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段(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是多大)

2020年,高考落榜,虽说可以去个比较好的专科学校就读,也选择好了一门自己感兴趣的专业,而一切都在自己的人生计划之中。

但是,思考再三,还是选择了放弃,我对父母说,读了也没有用,不就是学技术吗?跟个师傅学不一样也行吗?花那个钱还不如不花……

可实际上,那年高考前几个月,老天开了个玩笑,父亲突然从工地坠落,摔伤一条腿,花了将近20万治疗。

父亲带着腿伤硬送我去山东

母亲为了带我弟,那时没有工作,一个本就不怎么富裕的家庭,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

我知道,一切都被提前了,这个家庭的接力棒,该轮到我来接棒了。

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段(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是多大)

父亲也很无奈,只好送我去了一个熟人那,对方在山东聊城开蛋糕店,在电话那头,对方说说笑笑,给人和蔼可亲,很友好的感觉,他说包吃包住,待遇好。

第一次出远门,父亲硬说不放心,腿伤还没怎么好,却硬是要跟我一起去山东,可送完我又马上离开,看着那一瘸一拐父亲背影的离去,我鼻子酸了好久。

初入烘焙行业,是一个年龄就比我大三岁的师傅带,我从刮烤盘开始,从打下手开始,也时不时为他跑跑腿,买买烟什么的,总之一切听他的。

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段(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是多大)

晚上还要替他守夜店到十点下班,回到寝室,实际上就是在客厅简易搭置的木头床,旁边便是杂乱的纸壳子。

或许也习以为常了,快速洗澡,快速洗衣服,快速往床上一躺,三个动作衔接自然。

那时刚开始,脖子,颈椎,都疼得要命,到后面,就不疼了,可照着镜子时,总发现自己变矮了,变颓废,变有黑眼圈了……

可每一次我偷偷流泪,我就想到了那个一瘸一拐的背影,想到了我还有所热爱的东西没实现。

想学一技之长,不是我想得那么简单

其实目的很简单,既然父母不支持我的想法,那就好好做个烘焙学徒,学点货真价实的技术,有着一技之长,挺好。

可事实上,或许是我初入社会的天真和单纯吧。

我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我愣了,心底暗暗想着不是说好3500的吗?怎么变2000了?

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段(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是多大)

我试着跟师傅抱怨,师傅说这是正常的,做这个行业起步都是2000,日后做得好就一直加点加点。

就这样,我信了,更加努力工作了,后面的各种蛋糕打料活干完后,我就主动去前面的烤炉边上帮忙。

可师傅却一脸沉了下来,硬要让我好好待在后面打料,说实话,那些打料的活都是基本的,什么挤个泡芙,贴个贴纸什么的顺便二次加工一些师傅的成品……

而师傅的这些成品,他一直没教我,比如后面我才知道的小米酥,桃酥,各种各样的蛋糕,也从没跟我讲过。

第二个月,第三个月,月薪仍旧2000块,手艺任旧那样,师傅也似乎没有要教的意思……

而除去不包早餐的钱,一个月下来,差不多1800多,加上自己一些基本的花销,比如要自己买沐浴露,冬天买被子买毛毯,买洗衣粉衣架等。

其实,那每个月下来自己能存的钱有1800就不错了。

都成年人了,现实点,别活在幻想中

可我记得,老板在电话那头也明确跟我讲了,一个月3500起步,做得好工资往上加,上不封顶。

可连续三个月,一直月薪2000块,我心底只是想着,或许我还不够好罢了……

可大半年最后一个月了,还是月薪2000,谁都没跟我提过要加薪的话题,有时候倒是偷听到不少老板娘说,他这里招的徒弟都是2000,不包早饭的,说完,她就笑得很放肆。

回家过年前一个月,我跟老板讲明年不回来了,老板一下子黑了脸,瞪着我,带着质问的口气问原因。

我支支吾吾,直接坦言,我说我想要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准备改行,吃不了这行的的苦。

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段(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是多大)

师傅笑着在一边打圆场说我干得不错,可以再接再厉,把技术学精了以后也不吃亏,还可以跟他们合伙入股一起干,一起赚大钱。

至于我想要的那种美好生活,老板跟师傅都说我幼稚,说都是成年人了,现实一点,好好踏实工作才是王道,不应该活在那些漂浮的幻想之中。

师傅开始滔滔不绝地讲他的故事,讲他的各种艰辛经历。

他说他也是从2000块的小白起步,直到现在月薪6000烘焙师傅的经历,其中吃的苦,只有他自己明白。

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段(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是多大)

后来,我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打工人,有太多苦要吃,说好一天工作12小时的,可14小时也是常态,没有月休,没有年假,基本两点一线,卧室和工作地点,就这样一日复一日。

可我不知道那时师傅故事的真假,也不想去弄个明白,只知道想要回我被压的半个月工资。

而老板点了点头,突然板着脸说除非明年来,到了6月份再结清工资,人也可以走了。

我没有回答,选择沉默。

或许我跟我爸一样都是老实人,只知道踏踏实实地干便会有相应的回报,可往往这种人,却被伤害得体无完肤。

大半年下来,我发现我只拿月薪2000,只会刮盘子,只会照着配方打面包,只会二次加工成品,守夜店,打下手,跑跑腿。

当同行朋友问我烤箱时,我居然不知道烤箱怎么调温度,怎么看火色,更不知道烤箱居然还可以用电,可以用液化气。

世事难料,再一次选择烘焙

临近除夕的前两天,我们匆匆返程,做了10几个钟头的硬卧终于到家了。

除夕那晚,我和家人围在一起唠嗑,一起看跨年晚会,虽然我不喜欢和长辈们待在一起,但那几晚,我很喜欢。

我整天捧着手机,别的小伙伴围在一起组团打游戏,而我却总是喜欢一个人待在一边,然后用手机一一记录每一年春节的变化。

欢笑,团聚,微笑,老人,家乡变化,亲人,家庭,都是每个视频中的主题。

这些视频被我一一加工成短视频,配上自己写的情感文案,一首富有意义的歌曲,就这样不仅被朋友们大力支持,还被网上不少陌生人点赞和留言。

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段(学烘焙的最佳年龄是多大)

我开心极了,也暗暗肯定了我所热爱的东西,那就是剪辑师,也暗暗下决心要做就做最出色的剪辑师。

世事难料,事与愿违,才是生活真实的写照。

初六晚上,老板打电话来叫我回去,语气很和蔼,愿意把月薪调高一点,还亲自来接我。

可我没有再回去,也没有要那半个月被压的1000块工资。

我想追寻自己的生活,跟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干一场,一群怀揣着热血的年轻人,就这样准备浩浩荡荡地进军视频领域。

但遭到父母强烈不同意,说我不务正业,让我别瞎折腾,毕竟好好赚钱比什么都好。

当我妈说出我还有个弟弟,家庭情况就那样时,我沉默了许久,不吸烟的我,那一夜,也偷偷点了几根,我发呆,我幻想……

初七,晚上11点的火车票,人很多,父亲目送着我进站……

在微信里,不得不告别了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拎着行李,伴随着火车的声音,一个人匆匆去了西安。

那里是我舅的小舅子开的烘焙店,自己当老板,父母在电话里千叮万嘱让我好好工作。

老板愿意开4000块一月,那晚,我激动得一整晚睡不着觉,开心兴奋!比起原来的地方,直接翻了翻,还告诉我每月都会加一点。

这也让我好好反省了自己,接下来,好好工作,其它的想法,或许就该让它谢幕了。

加上年龄,似乎也不会再包容我的任性了。

复杂的人性,要学的不仅是技术

可到后面,我再也高兴不起来,也没有了当初来的那个激动,甚至想逃,甚至觉得,我宁愿拿那月薪2000块的工作。

相比那些企业公司里的职场之战,这里一点也不逊色。

勾心斗角,善变,栽赃,伪装,谩骂,诋毁……

时常在这里上演着。

店长跟员工吵架了,一个说要辞职不干了,另外一个说你跟老板讲,两人吵了很久,我们谁也不敢多说话,就当没看见一样。

可是人就这样,总是喜欢找些人诉苦,员工找到我,说店长怎么的怎么的,我也只笑着点点头,偷偷说店长确实有点过分,对方这才满意地对我笑了笑。

而我另外在店长这边,却偷偷说员工天天那么大脾气,同样,又得到店长的青睐……

可只有我知道,之所以这么做,进退两难,别无他法,这里大部分员工不是外面招的,而是老板自家亲戚,或者连带亲戚,都不敢太轻易得罪。

因为这大波人中,是有不同队伍的,倘若站错队伍,或许在不远的明天,就有不祥之兆了。

不知哪一天,前面卖货的员工总是找茬,说我的蛋糕烤老了,不好吃,烤得难看了,不好卖,影响店内的生意,但最终的结果都是让我打8折自己买单。

有时候在成年人的世界就这样,稍微一句话的不留意,一个笑容,一个玩笑,便引起一些人的不满,亦或是冷眼相待,甚至不得不逃离。

之前就有一个女员工,干不了几个星期就走了。

或许,在这种环境里,我学会了在不越界的情况下,如何“生存”着,并一路爬升着。

当然,有那么一天,真的想让人突然拎行李走人。

收银台内钱突然少了,人们互相猜疑板着脸

前台销售者一早来,发现柜台内的钱少了几百,于是大家争先恐后地开始质疑目标。

有人怀疑他,也有人怀疑她,一群人滔滔不绝,各有各的理由,分析得也是头头是道,嘴里的口水似乎都说干了还不停。

那时候,所有人见面都板着脸,谁也不跟谁说话,提心吊胆,互相猜疑,互相怨恨。

而店长查了几个晚上,不见头绪,也就直接让摸过收银台的人分摊。

正当我觉得没有我的份,沾沾自喜的时候,某一个女员工却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说我也得分担。

他们一致认为,虽然晚上人不在场,但中午的时候帮忙收银了,而且下午的时候见我总是在柜台附近踱步。

我没有解释,只是要求放出视频监控来,店长也以没时间缘由拒绝了我,让我们乖乖自己掏钱补上。

可钱,难不成是说没就没的,在另外一个外地员工的坚持下,店长怕老板知道这件事处理得不得民心,于是只好认认真真地查。

直到后来,警察介入调查,才找到了真凶。

半夜,几个喝醉的小伙子从门缝中挤了进去,进行了盗窃。

真相大白那一刻,所有人终于放下警惕,满脸微笑,互相说说笑笑,又回到他们天天八卦、天天那些琐事上,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在这个大环境里,我也变得不怎么说话,但却明白了察言观色,如何去讨好别人,如何去站对别人的立场,不至于成为眼中钉。

变得不怎么爱笑,因为明白了只有装严肃和认真,只有这样的面具,才能得到暂时的安全感和他们的畏惧。

后来,这种工作生活久了,烦躁,郁闷,身心俱焚。

又找回那个兴趣,试图逃离这种生活

我知道,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或许才是一个人源源不断的动力,也是唯一能摆脱这种生活的方法,那几个夜晚,我难以入睡。

因为那心中的热血,又重新沸腾了。

后来,我白天开始打戚风蛋糕,晚上偷偷利用平板电脑,正式自学专业的视频剪辑,在各个平台上找教程。

有那么几个月,晚上10点一下班,匆匆洗完澡,然后就是捧着电脑,照着教程剪视频。

夏天,是我们这行的淡季,所以有时候有半天的假,就偷偷去找培训班。

之后的日子里,学后期调色,学酷炫的拍摄手法,学色彩构成,学剪辑思维,学镜头语音……

有那么一段时间,白天打料时突然打错了好几盘料,买了单,老板也跟我谈了会心。

那时才发现,我已经有一定的失眠和焦虑症了,当时,睡不着觉,满脑子想要逃离这种环境,这种生活,去追寻自己的生活。

于是准备买安眠药,却被店长给制止了。

有人知道后我在搞视频,说我很拼,也有人说我有才华,当然,也有人说我不爱惜身体。

确实,或许我还真有点不爱惜身体,身体瘦得跟电线杆似的,20多岁的小伙体型就跟小孩子一样,让人看去就是发育不良的感觉。

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这到底为什么。

直到有一天,胸口疼,身体出现了警报,我才不得不放慢脚步,变得不那么倔强,身体,永远是第一本钱。

白天干活,晚上下班就跟几个哥们吃吃夜宵,偶尔打开电脑,写写文案……

一切准备就绪,突如其来的情况

6月份,我突然回到了家里,我觉得积攒够了钱,可以买相机了,也可以买无人机了,还有稳定器啥的。

当然,那些曾经志同道合朋友纷纷支持我的加入。

我们都知道,虽然机会很少,但还是按耐不住年轻人内心的热血。

可我一回到家,没有人在家,大门是锁着的,家里的院子一片狼藉,似乎,家里下过大暴雨,也很长时间没打扫过了……

我一脸茫然,拨打了父亲的电话,我说我回家了。

电话那头没有回音,不知过了多久,父亲才说让我打车来医院。

母亲病了,前几天上的手术台,大夫也说治疗及时……

母亲现在在恢复期,勉强可以下床走动了,在家陪了一个星期后,便悄悄收拾行李。

孤身去了山东青海,是联系朋友问了那里还要人,继续扮演着烘焙师这个角色。

而那个团队,最终成了别人的团队。

可这次,我不会轻易辞职,我不敢想了也不该想了,因为我害怕,我恐惧……我更需要钱……

静下内心,接受烘焙师

在那里,我也学到了许多新产品,认识了很多大佬,从当年那个懵懂的学徒,直接晋升为烘焙师傅。

羡慕那些大佬能将烘焙事业做到最大最好,或许,究其原因,也是他们的极其专一和坚持。

看他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听他们讲那些心酸的闯荡,说着说着,一时间,他们自己也感慨万分……

可他们或许不知道,有一位年轻人,把他们的故事当成了励志,已经跟他们年轻时的闯劲产生了一个共鸣。

老板亲自来劝我,并约上几个同乡的人,和我在酒桌上,让我好好想想,并罗列了一大堆现实问题。

“你要干你一个人吗?你做得过别人一个团队吗?”

“你拿什么跟人家比?就你那瞎剪几通吗?”

“别人有钱,你有钱吗?你前期舍得多少个钱在那些平台上燃烧?”

“你还小,你那些幼稚视频,真的有人喜欢吗?”

的确,对方每抛出一个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现实中,就更不知道怎么面对了。

朋友也说,梦想就是狗屁,吃好活好睡好其他就别瞎想了……

我失眠了那晚,窗外一直不见月亮,唯有呼呼风声。

可我似乎有强迫症,就算工作上再累再苦,可一有空,一有时间,我就去做自己热爱的事,一捧电脑就是几个钟头,或者悄悄写文案。

因为,这样的生活,我变得喜欢,我变得以一个平静的心,在接受一切现实中,慢慢努力,悄悄改变,也暗暗为自己努力坚持而打气。

这也总是让老板和朋友看了有点诟病,同乡的烘焙师傅跟老板一说起我,老板只是笑笑,也不再找我谈话。

可好在我干活也麻利,积极工作,他们后来也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是一笑,偶尔拿我来开几个玩笑,打发一些工作上无聊的生活。

我也是笑笑,或许,好好工作才是王道吧。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5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