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书接191回

庆帝的底线很简单,它可以容忍任何人去争斗,无论是争权还是争财,这些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而他的底线就在于,只要不叛国,一切都好说。二皇子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即便他与北齐走私,即便他豢养私军,即便他公然围杀范闲,只要他没有叛国,那他就可以继续地活着,而且还是以皇子的身份活着。但是只要叛国,那么无论任何人,都必将遭到庆帝雷霆之怒的镇压,那就得死。无论你的身份地位怎么显赫,无论你的声望,声誉怎么远扬,无论你的势力再怎么庞大,只要叛国了,那就必须得死。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而此刻,在庆帝的脑海中,范闲也许已经叛国了。太子殿下,请问证据呢?既然有人指控陈,那想必有证据才对吧?范闲当然清楚庆帝的性格,没有实际的证据,他是绝对不会这般审问自己的,可是范闲却不知道庆帝手中到底有什么证据。昨夜自己才刚刚跟踪那批走私的人出了城,今日就遭到了指控。昨夜自己刚刚才想到太子要对付自己了,今日却被这般审问。说到底,今日之事全是太子一手策划的。指控范闲在北齐出售兵器,证据何在呀?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范闲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陛下都已经如此这般动怒。岂能没有证据,太子这时其实在笑,但又不能笑得太开心,所以脸上的表情就十分的古怪和难看,不屑之中带着嘲讽,但嘲讽之中却又夹杂着得意。这时太子一声令下,一个黑衣人与一口箱子被禁军带了上来。范闲回头一看,忍不住狠狠地大吃一惊。这几个人分明就是昨夜在城外见到的那几个黑衣人呐。你们几个说说昨夜让你们向北齐走私货物的,是不是他?太子指着范闲问道,几个黑衣人抬头。看了看范闲,然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回太子殿下,正是此人,正是此人。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这话说得异常的果决,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那你们走私的是不是这些东西?太子微微摆手,禁军带上来的箱子被打开,里面装着的正是官家兵工厂铸造的刀剑。几个黑衣人看了一眼箱子,再度点头,于是人证物证齐全,太子殿下,难不成仅凭他们几个人红口白牙的胡乱攀咬吗?范闲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想挣扎,你当然不认识他们,你从澹州带回来的五千私军,你每一个人你都认识吗?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这时,禁军再度带上了一个人,正是红巾军的主将李将军。侯爷,哎,李将军此刻面如死灰,虽然还想挣扎,但似乎已经放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满是无奈。将军,范闲不认识这几个黑衣人,但是李将军认识,听着这几个黑衣人的喊声,李将军顿时心凉如水,再无任何回应。他连矢口否认的打算都没有。这几个黑衣人的的确确就是红巾军里面的人,所以他们也算得上是范闲的人。而他们的证词也就成了指控范闲向北齐走私兵器的最有力的证据。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这一刻,范闲不得不由衷地感叹自己的自大。原来他一直都小瞧了太子,尽管已经很小心。太子防备得很好,可还是着了他的道儿。太子摆了摆手,示意身旁的王之涣,启奏陛下,兵工厂的兵器大多用于武装我庆国将士,此乃朝廷制度,但也仍有少许的流出,毕竟北境战事频繁,不少北齐军缴获了我军的武器,所以兵器也自然的流到了北齐。而北齐对冶炼一道向来不及我大庆,所以一直以来觊觎我大庆的兵器。镇北侯自澹州返回,所在二皇子五千私军便一直驻扎城外。据老臣所知,二皇子便是通过与北齐走私,豢养的这批司军,所以他们的武器装备都是最好的。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而且来源也正是朝廷的兵工厂,以往乃是二皇子殿下令人购买补充,老臣也向陛下汇报过此事。陛下既然未提及有何不妥,臣也自当不会多问。所以镇北侯接手了之后,仍旧向兵工厂购买兵器装备。老臣其实也是一直都知道的,但不曾想,侯爷竟将兵器走私贩卖给北齐。陛下,老臣有罪呀,还望陛下责罚。王之涣。话到最后干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要多自责就有多自责,说不出的痛心疾首。而他说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范闲从兵工厂购买的兵器,正是这箱子里的兵器。只是范闲没有像二皇子一样运来武装丝巾,而是走私贩卖给了北齐。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他把责任自己承担下来,痛哭流涕,悔恨交加,情真意切。看的人只想掉眼泪。物证的准确性也被证实了铁证如山,范闲根本找不到任何破绽可以反驳。范闲你到底有没有向北齐走私贩卖过大庆的兵器?这时半响没说话的庆帝突然开口问道,神色依旧肃穆,目光如刀,狠狠地划过范闲的脸庞。人证物证,那些都不足以让庆帝下定决心治范闲之罪。他想要听的乃是范闲自己承认,他想要反驳这么精密的布局几乎是不可能的。从这几个黑衣人到自己,从澹州带回来的五千私军,太子的计谋可谓一步不差,严丝合缝,完美无缺。接下来,范闲又如何反驳了。陛下将这些人和这些兵器都摆在这儿。太子殿下和王尚书又如此的确定,臣就算是想辩解,只怕也力不从心。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不过臣还想挣扎一下,为什么太子殿下就一口咬定是臣与北齐走私了呢。要知道,干过这件事的还有二皇子,范闲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这些人明明就是那五千私军里的人,而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五千私军乃是由你掌控的。他们往北齐走私,不是受了你的指令,难道是我的,是二皇子吗?太子殿下,这可说不定。有的人虽然投入某个门下,但真正听从的却不一定是这个人。你要知道,在这年头,为了飞黄腾达,很多人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比如此刻还在大皇子门下的谢必安,大皇子殿下就肯定他一定会听从大皇子殿下的指令吗?这,只是个例外。谢必安与老二本就交情匪浅,他投在大哥门下,乃是出于无奈,只是为了保命而已。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那这些私军投在臣的门下,也是出于保命,殿下难道不知吗?当初在澹州面对陈萍萍的黑骑,他们若不投在我的门下,只怕早已横尸澹州城外了,此刻又岂能被人利用啊。范闲眉间一抖,义正言辞。嗯,谁说这些私军走私就一定代表他范闲走私呢?范闲的话音落下,太子顿时无语。范闲的一席话让庆帝也产生了怀疑。说到底,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怀疑的事儿。范闲是谁呀?当朝的郡马庆帝亲封的镇北侯,内库最年轻的掌管者未来南庆最有希望登顶第一权臣的人,他为什么要向北齐走私兵器呢?他缺钱吗?他需要北齐的支持吗?他需要北齐的支持才能登顶庆国的权力核心吗?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难道陈萍萍、范建、林若辅这些南庆权利核心的人,这还不够吗?你起来说话。这时庆帝的态度明显有了改观。谢陛下隆恩,范闲的声音格外的洪亮,生怕庆帝听不到似的,而庆帝言罢,正准备转身坐下,却听得范闲此等语气,眉头顿时微微皱了皱。陛下范闲与北极走私出售我大庆兵器,铁证如山。无论范闲如何狡辩,那也只是一面之词,根本不能当真啊。陛下,太子一如既往地着急了,殿下这话就错了。现在你是原告,我是被告,我不需要证明自己什么,我只需要有理由怀疑你说的不一定正确就可以了。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难道殿下还是不明白你说这些人走私跟我有关系,可你没办法证明这些人就一定听从我的指令。他们又不是我的心腹,要不你问问李将军,他是我的心腹吗?如果他也说我跟北齐走私是真的,那我无话可说。从进入御书房到现在,范闲第一次占据了上风。

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剧情(电视剧《庆余年》第二季)

范闲,你休得在狡辩,你说这些人不是你的人,但他们指认的人便是你,难道他们都瞎了吗?这都可以认错人吗?殿下臣刚才已经说了,这些人投在我的门下,只是为了活命。倘若有人要逼他们,要威胁他们,要拿他们的妻小来胁迫他们指证臣呢,难道臣也要去认罪吗?而且这几个人在撕军中无官无职,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而已。他们红口白牙的一番指正,难不成陈就真的成了向北齐走私的叛国者吗?你起码也找几个有分量的人出来指证臣好吗?如此说来,这些人跟你毫无关系喽。这时太子忽然诡异的笑了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看来太子是做了十足的把握而来的,誓死要把范闲叛国的罪名坐实。那么接下来太子还会放什么大招呢?

精彩咱们下集再讲。

点赞加关注,再看不迷路!

启禀圣上,您点赞越多,我更新越快!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