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座大山一条河下联(两座山峰一条河下联)

张平转身回屋把饭碗都收拾了一遍,然后也穿好鞋子下了楼,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市区而去。

海城一家地下赌场内,光线昏暗烟气弥漫,而褚璐山陈惜此时此刻就被麻绳牢牢地绑在椅子上。

褚璐山两边脸颊高高肿起,嘴角更是渗出丝丝缕缕的血丝,身体如同筛糠一样的不断颤抖着,时不时抬头看向面前那些人的时候,眸子深处都会闪过浓郁的畏惧和不安。

陈惜就在褚璐山的身边,相比较起来,陈惜的状况还要比褚璐山好一些,最起码她没有被打成猪头的模样。

不过,陈惜的情况也不太好。

她身上穿着的本来就是清凉的夏装,此刻却是变成了衣衫褴褛的模样,大片大片的胜雪肌肤裸露在外,胸口的两座巍峨山峰不断的上下起伏着,惹来四周不少贪婪垂涎的视线。

陈惜的手臂、脖子、大腿上都有绳子勒出的血痕,脚上的高跟鞋早就不知道被丢到了什么地方,简直狼狈到了极点。

在褚璐山和陈惜的四周还站着四五名身上刻画着恐怖文身,此刻正一脸凶神恶煞的站在那里的小小混混。

在褚璐山的面前坐着一个身着黑色条纹西装的男人,他的领口处挂着一条手指粗细的金链子,正在用一种猫戏老鼠的戏谑表情看着面前的褚璐山。

“二位,刚刚你们也打过电话了,我最多等你们两个小时,要是两个小时之内我没有收到两百万现金的话,男的直接挂上石头沉江喂鱼,女的嘛……”

这男人摸了摸下巴,转头看了看身边已经快要忍耐不住的小弟们,嘿嘿坏笑一声说道:“女的下场也一样,不过看你还有几分姿色,死之前就先慰藉一下我的兄弟们,不然的话,就有暴殄天物的嫌疑了。”

男人的话落在褚璐山的耳朵里,吓得他虎躯一颤,但还是不死心,扯着嗓子吼道:“你特么的瞎了眼,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敢动老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男人脸色一变,起身抬脚就狠狠踹在了褚璐山的胸口,骂骂咧咧的说道:“草,老子特么的管你是谁,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说让你死,你特么就得死!”

褚璐山估计长这么大都被被人这么不留余力的殴打过,被那男人一脚踹在胸口上,只觉得脑子翁的一声就空白一片,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男人上前又狠狠甩了褚璐山几个大嘴巴子,然后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老子今天本来高高兴兴的坐在那里吃饭,你特么一口浓痰就吐老子裤脚上了,我让你道歉你还骂我,你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啪啪,又是两声脆响。

男人捏着褚璐山的下巴一字一字的问:“小子,你吐痰吐到老子的裤子上,老子让你道歉,是不是委屈你了?”

褚璐山哪儿还能说得出话来啊,被人这么狠狠的殴打,他就差当场昏厥过去了。

“哼!”男人冷哼一身,然后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

“要不是看你小子出门开的是保时捷超跑,老子懒得跟你废话,直接就把你丢到海里沉尸了。”

身边有小弟为男人点上一根烟,男人猛吸一口,吐出大口的暗巫之后斜瞥着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褚璐山:“行了,别装了,我又没下死手。”

“……”

见褚璐山依旧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男人眉头一皱,指挥自己的小弟:“去,让他清醒清醒。”

“好嘞,天哥。”

小弟转身离开,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桶水和一袋子食用盐

把盐水全部倒在褚璐山的脑袋上之后,这小子疼的嗷嗷直叫,就跟上了岸的鱼虾一样,拼了命的挣扎。

“声音小点儿,妈的,吵死个人!”

男人一脸不爽,起身抬起腿又是一脚,直接就踹在了褚璐山的小腹上。

褚璐山整个人随着椅子跌倒在了地上,此时此刻的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胸口气闷不说,刚刚被踹中的地方更是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自己的肠子都被男人一脚给踹了个粉碎。

陈惜看着褚璐山被如此殴打,哭的是梨花带雨。

她哪儿见过这种阵仗啊,当时整个人都蒙了,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流泪,心里不断的祈祷着楚婉柔能够快点儿送钱过来,好让自己能够安然的离开这里。

褚璐山疼的肠子都快断了,陈惜却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是这样,陈惜打死都不会和褚璐山出来吃完饭。

之前在富民小区嘲讽了一通张平之后,陈惜本来心情不错,和褚璐山来到高级餐厅吃饭的时候也依旧和褚璐山一个劲儿的眉来眼去。

可褚璐山这个人非常没有素质,竟然在吃饭的时候随地吐了一口浓痰。

这要是换成别的地方,倒也不算什么大事儿,即便是在这种高级餐厅里,褚璐山花几个钱也能让餐厅经理闭嘴。

只不过,褚璐山好死不死的一口浓痰就吐在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裤腿上。

当时的男人一身西装正在优雅的吃着牛排,即便是被吐了浓痰在身上也并没有当场发作,而是耐着性子要求褚璐山赔礼道歉。

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儿,当时还是有机会大事化小的,可偏偏褚璐山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就嚣张跋扈的很,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可事后却依旧是不可一世的跋扈模样。

“草,老子就吐你身上了,你打死我啊?”

这是褚璐山当时的原话,这一句话说出口就惹麻烦了,那男人一拍桌子,餐厅里一多半的人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目露凶光的看向褚璐山这边儿。

陈惜和褚璐山都不是傻子,当时一看这情形就知道——自己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随后,他们两个人就被那男人带到了这不见天日的地下赌场。

褚璐山为自己之前的嚣张跋扈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作为帮凶的陈惜也被判定和褚璐山一样的下场。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1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