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礼,我的婚礼电影简介

01

下班回家,在楼下碰到杨叔叔。

他兴高采烈地跟我打招呼,“小毅下班了,你爸爸最近不收废旧啦?多好呀,楼道干干净净,看着舒服。”

我尴尬地笑了笑,夸他新买的衣服好看显年轻。

杨叔叔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新买的衣服,好看是吧?我还以为这个款式不适合老年人呢。

然后喜滋滋地跟我安利起了市场门口的老人服装店。

我还特地去买了两身新衣服给我爸。

可我爸说什么也不肯穿要拿去退,说乱花钱

我爸每天只会拖着一个大麻袋在小区的垃圾桶里翻找纸皮、塑料瓶易拉罐回家。

因为这个原因,他给我带来了很多的麻烦。

楼上说,你爸弄这个纸皮箱把楼道都堵完了,我家小孩绊倒摔跤了,跟你没完!

楼下骂,天天跺罐踩瓶的,还让不让人休息的?

物业建议,要体谅一下,公共地方,不可以堆放私人物品…

其实我也跟我爸说过无数次,我给客户画一份图纸或者做个设计方案就有两三千,不用靠他拾废旧补贴家用。

而且,就算我的钱不够,还有我老婆,她是舞蹈老师,有自己的培训机构,收入很高。不然我们夫妻怎么买得起这个四室两厅的学区房呢?

但是他从来都不听。他只坚持一个原则:只要能动,他就闲不住,能赚一点是一点,坚决不能成为我的负担。

每次给他买东西,最后都是以吃瘪告终。

因为他只要一句话就能把我所有的热情击退:你忘记以前的日子了吗?聚家犹如针挑土,败家犹如浪淘沙啊。

我也很理解爸爸。他真的是穷怕了,吃尽了人生的苦头。

02

我曾经问过我爸,你人生中最幸福好过的时光是什么时候?

他回答,和妈妈刚结婚的那段时间。

想想也是,在一个兄弟姐妹多的家庭里,娶了一个爱他宠他的女人。

生了一个可爱粉嫩的大胖小子,妈妈白天在工厂做流水线,晚上回家洗手煲汤,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日子怎么会不和美呢?

的确,爸爸脸上闪过的每一丝甜蜜模样,都带着那个时代的影子。

那段记忆中的爸爸,永远是温暖和蔼的。

那时候的他,爱穿白衬衫,黑色西裤,妈妈教我画画的时候,他也靠在妈妈旁边一手揽着妈妈肩膀,对着我的画指手画脚。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是刻骨铭心、是最温暖的声音

对这个男人的掠夺始于一场火灾事故。

事情发生在工厂的流水线车间,车间的电线老化导致多处位置起火引起大火灾。

爸爸和我赶到工厂现场时,人已经被抬出来盖上白布了。

世界上又多了一个鳏夫,多了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

我没见过一片残骸。

那个30岁男人的手,凉凉地横在我的眼前。

瞧,上天总是任性的,他带走每个人的时候从不会去问,带走的那个人有无牵挂。

骂天,怨地,问遍天上所有的神佛,现实还是现实,日子还要过下去。

准确地说,是我的生活还要继续。

4岁的我因为没了妈妈,好几次哭闹着要找妈妈就没有后续了,世上还有成千上万种我喜欢的色彩。

可爸爸呢,却要因为我的继续而拧紧煤气的阀门。

03

孤儿鳏夫的生活总是很艰难的。

妈妈出事前,爸爸十指不沾阳春水,只负责上班,不知道柴米油盐价格几何。

好巧不巧赶上爸爸公司裁员,没有学历又没有其他工作经验的父亲,找工作处处碰壁。

那时,悲痛欲绝的外公外婆生病住院,爸妈贷款买的房子也没还清房贷,没过多久,日子就捉襟见肘了。

别无选择,只好匆忙把房子卖掉了,获得的钱送往医院和学校。

两年后,外公外婆相继生病离开。

我爸抱着我拍了拍后背说,从现在开始,真的只有我们父子了。

没有外公外婆,我们租了一个小一点的单间,很小,大概25平米,卫生间占了5平米,能放下一张父子俩睡觉的上下铺床,房间其余地方有餐桌和书桌,没地方浪费。

此时,我爸已经成了工地搬砖的水泥工,一天工作12个小时。

虽然爸爸早上8点才上班,但出门前还是会早起给我做早饭。

爸爸的手艺很好,哪怕他只煎一个鸡蛋,也会在蛋黄蛋清上撒上葱花芝麻,看起来好看又好吃。

家里没有专门的厨房,原本是不能做饭的。但是房东叔叔很善良,可怜我们,允许我们在屋里做饭。

爸爸把做饭的桌子放在门口过道上,怕油烟呛到我。

冬天风吹,夏天日晒,我的早餐总是温热又新鲜。

04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而我确是个例外。

虽然爸爸在我的学习上花了很多钱,但我的成绩还是不容乐观。其实我很努力,也许我真的没有太多读书的天赋。

高一时,班主任为难地告诉爸爸,孩子很努力也很用功,可成绩总是上不去啊。考一所普通的大学怕是不行,还是想想其他的路数吧。

说实话,听到这个我就放心了。

我想我就此不读算了,我也去我爸的工地搬砖,两人赚钱至少可以租一个带厨房的房子。

可我爸不让我去,他说他就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才被迫去工地搬砖做水泥工,他不想让他再遭受他所遭受的痛苦。

他说,总有办法的。

他的解决办法就是带着我跑遍了全市所有的培训机构,所有培训项目都陪我上一次体验课,然后从一堆虚假的套话中斟酌,哪个老师说的“有天赋”是真的。

后来,实在无法判断。爸爸说,你小时候总爱画画,就画画吧,学设计怎么样?

我回答:我不学习,我要工作。

工作什么工作,就这样。

大家都知道学美术比学文化课烧钱的多,别的不说,学画画需要大笔昂贵的学费、许多的材料费用,有画室那边的课和额外拜师的课。

我爸取钱的时候我偷看了一眼,余额就只有6块钱。

05

和这个数字一样,我和爸爸每天在一起的时间也少得可怜。

我往返于画室,学校,还有教设计的老教授家。

爸爸申请了做一休一,上12小时的班休息一天,而他休息的那天,他出去摆摊卖儿童衣服玩具。

天黑了,我背着画具回家,我爸背推着小推车拉货出门。他收工了,我已经进入睡梦中了。

房间小,行动很不便利,偶尔早上会被爸爸碰到东西掉地的声音惊醒,有时是尖细的高音,有时是暗哑的低音。

我半眯着眼,会瞧见爸爸往茶叶袋里抓一把茶叶末,接着是咚咚咚冲热水声。

为了省电,爸爸只开卫生间的小灯。

光线昏暗,茶叶末总有失了准头洒到桌上的时候,爸爸便猫着腰一次次扫起来,吹吹,接着泡。

这种时刻,就是我野心勃勃,暗暗发誓的时刻。

迟早有一天,我赚到足够多的钱,让爸爸喝最好的茶,再也不扫茶叶末了。

我好像做过,但也好像没做过。

美术学院毕业后,我入职了一家建筑工程装潢公司,刚开始只是设计师助理。

我拼命努力提升自己,从设计师助理一步一个脚印地成为独立设计师,然后给我爸看我卡里的余额。

我给爸爸买过很多次茶,不管是贵的还是便宜的,也不管是哪一年的产地,爸爸一看到就皱起了眉头,谁爱喝那些又苦又涩的汤茶水?

我以为,爸爸是怕花钱。

但事实并非如此。

06

时过境迁,我和爸爸搬离住了十几年的小单间。

搬走的那天,爸爸把我买的茶叶全部赠送给房东叔叔作为感谢。

原来当年那些茶叶末都是房东叔叔送给爸爸的。

叔叔也眼中带泪,老弟,你也算熬出来了,再也不用喝茶扛睡了。

爸爸挥了挥手,表示往事揭过不提。

我们租了两次房子后,我认识了我的老婆,一起凑够首付,买了现在的学区房。

虽然是二手房,但是位置好,公共设施齐全,有电梯上下楼也方便。

住进新房的那天,爸爸高兴得像个孩子,进去摸遍所有的家具。

第二天,他竟然变戏法似的拖出个大箱子,里面装着我所有的画具。

她得意得拆箱子,喏,新房子和新画具。

我工作的前三年,爸爸只是停了摆地摊小吃,工地里的班依旧还在上着,可去年工地里老板跑路,爸爸就没了工作。

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爸爸,突然就这样闲下来了。

我以为他就此清闲度日,安享晚年。可总也停不下来。

去垃圾箱翻找快递盒纸皮,瓶瓶罐罐,破旧回收物品。

家里堆不下,爸爸就堆在楼道,惹得邻居非议,物业上门。

有时候我也觉得吃瘪,这人怎么就学不会享福呢?

赚钱后,他不花,我想给,但他不让给,真的很烦脑。

还是我老婆有办法的。

在布料市场买了各种颜色的纯棉布料和车衣机回来,跟我爸说做小孩衣服买,一天能赚好几百。

为了让我爸爸相信我们说的话,老婆还特地带做童装的朋友回家吃了顿饭,美其名曰地看货。

“看货”的前三天,爸爸房间的灯一直亮到深夜。

爸爸做的纯手工儿童衣服款式宽松新,针脚细密,纯棉布料厚实舒服,送给朋友、亲戚的孩子个个都喜欢穿。

有时候拍了照片带回家,爸爸看着也开心。

没有人上门争吵,爸爸也不闹着要出去捡废旧赚钱,日子过得安逸舒心,也算是一段岁月静好的时光。

07

现在想来,人是需要闹腾一点,才有热烈存在的感觉。

就说说我爸吧,他捡废品的时候大家都上门骂,我才最放心,因为我知道他在门口,和邻居对着骂。

因为我知道他一会儿会进屋拿出家里的点心水果楼上楼下给邻居赔罪道歉…

不像现在,杨叔叔问我,你爸爸为什么不捡废品了,我只能回答他上两个星期高血压摔倒,走了。

窗外,风木含悲。

爸爸的房间,是空荡荡的。

从他衣柜里,翻出一堆他自己做的纯棉衣服,从整套装到长短袖,长短裤,衬衫、外套都有。

只是有几件明显有的位置不对称,针脚也歪了。

这些,从此不必送人,也不必隐藏。

咦,怎么有一堆婴儿小小衣服帽子?还是绣有十二生肖图案的。

旁边写有一张纸条,歪歪扭扭的:钱恩铭宝宝。

我估计他不会写“孙”或者“爷爷”。因为当初我教他写字,只有教写全家的名字,还有“宝宝”。

爸爸什么时候给我宝宝做的衣服帽子?

我不知道答案。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爱我,他用尽全力爱我胜过爱自己地爱过我。

我把那一堆小小婴儿衣服帽子抱在怀里,就像三十年前爸爸把我抱在怀里一样。

世间情缘的可贵之处,正是在濒临无奈之境,有一人曾与自己相依。

为了那个人,我们要好好活下去。然后在贫穷困苦的不毛之地,把日子开出花来。

不管以后遇到什么样的境地,那份依赖都足以让我坚持下去。而那份爱,不必去索求,当我们还是为人子女的时候来到这个世界,我们就已经拥有了。

令我可惜、并且无限遗憾的是,我做得还不够。

虽然我每天都在他身边,但我没有想到,爸爸辛苦了一辈子,还没有来得及看我办婚礼看我孩子出世。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那个安静的夜晚,他会突然倒下,不给我一丝丝挽回的余地。

说好我和老婆办婚礼时,他要见证。说好我孩子出生后,他会帮助我照顾。

但是他食言了。他缺席了我的婚礼,缺席了孩子出生时做爷爷的重要时刻。

如果可以,来世我们还做父子了。你做儿子,我做你的爸爸的。

让我像你这辈子不遗余力地爱我一样爱你。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7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