呢。”

甜脆的女音钻入耳蜗,李文剑骨头一酥,“马上!马上!”

眼前白玉香脂翻涌,四周若有若无清香浮动,李文剑脊椎轻颤,完全耽溺于此刻的温柔乡。

即将拥有的快/感最为致命,他缓慢地往容黛安走去,享受在将明未明的美好念想。

待李文剑右膝跪在床沿,容黛安扯过薄被,虚虚盖住身体,“李总!”

李老头自然知道容黛安在玩情/趣,笑呵呵伸手,抚过她露在外侧的脖子,“我在呢,别急。”

指尖细腻的触感,直叫李文剑心头酥软,直要发烂。

而容黛安,却被粗糙、油腻的碰触折磨。

为了抓住这最后赚钱的机会,她强忍恶心,维持面上的笑容。
浅浅的梨涡,动人得仿佛毫不知道主人的痛苦。

李文剑沿着她的颈线下移,触到丝滑的薄被。

第11章 皮肉伤

容黛安心知肚明,如果她跟他玩“情/趣”,现在就应该松手了。
不然,会激怒李文剑。

上次包厢内的经历并不愉快,容黛安怕激怒李文剑后,他事后翻脸不认人,不给钱。

柔若无骨的手掌覆上苍老、枯槁的手背,容黛安软言相求,“李总,我想被你打。
就像上次那样,用皮鞭。
狠狠的。
我一直都不敢告诉别人,我喜欢这样。”

“真的?”李文剑停住动作,满怀期待又十分猴急地望向容黛安。

两害取其轻。

与其跟李文剑做,不如被他打。

至少皮肉伤,仅仅是皮肉痛。

李文剑手指往软处搜刮,满意地退出,“那我可就要好好满足容小姐的心愿了!”

粘稠的触感散去,容黛安略略松口气。

听到李文剑解皮带的声音,她再次绷紧神经,不敢懈怠丝毫。
上次的地方,瞬间发烫,似乎提前预知即将落下的狂风骤雨。

李文剑膝盖抵在床沿,整个人还是站着的。
他是俯瞰瑟瑟发抖又有意迎合他的容黛安的。

其实他不傻,知道自己年纪大,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
容黛安不是爱钱的人,她心里想的一定是青梅竹马的乔慕钦。
她委身于他,不过是为了钱。
她的颤抖是真,笑脸却是假。

但这不影响他此刻的快/感。

他享受女人的臣服,更享受迫不得已的屈服。

握住皮带一端,他正空中甩了几下,观察侧躺在眼皮子底下的容黛安。
觉得被子碍眼,他喘/着粗/气,“容小姐,别害羞。”

李文剑没挑明,但容黛安知道她的意思。

勉强保持嘴角的弧度,她在他令人发毛的注视下,一点点扯开堪堪蔽体的薄被。

凝香的白玉徐徐展露,李文剑只觉气血上涌。
明明体内的血液叫嚣着快点,可他没有催促容黛安。
他觉得容黛安这股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害羞劲儿,更够味儿。

严格来说,更合他的胃口。

薄荷绿的被子褪到脚踝,酝酿许久的李文剑终于爆发。

常年玩这个游戏,他下手快、准、狠。

看到睡衣附近漾开红色的痕迹,整个人洇染在白皙如玉的皮肤上,李文剑瞬间被快意覆灭。
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有强烈的成就感,仿佛他还是意气风发的有志青年,而不是垂垂老矣的伏枥老骥。

“唔。”

容黛安没估准李文剑的力道,痛得喊出声。
好在她及时咬住下唇,没有发出特别激发兽/欲的声音。
才一秒,她就尝到了唇齿间的咸腥味。

李文剑全身发软,颤巍巍捏紧皮带,继续扬臂。

“啪”容黛安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用手包住皮带。

拽住皮带的瞬间,手心像是着了火。

容黛安咬紧牙忍着火辣辣的疼痛,还要挤出笑脸应对将将变脸的李文剑。

“李总,我趴这儿,您打了,应该不会再怕我反悔了吧。
李总,您应该知道我的境况,我不知道担心您不守信用,我是害怕。
您能不能先给我钱。”

眼里的怒火渐渐熄灭,李文剑露出似怜爱似诡谲的笑容,“容小姐说的对。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自古以来的道理。”

李文剑腾出右手,从包里翻出一张支票,“五十万,定金。
今晚你服/务得好,还有五十万。
要是你想长期合作,我更不会叫你吃亏。”

李文剑的确是名震一方的富商,但是他老婆管得紧,他能挥霍的钱并不多,花在女人身上更少了。
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塞到他跟前的女人数不胜数。
容黛安再特别,他都不至于这么砸钱。
这一百万,乔母出了五十万。
往后他真包/养容黛安,乔母都会出资一半。

说到底,乔母不是心疼乔慕钦每个月花在容黛安身上的钱,而是不给容黛安留在乔慕钦身边的机会。

当然这些,李文剑不必说给容黛安听。
既有损他的颜面,又于事无补。

容黛安松开皮带,颤抖着接过支票,小心翼翼地塞到枕头底下。

身后半跪的李文剑面色阴沉,俨然不悦。
容黛安不得不陪笑,“李总,实在是我不懂事,扰了您的兴致。
您是要继续,还是要我自罚呢?”

即使不清楚爱施/虐的李文剑有什么把戏,她也能料到不是什么好事。

可她都收了五十万,还有资格去抗议?

两个五十万,够她撑两个月了。

熬过今晚,她可以睡一个多月的安稳觉了。

只希望……结了婚的乔慕钦,可以真正放过她,不要再拿奶奶威胁她。

重回乔慕钦身边,容黛安其实就死心了。
哪怕她偶尔看着静止不动的乔慕钦会心存幻想,但她的理智最终会回笼。
那晚在病房,她哭着喊他慕钦哥哥,求他带她走,是真的动摇了。
可惜他已经不是她心心念念的慕钦哥哥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她的请求,同时掐灭了她死灰复燃的心火。

彻底掐灭。

李文剑见容黛安泪眼涟涟服软,哪里还有怒气。

眼底再次染上笑意,他捡起落在容黛安身侧的皮带。
抬手之际,手背的骨头划过她的腰侧。

下巴抵在枕头上,容黛安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即将来的腥风血雨。

“砰”,忽地一声巨响,吓得她心肝肺全都颤了两颤。
她下意识往声源望去,角度不好,她只模模糊糊看到个人影,便滞住了呼吸。

李文剑震得肚腩上的肥肉晃荡,他不爽地回头怒吼:“老子不是说了,谁都别来打扰我吗?”

乔慕钦面沉如水,阴鸷的目光掠过容黛安赤裸的后背和纤细的长腿,最终锁定怒火中烧的李文剑,“李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5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