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查老公删除的转账记录(老公把微信转账记录删了我怎么查)

怎么查老公删除的转账记录(老公把微信转账记录删了我怎么查)

本故事已由作者:落幕,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虽已三月,可是反常的气候不仅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暖意,反倒,料峭的春寒像是又回到了冬天。

一向好眠的我被一阵寒意给搅扰醒了。

原来,是被子溜了。

我的右肩露在被子外,伸手一摸冰冰凉。

迷迷瞪瞪地盖好被子,我下意识的朝床中间靠过去。

男人是最好的取暖器。

却扑了个空。

咦?人呢?我勉强自己半张开眼。

许佑明那家伙只穿着单薄的睡衣靠在沙发上,捧着手机聚精会神。

我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翻身裹紧被子继续好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佑明才又回到床上。

2

吃过晚饭,我心不在焉地躺在床上刷手机,很快就找周公去了。

我是被许佑明折腾醒的。

这家伙估计是转性了?他也厌倦了这一潭死水似的生活,想修复一下夫妻感情?

我决定积极配合他。

甚至白天跟他说话时,我的语气自然而然地变得温柔许多。

他却似乎感受不到,除了在晚上的时候,还是一潭死水。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周后,我有点纳闷。

平淡如水的关系,一到了深夜,就被他给整得热情似火。一翻身又依然如故的淡漠。

为嘛呢?

我的心里飘起一团疑云。

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单纯就是闹不明白。

心头的疑云打乱了我惯常倒头不到十分钟就入梦的节奏。

我闭着眼睛,想睡却睡不着。

许佑明照例戴上耳机捧着手机刷屏。

我没话找话,许佑明根本无心搭理我,敷衍地“嗯”或者“哦”一声算是答复。

在我的胡思乱想中,许佑明见我一动不动,以为我睡着了,轻轻掀开被子起身。那轻柔的动作在我眼里就像是去做贼似的。

我眯缝着眼睛,警惕地盯着他。

孰料,许佑明靠到沙发上,继续捧着手机刷屏。

我心里一暖:他是怕手机亮光打搅了我的睡眠,亏得我还东想西想的!

看他窝在沙发里刷得兴致高昂,我的脑子里竟飘过“岁月静好”四个字。

也是的,许佑明成天和我呆在一起,不是去地里看蔬菜长势,就是在场子里帮忙我大哥安排蔬菜调运,基本上不单独出门。

别说出轨,就算和别人调情的机会都是零。

我还有什么不安心的呢?

脑子里的那点小障碍清除,睡意立刻袭来。

本来我想叫许佑明到被子里来,以免着凉,但是又怕搅了他的兴,也就作罢。

他也不是小孩子,冷暖自知,随他去。

3

快周末了,我准备好好打扫一下卫生让儿子回家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家里的食材不多,我吩咐许佑明去采购食材顺便买点日用品。

许佑明起身加了件衣服,找我要钱。

虽然家里一直是我掌管经济,可是我并没有苛待许佑明,隔三差五地给他转零花,三千两千的数目不算很大,可是家里从来没让他购过什么大件,只不过是抽烟喝酒的小事,绰绰有余了。

他手头应该很充裕,小金库里多的没有,至少有个三至五万,不至于买点日用品的钱都没有吧?

不动声色的,我给许佑明转了两千块钱,我的心里又飘起疑云。

疑心病大概是女人的通病吧?

按说,我们俩成天同进同出,他连单独放个屁的机会都没有,虽然我自己都觉得这疑云是凭空而来毫无道理,可就是没法消除。

在农村,像我这种四十出头的妇女,能宅在家里不用出去打工苦钱的,无非两类:其一是孩子还小老人病弱抽不脱身;其二是家里发展得还行,不用出去挣那仨瓜俩枣。

我属于第二类。

其实我家也不是做什么大产业的,就是种地。

地不是很多,寻常时两三百亩,最高峰也就是五六百亩。

说到这里,大家一定会脑补我和老公在广袤田野里辛劳操作的场景及我们两公婆满面尘灰的形象……

那大家就想多了,地种得越多地主就越悠闲。

我们家是蔬菜种植户,都是雇工干活的。

至于其它关于收获销售等后续操作,都得力于我大哥。

我娘家大哥是本地很有名气的蔬菜种植带头大哥。

我们家之所以能发展得不错,是因为搭上了我大哥的顺风车。

说白了就是靠娘家扶持起来的。

老公从来没有揽起家庭财物大权的野心。他心里有自知之明,知道凭他自身能力,根本没办法让那几百亩田地的产能达到最大利益化。

其它方面的野心,更别提。

即便是有那心也没那胆,我哥在那撑着呢。

我大哥康卫义是个狠人,护犊子的名声在外,尤其我在几兄妹中排行老幺,大哥特别维护我,真不愧了“长兄为父”这词儿。

他自己老婆做了错事都说换就换,更何况妹夫?若是那谁不着调,敢对他妹子不好,他就能分分钟让那谁一趴到底。

离了我大哥,他老许家能过这么滋润的日子?

许佑明老老实实把经济大权交给我,跟我大哥不无关系,这个我心里明镜似的。

不要说什么婚姻只能靠自己经营的风凉话,现实的农村里,能给女人底气的,唯有娘家!

竟管如此,我却并没有仗着娘家势力在老公面前骄横跋扈。

夫妻两个人相处,我虽谈不上温柔似水,但也算得上细心体贴,处处维护他作为男人应有的自尊。

人前人后给足了他面子。

因此,我大哥虽然知道许佑明没多大才能,却没有轻待他半分,反而尽心竭力扶持我们,凡事都优先考虑到我们家。

大哥的心思我明白,只要许佑明对他妹子好,其它的,万事都好说。

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日子

安稳就好。

可是,许佑明说他手里没钱的事儿到底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头,可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不对。

4

女人的疑心病一经产生,那便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怎么扑都扑不灭。

总觉得最近许佑明有点异常,可又说不上来究竟什么异常。

我心头那块疑云越飘越浓。

虽然知道自己这样那样的想法,完全是一种“作”的表现,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在作祟,逼着我想做点什么。

现在网上疯传一个段子:女人没事不要轻易看老公的手机,没有几个人能笑着从另一半的手机里走出来。

查许佑明的手机?好像没用处呢。

我们两个人的手机密码都是互通的,相对之间,毫无秘密可言。

这个主意是许佑明出的。

我自然赞同,且把这事当成老公表忠心的最实质性行为。

他能做到这份上,我确实不该胡思乱想。

可我就是没法打消心里的疑云。

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

我抓耳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我照例把自己捣鼓得香喷喷的躺床上。

许佑明依旧捧着手机。

我耐着性子,不让自己辗转反侧。

许佑明侧头看我的时候,我赶紧闭眼装睡。

许佑明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在沙发上选个舒适的角度躺下。

我只能看见他的后背。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不再认为他是怕手机亮光打扰我的睡眠了。

小女人的疑心病在我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煎熬中,我不知道捱了多长时间。

说是疑心病也好,好奇心也罢,终究,我的身体违背了大脑不能偷窥的指令,蹑手蹑脚的下床,来到许佑明的身后,在他手机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站定。

许佑明太投入了,弓着身子对着手机,几乎到了忘我的境界,全神贯注根本没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大活人。

我却在这一瞬间,经历了火与冰熔炼。

先是全身血往上涌,呼吸凝滞,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我的身体里左冲右突,却又无法发泄。

紧接着,我感觉自己被一种彻骨的寒意充斥,那种前所未有的冰冷感以及无地自容感,让我恨不得立刻找个地儿一头撞死算了。

太恶心了!

许佑明哪里是在刷视频?

他在视频上和女人聊天!

许佑明戴着耳机打字和对方交流,而对方用语音。

除了一头勾人的大波浪卷发,对方一丝不挂,挤眉弄眼的,极尽骚弄之能事。

我完全失控的浑身颤抖着,身体无意识的进入了许佑明的手机镜头里。

屏幕上的女人错愕的尖叫着蹦出了摄像头的范围。

直到这时候,许佑明才发觉况不对。

一扭头看见了我,手机啪的掉在地上。

我又囧又怒,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怎么做。

任何哪个女人,面对此情此景,估计都得处于大脑当机状态。

突兀的手机铃声不识时务的在地上欢唱起来。

许佑明俯身要去捡手机,我迅疾的冲过去一脚把手机踢到了沙发下面。许佑明回头一脸恶相:“你干嘛?”

那狰狞的表情,将我的愤怒激发到极致,我伸手恶狠狠一巴掌甩在那张脸上。

丈夫经常夜夜刷视频,我察觉不对偷看一眼后,气得浑身发抖

手机还在沙发下面顽强固执的歌唱。

许佑明看我脸上满是嫌恶:“疯婆子……”

一边趴到地上去捡沙发下面的手机。

“你他妈还有脸骂人?”我愤怒上头,冲过去对着许佑明撅起的屁股,用蛮荒之力揣了下去。

许佑明一头栽倒在地,碰撞的力度使得沙发都移了位置。

这是这么多年来,我和许佑明第一次发生肢体冲突。

虽然,许佑明不上进,无作为,凡事得过且过,属于那种安逸一时是一时的懒散怂性,可那都不是啥大毛病,他也还算听我支使,而我是个很容易知足的人,家里的小事杂事我操心做主,蔬菜销售的一系列操作,都是我大哥安排,日子过得顺风顺水,我也懒得计较许佑明能力上的不足了。

所有事情能正常运作就行了,何必锱铢必较搞得一地鸡毛?

所以,场面上看来,我们家一直和和气气。提起我们,我大哥也挺欣慰,相对着对许佑明也格外照拂。

因此作为康卫义的妹夫,许佑明在圈子里也颇有几分面子。

虽然我们都心知肚明,大家尊重许佑明是看我大哥的面子,

可是我从来不因为这个在许佑明面前强悍,反而时时处处照顾到他的情绪。

可是,正常的迁就忍让并不表示我性子软弱没有底线。

狗急了还跳墙呢!

我这一脚下去,许佑明爬起来的时候,额头上多了鸡蛋大的一个包。

沙发下面的手机也没再不识趣的欢唱。

5

面对我一反寻常温良恭俭的形象,而歇斯底里龇牙咧嘴的阵仗,许佑明这怂货这回竟然一点也不怂了。

他自己干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反过来还说我大惊小怪:“我玩玩视频怎么啦?至于这么张牙舞爪大张旗鼓?”

那镇定自若的样子气的我当面啐了他一脸:“你还是人吗你还知道要脸不?你这样的叫玩视频?你见谁这样子玩视频的?”

“我怎么啦?”许佑明的眼里又是毫不掩饰的嫌恶:“我一没出轨二没嫖娼,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家里拿手机玩个视频违法啦?”

“……”

怼他的话没出口,舒缓缠绵的萨克斯独奏曲回家悠扬而又清越的弥荡在整个房间里。

是我的手机铃声。

我狠狠的瞪许佑明一眼,走过去拿起手机。

“大哥?”我回头又瞪许佑明一眼,向他示威。

“卫娟!”大哥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焦灼:“佑明呢打他电话半天怎么没人接?他没啥事儿吧?”

“噢……噢……他呀……他……刚刚去厕所了哥你有啥事?”我回头又瞪许佑明一眼。

许佑明一脸紧张,额头上的包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那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可见我大哥对许佑明的威慑力度。

“没啥大事,就是,你嫂子明天生日,她娘家那边兄弟姊妹都要过来玩,你们明天也来吧,热闹热闹!”大哥说:“是在家里聚,你们明天来见识见识你嫂子的厨艺。明天和佑明早点过来!”大哥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得意的炫耀。

前大嫂过生日都是在外面吃饭,因为前大嫂不喜欢进厨房。

现在,新嫂子新风格,在家里做饭招待客人。

听大哥语气里的得意劲,估计这位新嫂子的厨艺还挺不错。

可是,明天……怎么办呢?

许佑明头上的包,这一夜过去它能消吗?

难不成就叫许佑明顶着一头大包去我娘家?

大家问起来怎么说?

说是我打的那像话吗?为嘛要打他?

告诉大家他在网上和别的女人视频被我踹的?那指定不行啊!

说真的,此时此刻,事情闹到这地步,我有点后悔。

不是后悔打许佑明,打他是必须的,还没管够!

许佑明虽然怂可他不傻,听到我在电话里遮遮掩掩的,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对着我大哥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一顿哭诉,情绪明显的松懈了一点。

放下手机,我斜睨许佑明一眼:“滚!还杵在那里干嘛?还嫌不碍我的眼?”

许佑明顶着头上的包灰溜溜的“滚”出了我的视线。

这要是放从前因为别的事而呕气,许佑明被赶去睡客房,我心里多多少少还有点不落忍。

可是,今儿个,我恨不得把这渣渣赶去厕所,赶出家门,而且剥光他的衣服,让他和人聊个够!

今天能让他呆在家里,他还得好好谢一谢我大哥,如果不是明天要去大哥家,今儿个有他好看的!

7

实实在在的体验了一回“夜不成寐”这个词语的精髓,早晨起来,我顶着两个乌眼圈,打开房门,对站在门口,顶着稍稍陷下去一点点的小鸡蛋包的人渣许佑明,一声呵斥:“以后不许进我房间!没事少在我眼前晃悠!还有,自个儿想好说辞待会儿怎么和我大哥交代!”

遇上了这种不知好歹的人渣,没办法,咱就是一介小女人,关键时刻抬出大哥来增加底气在所难免。

“手机……我……拿手机……”许佑明一手摸着额头上的包,一边小心翼翼的说。

“还想着作案工具呢?以后,你的手机归我保管,只许接听电话其它想都别想!明白?起开我要锁门了!”

说完,我“咻咻咻”用钥匙锁好房门,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然后昂首挺胸去厨房给自己煎两个荷包蛋,煮了面条,好好犒劳犒劳昨夜被许佑明那人渣气的疼了半宿的胃。

许佑明期期艾艾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自己一个人吃得喷喷香,着实有点意外。

这要是以前,再怎么呕气,我都会做好饭,然后“吼”一嗓子:“胀饭!”

可这回不同,你不干人事儿就别指望别人把你当人看!

从前的优待,从今儿起一律取消。

想吃饭?自个儿做!爱吃吃不吃饿肚子拉倒!

许佑明显然不习惯做饭,也或者没心思吃,自己收拾一下就提前去车里侯着我。

我慢条斯理的吃完,然后仔细拾掇自己,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光鲜亮丽。回娘家么,输啥在气势上咱不能输,那是一个女人最后的体面。

其它事儿,回来再说。

我施施然坐到车后排。

不稀得和人渣坐一排!

8

到了大哥家,我率先下了车。

大哥家里宾客济济一堂。

许佑明随后低着头下车,去后备箱拿礼品。

我对热情的迎上来的新嫂子说:“大嫂生日快乐!”

“人来了就好还拿这么多东西!回自己家还弄得像做客!我都让老康别说是我生日,单就是邀大伙来聚聚,可他就是话多!走妹夫!进屋里坐!”新嫂子拉着我回头邀许佑明,发现了许佑明头上的包:“呀!你头上……怎么啦?”

我大哥这才把视线转到许佑明那边:“不是……佑明你头上……咋啦?”

许佑明嘿嘿笑着:“昨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起来上厕所撞墙上了!挺大一个包,得亏了卫娟拿冰给我敷才小多了嘿嘿嘿……”

我瞟了一眼这人渣,哼!出息了说谎都不打草稿!我给他敷?亏他想得出来!

看我俩风平浪静的,再加上我俩一直都夫妻和睦的口碑,倒是没有人怀疑我们昨夜里干仗了,而且还是我干的许佑明。

在大伙儿的意识里,我向来都是个绝对的“护夫品”。

我那年迈的,却精神矍铄的老父母喜癫癫的接过许佑明手上的礼品,一边心疼他:“这么大个包可疼可疼了!佑明你以后夜里起来可得仔细点!卫娟你也不照看着他点儿!”

照看他?他配吗?我真心感觉我爹妈的一片慈心,新嫂子的一片关心都喂了狗!

新嫂子的到来,让大哥家焕然一新,里里外外打扫得一尘不染,后院简直堪称小花园,琳琅满目的各种鲜花竞相绽放,尤其是那个被鲜花围绕的漂亮秋千,让我一见就迫不及待的坐上去,一瞬间竟然忘记了昨夜的龌龊。

一个好的娘家果然能治愈出嫁女心里的创伤。

我不能不庆幸,自己有个足够好的娘家。

新大嫂虽然今天过生日,还是亲自在厨房张罗。

我们女眷都到厨房去给新嫂子帮忙打下手,新嫂子果然厨艺了得,看不出来,那样素静的一个人,竟然是一个烹饪高手,难怪大哥非要在家招待,感情是要显摆嫂子的厨艺呢!

这一天,宾主尽欢,在喜庆热闹中愉快的度过。

昨天的事情,在这一天里,被我抛之脑后,尽情的享受了一把亲情的温馨。

9

娘家虽好,终非久留之地。我终究还是要回到自己多年经营的小窝。

可是,现在的家,在我心里已经有变了味道。

从前,家里有顺眼的老公,养眼的儿子,即便是再累,一回家感觉家里的呼吸都是甜的;

经过昨夜,这个家只是我和儿子的安身之所栖身之地,温馨的假象被许佑明残忍的撕开了面纱,我的日子再也回不到从前。

直到此刻,我才惊觉自己根本没有离婚的打算!

许佑明想来也是不想离婚的,不然,他干嘛那么卖力的在我娘家人面前扮演好老公好女婿呢!

日子还得继续过呢。

在我恶狠狠的瞪视下,许佑明自觉的去了客房。

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明知道他想拿手机。嘿!当我还和从前似的面似恶鬼心如菩萨吗?

我已非昨日的我,自然不如他愿:“滚!”

还想撩?

我呸!

踢掉脚上的鞋子,反锁好房门,我把自己扔到沙发上,心里空荡荡的失落。

沙发下面,许佑明的手机又不识趣的欢唱起来。

我不得不纡尊自己,趴下去把手机拿了出来,看也不看就挂断。

刚从娘家回来,反正我娘家人这会儿没啥重要事找他。

我有点惊诧自己突然变得心硬。

其实我一向是非鲜明,许多忍让,只因那人还值得让我忍让迁就。

现在,他已经失去了让我忍让迁就的资格。

继续这段婚姻,说真的,我都感觉自己是在虚与委蛇。

可生活就是这样,一个家庭一聚一散确非易事,许多事不能由着自己的心意来。

10

我怎么都无法静下心来,那个女人的妖艳姿态不停在我脑子里晃来晃去,烦死了!

是什么样的父母,怎样才养出了这种货色?

许佑明又是怎么和她勾搭上的?

越是不明白我就越想弄明白。

虽然知道不可能在手机里发现什么,我还是拿过许佑明的手机。

这之前,我从来不看他的手机。

他能主动把屏锁密码告诉我,就不会让手机里有什么不能示人的秘密。

反倒是他,经常看我的手机,我不以为忤还有点开心,查我手机那说明他多多少少有点危机感。

现在看来,他是由己推人,以为我也和他似滴明面上坦诚相待背地里另有乾坤。

划拉了许佑明手机里所有软件,连他的互关好友,但凡没有隐私设置的,我都去人家空间溜了一圈儿,还别说,真没啥不妥之处。

那俩交流的模式绝对是私聊!这俩究竟是怎么样撩上的呢?

私聊——私聊——?视频私聊?微信?

我急忙点开他的微信通许录。可他手机上的通讯好友三百多个,而且也不好知道谁是男谁是女,怎么查?

我泄气的,无意识的划拉着微信的其它功能。

想起前几天他找我要钱买日用品的事儿,我打开他的微信钱包。

零钱账上只有十七块钱?

我连忙又查了他的手机银行,账上余额只有一百多块钱!

打开转账记录,一片空白。

这渣渣,做正事没啥才能,搞起歪门邪道来主意挺多。心里没鬼清除转账记录干啥?吃多了撑的?

账面余额和女人轮流在我脑子里转圈圈。

我一拍脑袋,像当面拍那个女的似的。

突然就醍醐灌顶!

那女的隔着屏幕那么卖力的搔首弄姿,只有一个理由,钱!

这么简单的逻辑我这时候才整明白,这脑子也是被许佑明给气糊了!

没费多大事儿,我就找回了被许佑明删除的转账记录。

我又一次血压飙升。

除了买点烟酒之类的向各商铺的小额转账记录,还有给一个叫做“狼爱上羊”的账号最近转账频繁且金额大,一次不是三千就是两千。

事情的真相一目了然。

枉我大哥还时常交代我,平时多给许佑明点钱,一个大男人平时不要搞得扣扣搜搜的。

我倒是没有抠搜,这小半年就给他转了至少四万。

许佑明也没抠搜,一转手都给了“爱”他的狼!

那钱也不大风刮来的!他许佑明平时也只是打打杂做做监工啥的,在这家里他顶多就是一跑龙套的。

可是花起钱来却绝不含糊。但凡他是吃了喝了甚或是赌了,我也认了!

可是,那么多钱,他就为了给眼睛过过瘾给撒出去了,换谁都得急火攻心!

这日子没法过了!

11

“起来!”我一脚揣开客房的门。

许佑明麻溜的爬起来,估计正百无聊赖着呢,一看我来了,以为跟以往发发小脾气似的我又心软了。

在一起过了这些年,我一根肠子到底的性格,许佑明是非常了解的。

虽然当时在家里我闹得有点凶,在娘家人面前我并没有戳破他的嘴脸。

雷声大雨点小,就意味着我没打算离婚。

这时他有恃无恐,也不像之前那样扮小意:“你要咋?”

“要咋?”我强按着怒意:“我问你,如果我每天脱给别人看或者看别的男人,你会咋办?”

听了我的话,许佑明耷拉了紧绷的身体:“谁会看你?你那身材还有什么看头?”

嗬!理直气壮的好像他和人聊都成我的错了!此时此刻,换作一个心理稍稍不如我强大的人,估计得给气得立马一头栽倒在地!

可我经过亲眼目睹他的龌龊行为,和他的转账记录这两波强烈冲击之后,心理加钢,已不复柔弱,况且咱本身也不是特别柔弱,那些当着外人面事事顺着他也不过是给他个体面。

现在我倒是想看看他的狗嘴里还能吐出啥话来:“别人好看你找别人过去,干嘛骚扰我?”

他看我一眼:“我也没打算怎么着!我又没出轨!”

如果手里有面镜子,我估计能看见自己目瞪口呆的样子了,一定特傻!

要不,许佑明那渣渣不会以为他的理由已经足够打败我,因而越发理直气壮:“我一个大男人每天被你栓裤腰带上过日子,家你当钱你管,玩玩视频刺激刺激感官,你至于弄那么大阵仗?”

我原本还要和他好好理论理论:任何一个女人,生儿育女后,身体不可能鲜嫩如昔,而且,他隔着屏幕看到的所谓美女,也许并非货真价实。作为男人,要知道女人生儿育女操持家庭的辛苦,哪个女人没有曾经貌美如花过?

可是,此刻我已经没了和他理论的兴致和必要。

这人毫无人格人品可言,一渣到底已经彻底废了不能要了。

法律上说,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没有实质性接触不算违法。

我就不明白了,在网络上利用视频进行金钱交易它为啥就不算违法呢?

这将道德人伦置于何地了?

我还得好好合计合计,怎样处置这个渣男。

这事儿我无法找人商榷,但我自己已经判定,这就是出轨。(原标题:《这算不算出轨》)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4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