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繁花番外完整版视频(海上繁花番外完整版哪里可以看)

海上繁花番外完整版视频(海上繁花番外完整版哪里可以看)

海上繁花番外完整版视频(海上繁花番外完整版哪里可以看)

精彩片段

青衣看着撩帘而入,径直坐在自己对面桌边饮茶的摄政王,美目缓缓眯成了一道缝儿。

这男人倒是比她相信中还要无耻上不少。

不过……

青衣打量着他身子周围,这男人出现后这济仁斋的煞气都被驱散开了,一个凡人小白脸而已哪来的这本事?

可仔细想想,这小白脸本事还不小,她的法术在他身上完全不管用。

就连他身边跟着的侍卫也颇有些门道,灵风那小子一身阳气浓郁的够一窝妖精吸食个好几年,那个叫楚辞的,刚刚她只是扫了一眼,哟,竟还是个纯阴之体!

纯阴之体多为女子,男子的纯阴之体那可是万里挑一啊。

敢情这天下的宝贝都在他身边扎堆呢。

“公主是如何察觉灯油有异的?”萧绝的声音打破平静。

青衣本没准备回答,偏头想到了什么,一反常态的开了口,连语气都比过往要温和上不知多少:“那么大的腐臭味儿,要发现并不难。”

萧绝抬起头,朝她的方向看去。

“公主……果真很有意思。”

“彼此彼此。”

两人对视而笑,端得是各怀鬼胎。

萧绝的目光忽而一错,似无意般瞥到她脚边的位置,略微停顿了那么几息,然后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

虽只是刹那,但还是被青衣给瞅见了。

她眸光幽幽一动,看向自己脚边缩着的小鬼狗蛋,心起猜疑:难不成……这家伙也能看见鬼?

她玉足一动,给了狗蛋一个眼神。

小鬼机灵,即刻明白她的意思。可是,狗蛋看着萧绝,眼神里满是惧怕之色。

“姐姐,这个大哥哥身上的煞气好重好可怕,我不敢……”狗蛋可怜巴巴的对她说道。

青衣妖里妖气的笑了起来,呵,敢情这小鬼连她这鬼王都不怕,却怕起一个人族小白脸了?这小白脸身上的煞气还能比她还厉害?

你要是不去,一会儿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可怕!

青衣冷冷盯着他,半点也没有正在欺负小朋友的不好意思。

狗蛋泪眼汪汪的朝萧绝飘过去,那萧瑟颤抖的小身板,仿佛要再度赴死一般。

萧绝拿起桌上的半卷佛经心不在焉的翻看着,忽觉周遭的温度下降了不少,他抬起头,看着前方的一团空气。

在他鼻尖正对着几厘之处,一张惨白阴森的小脸直勾勾的盯着他,不断对他吹着冷气。

萧绝眸子微眯,偏头看向青衣,见她只穿着一身红绡绸裙在这山间夜里实在清凉的紧,此刻她双手托腮,如玉妖娆的小脸上掩不住期待之色。

她在期待什么?

萧绝忽然站起身,那一刹他好像听到了一声小孩儿的惨叫。

狗蛋捂着脑门哭成了嘤嘤怪,这差事他干不下去了!这大哥哥比刺猬还要扎手啊,他身上的煞气简直要鬼的命!刚被他撞了一下脑门,狗蛋感觉自己的脑花都快散成豆花儿了。

丢尽鬼脸……青衣白眼朝天,正对上萧绝的视线。

“从刚刚开始,公主到底在看什么?”萧绝好奇的看着她。

“看你啊。”青衣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不要脸!”

萧绝怔了一下,唇角颤动了两下,拳头轻抵着鼻尖。

青衣原以为这家伙是被自己给刺激的恼羞成怒,下一刻却听他朗声笑了起来,本就出众的眉眼,笑起来后更如画笔精心勾勒过的一般,动人至极。

“长公主这是嫉妒了?”

青衣拒绝承认,实际上她还真有几分嫉妒。

一个男人长这样,不是引人犯罪吗?黄泉路上那些彼岸花精都不带这模样的。

讽刺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一件单衣披在了身上,青衣垂眸看着他盖在自己身上的外袍,秀眉微蹙。

外袍的料子并没多么华贵,却很干净,隐约带着些淡淡的香气。

不浓,甚是好闻。

是他的气息。

“夜里风凉,公主穿的太单薄。”萧绝淡然一笑,转身走回桌旁拿起经书,走到帘子外。“今夜臣宿在帘外,公主可放心就寝。”

青衣没多大表情,倒是狗蛋在旁边一脸赞叹:“大哥哥待人可真好。”

青衣目露嘲讽,待人好?是有够虚伪好吧?

不过这男人……刚刚是真没看见狗蛋吗?

青衣看了会儿天色,这会儿距离子夜已不远了。她给狗蛋使了个眼色,红唇无声而动:时辰不早了,你该到秋雨身边去准备着了。

……

忘机回到禅房,脸色阴沉的都快滴下水来了。

青衣一行人到来时他就发现不对劲了,那个小鬼竟然就跟在他们的身后!而那个叫秋雨的侍卫,身上分明有他傀儡留下的气息。

就是这群人毁了阴穴!

忘机牙关咬的咯咯作响,若一道来的只是长公主这一行他倒是不用顾忌什么了,偏偏那摄政王也一起过来了。

这倒是有些麻烦。

“那小子必须死!”忘机眼中杀机一现,实在是咽不下心底那口恶气。

“要怪就怪你们运气不好。”忘机阴恻恻的冷笑道,反正这摄政王一直与那位对着干,他死了正好合了那位的心意。至于长公主,哼!就当她运气不好吧!

忘机走到床边,从枕头下摸出一只小葫芦。

“有本事灭了我的傀儡,那我端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能灭了他们?!”

是夜,万籁俱寂。

一股沉沉的幽香在斋内缓缓氤氲开。

桃香和淡雪打了热水,正准备端到厢房内,闻到这香味后不知怎么的脑子就开始发晕。

嘭咚——

两个人齐刷刷的倒在地上。

相同的情景在济仁斋内四处上演,厢房内,青衣猛地睁开眼。

红衣及地,她撩开帘子走了出去,撑额睡去的男人。她走过去,抬脚在他腿上轻踢了两下。

嗯,没醒。

青衣嘴一瞥,有点不爽?能扛住她的幻术居然扛不住这低级的鬼迷香?

她眼咕噜一转,脸上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从荷包里掏出一小盒胭脂,小指轻蘸,青衣唇角越翘越高。

小白脸,看姐姐给你画个美美的妆~

不多时,摄政王阳春白雪般的如玉俊脸成了夕阳艳阳天,左脸上还有一只大王八,堪称人间惨案。

青衣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这才推门出去。

无人发觉,屋内男子唇角扬起一抹轻不可见的弧度。

秋雨看着屋内的下属一个个倒下,当即知道事有不对,他第一时间想到青衣的安危,果真如长公主说的那般,背后的妖人就藏在这济仁斋中!

不好!长公主有危险!

秋雨拿起佩刀就要冲出去,一股诡异的力量忽然从他脚下传来,他吃惊的看着自己足下,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但他就是寸步难行。

忽然他心口一阵滚烫,像是有什么烧着了一般。

他赶紧扯开衣襟,一张纸片飘了出来,已经燃烧了大半。

嘭——

阴风疾卷,破门而入。

秋雨只看到一道白影,下一刻整个人就被撞到了墙上。

他咬牙爬起来,睁开眼的刹那,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一道道森然的影子立在不远处,男女皆有,一个个的面色青黑,七窍不断往外涌血,而他们的身下都没有脚!!

他们是……厉鬼!

秋雨压下恐惧,不等那些厉鬼扑上来,率先拔刀迎了上去。然而他的攻击直接穿过这些厉鬼的身影,下一刻,他就被群鬼围在了中央。

“滚开——”

生死关头,他似乎听到了男孩儿愤怒的吼叫声。

那些厉鬼竟露出忌惮之色,朝后退了一步。秋雨感觉似有一个自己看不见的影子在身边保护着自己,那些厉鬼畏惧只是一时,很快又重振旗鼓要再度扑上来。

这一次怕是真的要完了!

秋雨闭上了眼,预想之中撕心裂肺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倒是响起了一阵猫叫和鬼哭狼嚎声。

“你抻着脖子累不累?”

熟悉的女声响起,秋雨睁开眼,无比诧异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青衣。

“公主殿下!”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下意识要把青衣护在身后,结果差点被她踹了个狗吃屎。

“没晕就麻溜滚去抓人,省的人跑了。”青衣冷冷的盯着他,“这里交给我。”

秋雨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又看了一眼大发神威的肥猫大爷,那几只厉鬼愣是被它挠的毫无还手之力。

秋雨一咬牙,“请公主自己小心!务必保重!”他说完即刻冲了出去。

他走了之后,青衣专心看着屋内的局势,肥猫收拾几只厉鬼自然是不在话下的,不过这些鬼的身份……

“下手轻点,别挠死了。”青衣蹙眉说道。

肥猫忙碌之中给了她一个不爽的眼神,吐艳,好不容易厉鬼加餐居然还不让它开吃。

旁边的狗蛋松了口气,“谢谢姐姐,他们都是鬼村里的叔叔婶婶,平时他们不是这样的,一定是受到坏人的操纵才会来攻击人。”

青衣懒懒的哼了一声,她也是看出了这点,所以才让肥猫别下死手。

不多时,原本凶神恶煞的厉鬼们齐齐变成了嘤嘤怪,在肥猫大爷的利爪下瑟瑟发抖。

“哼,一群辣鸡。”肥猫昂起骄傲的小下巴,一个眼神叫厉鬼颤栗。

啪。

女王大人一巴掌甩下来,它刚刚崛起的伟岸形象顷刻崩塌,老实了。

“你们虽是遭妖人所害成为厉鬼,但手上终究染了人命。情有可原,但阴司有序,秩不可乱,待本座把背后作乱的孽畜料理了后,再来处置你们。”

厉鬼们闻言一个个头如捣蒜,哪敢有半点意见。

青衣摘下腰间的荷包,手指一勾,厉鬼们便老老实实的跳了进去。

把荷包挂回腰间,青衣慢条斯理的朝外走去,远远的就见秋雨一身戾气的走了回来,手上还拎鸡崽似的抓着一人。

嘭——

忘机被直接丢在了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血。没有厉鬼护身的他,完全就是个普通人,连秋雨的三拳两脚都扛不住,给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若非秋雨还保持着清醒,想着自己两兄弟还等着解药,估计会当场就把他给打死。

忘机吐血吐得哗啦啦,眼神有惊又惧又懵逼。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这样了?他的厉鬼天团就这么随随便便给人家拿下了?

还有那鬼迷香怎么会对眼前这两人一点作用都没有?

纵使那小鬼再怎么帮忙,也不可能是他厉鬼天团的对手啊?

他更想不明白的是,自己是怎么暴露的?

“在对你严刑拷打之前,本宫给你个机会,先把阴槐树毒的解药交出来。”

忘机眼角肌肉抽搐,眼下这种情况他更不可能认了,面上还装着无辜:“公主殿下说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懂。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青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还要装是吧?是你自己说,还是我让那几只厉鬼出来与你当面对质?”

忘机身子猛颤,难以置信的盯着她。脸色一刹变得狰狞了起来,“是你?!怎么会是你?”他满以为毁了阴穴坏他好事的是秋雨,结果却是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长公主?!

青衣没心思与他磨叽,看向秋雨:“审讯那一套你会吧?都给他使上,看他说不说。”

秋雨点了点头,对此提议他倒是巴不得,不过:“公主还是回避一下吧。”审讯的手段太过残忍,他怕青衣受不了。

女子轻蔑的眼神睨了过来,秋雨晒然,想到对方连鬼都不怕,那胆子比不少男子都强,估摸着血腥场面见的也不少,当下也不在废话,钳住忘记的右手手指用力一折。

喀嚓!

“说是不说?!”秋雨寒声道:“你有十根手指,我会一根根的给你折断,你趁早把解药给交代出来!”

忘机汗如雨下,痛的惨叫连连,却没半点服软的意思,呸的吐出大口血沫,狞笑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不,你最好赶紧杀了我,你以为我会怕死吗?哈哈哈,死后只是另一个开始罢了,倒是你那两个兄弟,黄泉路不好走,没准半道上就迷路了,连鬼都没得做!”

秋雨脸色一变。

忘机得意的大笑起来:“知道怕了吧?你最好放开我,否则你就等着灵魂被我师兄拿来炼药吧!”

“你别想妖言惑众,像你这种妖人死后只有下阴司地狱的份儿!”

“阴司,呵。要真到了阴司地狱,你们还得管我叫爷——”

秋雨眼睛都红了,盛怒之下把他五根手指齐齐掰断。正犹豫着要不干脆拔刀把这家伙给剁了,青衣却开了口,“先放开他。”

“公主殿下?”秋雨惊疑不定。

青衣低头看着忘机,脸上噙着意味不明的笑,“听你的意思,敢情你在下头还有人?”

忘机得意的嘴脸不过几秒,一只金莲玉足就毫不留情的跺在他脸上,当场就把他两颗门牙磕碎在地上。

秋雨在边上都感觉自己牙根有点泛疼。

“就你那狗眼也配看本公主,老实点吃土回话!”青衣跺在他脑门上的玉足又摩擦了两下。

忘机眼里满是恨意,几次试着把头抬起来。可脑袋上那只脚就像个百斤秤砣似的,踩得他愣是动弹不得。

“说啊,本公主倒想听听,你们到底多厉害,手长的都伸到阴司地府里去了?”

“有本系你放开鹅,等鹅师兄出马,你们全都得系……”

“果真是个蠢得,连话都说不清楚。”青衣一脚又一脚哐哐哐几腿子下去,忘记整个人脑袋都快陷进土坑里了。

秋雨在旁边看的头皮发麻,却不同情,反而解气的很。这种畜生就算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旁人看不见青衣眼中滚滚的杀意,肥猫却是看的真切。不过这回钓的鱼还真是钓鱼眼子里了,一群又一群啊!敢把手往地下面伸,那可是她青衣女阎王的地盘!

这忘机在阎王面前鼻子插葱装大象,真不怕能死自个儿!

忘机被哐哐这几下砸的叫个神志不清,青衣撒了火,余怒却未平。走回台阶上,让秋雨把这厮从土里揪出来。

“本公主问你,解药在何处?”

忘机晕晕乎乎中对上青衣冰冷的眸光,眼神一下就直了。

“在、在我屋内的、的檀木盒里……灵、灵液……”

秋雨面露惊喜之色,抬头看向青衣。同时有些疑惑,刚刚这家伙不还嘴硬的很吗?怎么被跺了两下头就全给招了。

“先把这家伙捆起来,然后把你的人叫醒。”青衣开口道,靠在一边的门柱上闭目想事情。

秋雨赶紧行动,几盆水泼下去,他那些下属一个个幽幽醒转过来。瞧着外面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忘机都有些懵圈,秋雨简单解释了几句,几人全都杀气腾腾的盯着忘机,恨不能冲上去再砍他几刀。

“你们先去把其他人叫醒,剩下的人跟我来,先救人再说。”秋雨布置完看向青衣,一时有些犹豫。青衣却掀开眸,看了他一眼,“本公主与你一道。”

秋雨点了点,松了口气。

虽然这忘机说了解药的位置,但他心里还有不太放心,担心这妖人捣鬼。不知不觉间,连秋雨自个儿都没发觉主导权已落到了青衣的手上,仿佛有这位长公主在,这些邪魔外道都只是鸡零狗碎罢了。

秋雨和其手下很快翻找出了忘机说的那檀木盒,里面放着一玉瓶,晃荡下还有水声,不知具体装着什么。

秋雨打开瓶塞一闻,即刻皱紧眉,那味儿简直臭不可闻。其余人更是齐齐露出厌恶之色,“那妖人是不是糊弄咱们的,这东西怎么可能是解药!”

“比茅坑里的粪水还臭,这玩意要喝下去还有命吗?!”

众人都是一脸怀疑。

青衣淡淡开了口,“是解药。”

秋雨听她这么说,心里没由来定了一下。倒是其余人,仍是狐疑的样子。

淡雪他们被叫醒后都闻讯赶过来了,差点被这玉壶里的东西给熏晕了过去。

“公主,这东西喝下去真不会出事吗?”

出事?青衣笑而不语,对着有些手抖正在往受伤那两人嘴里灌药的秋雨道:“注意点别撒了,这是好东西。”

好东西?秋雨仇深苦大,心道:我的公主娘娘,这玩意真不比粪水强到哪儿去啊。

灵液灌入那两人嘴里后,不多时就见他们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秋雨被吓了大跳,脑中一刹闪过念头:完了!中计了!

“哇——”那两人张嘴往外大口大口的吐血,却见那血里似有什么东西在扭动,秋雨定睛一看竟是几截儿树根一样的东西。

他赶紧叫人点火把这玩意儿给烧了。

“剩余的灵液抹在他们两人的伤口处。”

青衣的声音再度传来,秋雨赶紧照办,心里悬着的石头也彻底落下来了。

桃香和淡雪在旁边看着只觉心惊胆战,忍不住问道:“公主他们两人吐出的血里怎会会有树根呢?那玩意儿居然还是活的!”

“阴槐聚煞,那妖人把那里布置成一处阴穴养槐。他们两个被阴槐的树汁所伤沾染了毒煞之气,而他们吐出的树根便是藏在他们体内的脏东西。”

“那臭烘烘的灵液又是什么?”

“那个嘛……”青衣唇角一勾,“大概是尸水之类的玩意儿吧。”

刚刚醒转过来的两人听到这话直接又晕了过去,其余人也是捂着喉咙一副要吐了的样子。

尸水?!

桃香淡雪两女脸色煞白煞白的,想到那槐树的树根连着十六具童尸的脑袋,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公主……那、那他们喝了这真不会有事?”秋雨脸色有些不好,尴尬的看着手里的玉瓶。

“本公主还会骗你不成?”青衣翻了个白眼,“不懂就别瞎想,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尸水,阴穴聚煞凝结出水露罢了,只不过那槐树下连着童尸,说是尸水也不为过。那妖人建阴穴养阴槐就为了这点灵液,这两个倒霉鬼这回赚大发了。”

赚了?喝了还能成仙不成,说到底这灵液那还不是和尸体有关……

众人脸色依旧不好。

秋雨同情的看了眼那两个昏迷过去的倒霉蛋,罢了,尸水就尸水吧!总归比丢了命强。

“公主殿下,这家伙如何处置?”秋雨指着被打晕丢在一边的忘机,话刚说完,那几个青衣小沙弥也被押了过来。

“禅师!禅师你怎么会这样!”

“你们太过分了,怎么能胡乱伤人!”

“佛祖一定会惩罚你们的!”

听着那几个小沙弥的怒吼,秋雨眉头皱紧,直接叱骂道:“闭嘴!这家伙乃是害人性命的妖人,你们还敢为他说话!佛门清净地却藏污纳垢,你们几个是不是同伙?!”

“不……这怎么可能,你们胡说!”几个小沙弥涨红了脸。

“是不是审问一下便知道了,先把他们都带下去。”

青衣没看那几个小沙弥,忽然转身往回走。

秋雨还以为她又有什么别的方向,急忙跟上去。

嘭——

青衣一脚踹开房门,走了进去。只见萧绝还是维持着她离开时的那个姿势撑额睡着,秋雨跟在后面探出头,吓得叫了一声。

“摄政王怎么变成这样了?!”

萧绝那一脸红印子,尤其是左脸上被画的王八看着尤为可笑。

秋雨嘴角抽搐了两下,反应过来这杰作估计只能出自某人之手,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下一刻,他就见青衣走进去,踹了对方一脚。

秋雨眉梢狠抽了两下。

长公主,是个狼人啊。

摄政王幽幽醒转过来,琉璃般眼眸中还有几分迷离之色,“怎么了?”他掩唇打了个哈欠,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身前立着的是谁,疑惑道:“公主有何事?”

青衣见他睡眼惺忪,勾唇笑了起来:“摄政王这一觉睡的真够沉的啊。”

“是啊,怎忽然就睡过去了。”萧绝微微蹙眉,随手揉了揉眼角,忽觉哪里不对劲,摊手一看指尖满是红印。

他视线越过青衣朝门外一撇,秋雨立马低头盯着自己脚尖,掩盖住自己疯狂上翘的嘴角。

淡雪和桃香紧随而至,看到这一幕,表情都是一僵。

萧绝见状大约知道自己脸上多了些东西,仰头笑吟吟的盯着青衣,半点也不恼,“小心眼。”

青衣一挑眉,“你现在这样儿可比以前好看多了,你该谢谢我?”

谢谢?

萧绝失笑,起身让门外的淡雪她们打水过来。

“要洗脸自个去,本公主的奴婢由得着你使唤。”

“好。”萧绝依旧好脾气的笑着,动身自个儿去打水。

门外一干人瞧着都觉得触目惊心,这可是摄政王啊,疆场上杀人不眨眼的战神,就这么被她呼来唤去的。

青衣盯着他的背影,神色阴晴不定。

“灵风和楚辞呢?”

“他俩也还睡着呢,刚刚我忘了叫醒他们。”桃香开口道。

青衣沉吟不语,她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

萧绝这小白脸,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后院,萧绝站在水缸边看着自己的大花脸,笑容一时灿烂的紧,还真是个嫉妒心强的野猫儿,报复起人来都不带喘气的。

将脸上的胭脂洗掉之后,他略有些口渴,走到井边想要取水。脚下忽然一顿,萧绝眸光幽幽一动,蹲**将头探入了井口。

平静无比的井下深不见底,月光的映照下水面如镜,萧绝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啵。

一粒石子掉了下去,水面起了波澜。层层波澜堆叠之下,露出一张惨白的人脸,睁大了眼,与他四目相对。

……

“呕——”

我是枝枝推文:喜欢我的推文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排雷补充啊!!!想看?更多?精彩?推荐??记得点赞、关注、转发哦!你们的关注和点赞是我最大的动力,我会持续推文?,让你们远离书荒。想看什么类型的小说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7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