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县的日本人(方正县日本血统)

5 弃民

1945年5月到7月,苏联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将155万苏联红军部队秘密调动到远东地区,并进入针对日本关东军的攻击位置。而就在此前,苏联方面已经将关东军的所有防御设置和部队配置情况下发到了各级指挥官手里,并且有针对性的制定了详尽的作战方案。

8月8日,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召见日本驻苏大使佐藤,正式通知佐藤由于日本继续进行侵略战争,拒绝接收《波茨坦公告》,因此苏联决定履行对联合国的义务,中止《日苏中立条约》,同时宣布苏联和日本将在远东时间9日凌晨开始处于战争状态。

但事实上,因为苏联国境东西跨度长达11个时区,莫洛托夫在莫斯科时间8月8日下午通知佐藤这一结果,但苏联远东地区当时却已经是8月9日的凌晨,就在莫洛托夫通知完佐藤结果后仅仅过了十多分钟后,远东地区的155万苏联红军就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向关东军发起了全线攻击,而日本当局经营数十年号称精锐的关东军,却如蝼蚁一般一触即溃,被苏联迅速全线突破,整个战役中日军被消灭8万多人,大约60万人被俘虏后送到西伯利亚挖煤。

方正县的日本人(方正县日本血统)

日军向苏军投降

关东军为何如此不堪一击?

日本在大量兵力陷于中国战场的情况下发动太平洋战争,在东南亚战场上一度所向披靡,但到了后期,日本本土资源匮乏的缺点开始显露出来,加上日本海军中途岛之战后大势已去,无力维持日本的海外补给线,同时陷入几面作战的日军兵源短缺。

无奈之下趁着苏联和德国在欧洲鏖战,偷偷将原本防御苏联的关东军精锐部队以及大批重装武器调往南线战场,这就导致关东军兵力空虚,虽然通过抽调开拓团青壮年劳动力和青年义勇军作为兵源补充,但这对于关东军整体战斗力的减弱聊胜于无,只是弥补了数量上的不足,无法弥补战斗力上的不足。

面对苏联红军的进攻,日军大本营一开始严令关东军反击,但却也心里清楚这根本是白白送人头,于是不久又下令关东军总部转移,于是,整整24个师团的78万关东军奉命南撤,而奉命防守的青少年义勇军则在苏军的攻击下迅速被消灭,完成了自己炮灰的使命。

问题是仓促奔逃的关东军是怎么安排那些被他们欺骗来到中国的开拓团移民的呢?

他们什么都没做,直接放弃了自己的国民。

为了快速逃跑和掩盖自己战败的事实,关东军没有对开拓团移民发出任何通知和警告信息,以至于关东军已经兵败如山倒跑得没影了的情况下几乎所有的开拓团都还以为关东军的防线稳如磐石。

在这种情况下,等到这些平素仗着关东军撑腰的以“优等民族”自居的开拓团成员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得知关东军已经失败逃跑,而且日本已经投降后,开拓团移民几乎立刻陷入到了仓皇的绝望之中,而让他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所依仗的日本政府对他们采取了“弃民政策”。

饭白容助在1944年3月跟随父母来到位于中国内蒙古的一个开拓团,当时他还只是个12岁左右的孩子,当时的二战已经接近尾声,距离日本投降已经只有一年时间,日本军队在各个战场上都节节败退濒临覆灭,但其本土和满洲的老百姓每天听到的却仍是日本帝国军队的“辉煌胜利”。

在这种氛围中来到开拓团的饭白容助还沉浸在一个军国少年的美好生活幻想中时,开拓团里却突如其来的流传日本政府已经投降的传言,因为没有得到任何正式通知,开拓团的民众纷纷跑到县政府打探消息,却发现早已是人去楼空,警察、宪兵、政府职员一个人都没有了,只从一个职员口中得知苏联已经参战,美国在日本本土投下了原子弹,日本天皇已经宣布投降,得知这一消息的开拓团民猛然发现自己已经面临绝境。

从最初的恐慌中缓过神来之后,饭白容助所在的开拓团在几个干部的组织下开始逃亡,集合起来的600多人里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因为青年人都被征兵征走了,饭白容助背上自己父亲的木头牌位跟着母亲和姐姐踏上了逃亡之路。

一路上缺少食物的开拓团民只能通过偷抢中国农民的庄稼果腹,还没到目的地,600多人的逃亡队伍就已经七零八落所剩无几了,有时候晚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旁边的几个人都死了,以至于仅仅十二三岁的饭白容助那个时候在路边看见倒毙的死人已经不害怕了。

和饭白容助所在的开拓团不同,当时的日本移民开拓团面对突如其来的失败消息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恐慌之后不同的开拓团对于怎么走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一部分如同饭白容助他们的开拓团一样试图通过逃亡返回日本国内,另一部分却走向了极端,开始了集体自杀,往往一个开拓团的团民集体自杀,不愿意自杀的就会被其他人杀死,甚至被日本军队有组织的集体杀害。

松田千卫是日本山形县天童市高木人,1932年的时候跟随自己的丈夫来到中国东北,日本投降后她们的开拓团接到要求撤离的命令,当时松田千卫的丈夫和开拓团中的其他男人都被征兵征走,整个开拓团里除了1个团长之外,只有1个男人,剩下的全部是妇女和儿童,所有人被要求接到命令后1个小时全部集合统一出发向哈尔滨撤离然后再想办法回日本。

松田千位匆忙收拾好行李并准备了三天的干粮就带着女儿就踏上了逃亡之路,结果到了桦川县,其开拓团的团长和一些日军士兵居然将他们开拓团的团民和其他一些团民总计1600多名男女老幼集中关在东板房开拓团的20多间房间里,然后浇上汽油点火活活烧死,外加机枪扫射和手榴弹轰击,只有少数人幸免于难。

中国人民对这一幕可谓是充满了刻骨铭心仇恨,万万没想到侵略者的兽行居然也施加在自己国民的身上。

松田千卫和饭白容助的遭遇只是数十万日本开拓团移民普遍遭遇的缩影。

1945年日本投降的时候滞留在中国的日本军民达到310万之多,雅尔塔三巨头将中国东北地区划分为苏联的受降区,苏联人果断将60万日军俘虏拉到西伯利亚砍木头,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些被关东军遗弃的开拓团的老弱妇孺,而日本政府派遣的船只和火车也只是将少量逃脱苏军追击的关东军和开拓团中的青壮男性带回国,老弱妇孺在被关东军抛弃之后遭遇了日本政府的第二次抛弃。

6 逃亡

遭到遗弃的开拓团老弱妇孺如同松田千卫和饭白容助一样踏上了前路未知的逃亡之路,而这注定是一条充满血泪的死亡之路。

当时的东北被氛围南满和北满,南满地区的民众因为距离苏联边境较远,在得知消息之后还可以有一定的反应时间用来逃跑,处境稍微好一些,但也只是相对北满地区的开拓团移民而言,北满地区的开拓团移民因为毗邻苏联国境线,苏联红军进攻之初关东军逃跑速度迅疾如风,以至于苏联红军在全面占领黑龙江之后大批的开头团移民还滞留在北满地区。

而北满地区的开拓团移民本身就被赋予了协助关东军巩固防线的作用,在日常生活中也接受了一定程度的军事训练,这导致苏联红军进攻之初对于关东军已经撤退情况并不知情的开拓团移民对一些迫降的苏联飞行员进行了武装袭击,然后遭到苏联红军的攻击报复,这无疑增加了开拓团移民逃亡路上的困难程度。

除了苏联红军的军事打击之外,开拓团移民还要面临当时东北地区猖獗的土匪袭击以及恶劣的严寒天气,而因为当初对中国农民的压迫,也迫使他们害怕遭到中国农民的报复,就在这种近乎绝望的情况下,北满地区的各个开拓团开始了自己的逃亡行程。

逃亡路上因为害怕土匪袭击和中国人报复,很多开拓团移民选择走夜路,并且只能选择小路前行,严寒、饥饿、武装袭击任何一个因素都可以随时要了他们的性命,无数老弱病残死在逃亡路上,有些妇女更是将刚出生的婴儿直接遗弃在路边自顾逃命,食物短缺就偷中国农民的玉米和土豆,小孩子走不动就直接扔在路边或者推进河里淹死,有些老人受不了逃亡路上的艰苦,竟然祈求其他人把自己打死,甚至发生一些走投无路的难民集体用炸弹自杀或者自焚的事情。

方正县是三江地区开拓团移民到达哈尔滨的必经之路,但是此时的苏联已经因为开拓团成员袭击苏联红军飞行员的事情而封锁了移民乘船离开的码头,导致15000名日本人被滞留在了方正县,苏军将这些人集中在临时搭建的营区和一些原有的开拓团房间里,但上万人集中挤在一起,又都是经过一路长途跋涉的人,长期的缺衣少食让这些人的身体状况过于糟糕,很快传染病就袭击了这些人,处于长期饥饿、寒冷和恐慌之下的人群开始发生集体自杀事件。

前面提到的松田千卫在从日军的屠杀中幸存下来后逃到了方正县的收容所里,据她后来回忆,收容所里每间屋子都被塞满了人,连马棚里也被挤满了人,而房子本身四处漏风,在东北的冬天根本无法起到防护作用,更加缺少可以饱腹的食物,而后传染病爆发,收容所里的每个人都处在饥饿和死亡的阴影之下,每天都会有人死去。

在东北,11月之前的天气人死了还能挖个坑给埋了,但是等到入冬,大地都结冻,死了的人无法及时埋掉,于是被集中扔到原本用来储藏过冬蔬菜的菜窖里,结果连菜窖都给填满了,最后就直接将尸体堆在菜窖上面,遭到传染病感染死亡的人则被直接点火焚烧。

松田千卫在这种情况下也没能支撑多久,很快病倒,就在她和自己的女儿快要病死的时候得到了当地中国农民的帮助才让她侥幸活了下来,但其女儿却没能存活下来。

众多逃亡路上的开拓团里有一个哈达河开拓团,团长叫贝沼洋二,哈达河开拓团成员有一千多人,在其团长的带领下冒着苏军的轰炸逃亡,队伍逃到麻山的时候队伍里走在最前面的青少年义勇军碰上了苏联红军,这些青少年义勇军长期被军国主义思想洗脑,居然直接和苏联红军打了起来,被苏军迅速击溃以后居然不逃亡,而是掉过头来开始枪杀他们身后的老弱妇孺,直到子弹打完才逃进了深山中。

团长贝沼洋二得知遭遇苏军后赶忙向关东军求救,结果得知关东军已经将他们放弃,陷入绝望的贝沼洋二开枪自杀,但队伍里的其他几个副团长却开始和青少年义勇军一样枪杀自己的团员,只有少部分人逃了出来。

“麻山事件”造成哈达河开拓团500多人死亡,事件本身还像触发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某个开关一样,陆续开始爆发大规模的集体自杀事件,安驿事件500多人死亡,韩家事件160多人自杀以及其他众多动辄数百人集体自杀或被枪杀的恶性事件。

因为逃亡的开拓团中大多都是拖儿带女的妇女和老人,路上风餐露宿缺衣少食,晚上睡在荒野中(他们也算是体会了当初被夺走家园的东北人民的苦难),往往一觉醒来要么小孩子发现自己的妈妈已经去世,要么妈妈发现自己的孩子已经被冻死了,更有大量的人因为疾病而倒毙在路边,一路上到处都是死尸,陷入绝境的部分妇女开始抛弃甚至杀害自己的子女,更有带着子女一起自杀的事情,黑龙江省桦南县就曾经发生一棵树上一夜间吊死6个日本小孩和一个母亲的事情。

如果说逃亡路上的恶劣天气、缺衣少食、疾病缠身以及苏军和土匪的袭击对于日本开拓团成员来说尚且属于外部因素的话,那么此前抛弃他们的关东军在开拓团民逃亡路上的迫害则是血淋淋的残酷现实,我们前面有说到青少年义勇军枪杀开拓团民的事情,而关东军则是其罪行的放大版,秋田千卫所在的开拓团被关在房子里集体杀害就是其罪行的真实写照。

驻扎在虎林的日军接到撤退命令以后乘坐火车撤退,车上还有临近其驻地接到通知而一起撤退的1000多人开拓团民,但此时东安方面的日军因为害怕苏军利用铁路追击,在到达东安的必经铁路上安装了大量地雷和炸药,结果没想到紧张之余扳错了道岔,导致虎林方向来的逃亡列车撞了上去,直接将几节车厢炸飞,直接造成了500多人被炸死,200多人受伤,而爆炸地点附近路过的日军面对这种惨状却只顾自己逃命,居然没有一个人施救。

我们前文说过关东军为了迅速撤离,将开拓团移民直接抛弃,但一部分开拓团难民在逃亡路上也会遇到被打散的关东军溃军,看到自己国家的军队开拓团民总觉得跟着他们会安全一些,但拖儿带女的开拓团民却让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关东军士兵害怕移民会拖累他们,害怕小孩子的哭闹会引来苏军的注意而暴露目标,就强令母亲把自己的孩子掐死或者毒死,如果母亲自己下不了手,就会被日军士兵用刺刀捅死,更有甚者让妇女和儿童围城一圈,士兵往中间扔手榴弹直接全部炸死的事件,令人发指。

辽西建昌县杨屯村的村民于润怀和张文彬因为在哈尔滨运输行里给东家赶大车,经常赶着马车送货到各地,一次送完货赶上苏日两军开战,害怕白天赶路遇到日军,于是连夜赶车往回赶,结果被几个带着行李拖儿带女的日本女人拦住苦苦哀求,希望能把车租给她们,给多少钱都行。

因为车是东家的两个人不敢租于是拒绝,结果几个日本女人哭的异常绝望,其中一个会一点中文的日本女人还是拦住他们哭诉道她们几个人都是良民,他们的丈夫也都是医生、教师,从来没有欺负中国人,但是他们的丈夫都被强征入伍当兵去了,战争爆发以后她们没有赶上撤退的火车被遗留下来,希望能租一辆车自己逃亡。

于润怀和张文彬还是不敢租车给她们,但看她们实在可怜就答应路上带她们一段,结果没想到走到一半突然遇到十几个日本溃兵,虽然手里都没有枪但腰间却都挂着刺刀和手榴弹,看到于润怀和张文彬还非常客气,各种敬礼和鞠躬,几个日本女人看到自己的同胞异常高兴,和日本兵哭诉起来,不知道日本兵说了什么,几个日本女人惊恐的拉着自己的孩子付给他们车费以后跟着日本兵逃进了林子里。

两个人也没当回事,就赶车回了哈尔滨,结果没想到一个多月后居然在大街上又遇到了那个会说中文的日本女人,于是就跟她打招呼问她为什么在哈尔滨,结果日本女人一顿哭诉,才得知原来她们几个带着孩子跟着那十几个日本兵逃跑之后不多久日本兵就凶相毕露,把她们身上的所有财物和食物搜刮一空,还将她们强行轮奸。

到最后害怕她们拖累自己,于是以他们要跟苏军开战为借口,为了避免她们被苏军俘虏,决定处死她们保全气节,几个女人吓得四处逃跑,但只有她一个人逃了出来,她的两个孩子和其他几个女人都被日本人杀害,逃亡半路却死在自己国家的军人手里,实在让人不胜唏嘘。

7 尾声

相比于日本人对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中国人在日本投降后却对日本开拓团难民表现出了极大的包容心。

大量逃亡路上陷入绝境的日本妇女得到中国农民的帮助,这些人大多因为疾病而生命垂危,在得到中国农民的帮助后才得以存活,面对难以回国的困境和对救助自己的中国农民的感激之情,很多人选择了留下来与中国人成家生活,但时间久了也要面临思念自己日本亲人的困扰,在战后中日关系正常化后,这些人又陷入了要不要回国,如果回国又该如何面对自己中国家人以及回国后如何生活的困境。

日本开拓团移民在战争后期的逃亡中产生大量的弃婴被中国农民收养,这些人在被自己的母国和父母抛弃后得到东北农民的收养才得以存活,大部分日本弃婴在成年后得知自己的身世以后都希望能寻找自己在日本的亲人,但一方面他们难以舍弃中国养父母的养育之恩,另一方面也难以得到日本社会的接纳,甚至有找到当初抛弃自己的母亲但对方却拒绝相认的事情发生。

对于已经在中国成家而又找到日本亲人的人而言,随即又陷入了如果回国就要面临中国家人不愿一起去日本而引起的家庭破裂问题,就算回到日本,又要面临如何在日本生活和工作的问题,而日本当局在战后也因为种种因素难以妥善处理日本弃婴回国的身份问题,一度引发两国政府之间的纠葛。

那么对于当初一路逃亡回到日本的开拓团移民他们的生活状态又怎么样呢?事实上逃回去的开拓团民大部分也过得不尽如人意,《唐探3》里女主的母亲就因为回国后被丈夫抛弃而自己又无法在战后经济凋敝的日本养活女主被迫为了一顿饭而出卖自己的身体,并最终因为贫病交加而离世。

这并不是电影剧情的虚构,而是发生在大量回国开拓团民身上的事实,因为离开家乡太久,导致回到母国的他们很难被故乡的人所接受,而且当时战后的日本尚且处于恢复经济的阶段,无法提供足够的工作机会,这导致返回母国的移民只能做一些最底层的体力劳动来维持生活。

我们常说战争中受到伤害最深的永远是最底层的农民,在日本移民开拓团对我国的侵略中得到了最直白的体现。

日本对中国东北的开拓移民侵略前前后后数十万日本农民被迁移到中国东北,大量涌入的日本移民造成东北当地的农民承受了异常严酷的人为灾难,而后日本军国主义当局投降时日本开拓团移民又成为战争中的难民,深切感受了他们当初带给中国农民的苦难,日本开拓团移民最初作为侵略者来到中国,但其自身却也承受了侵略战争带来的苦果,战争中的两国人民都承受了巨大的苦难,而这一切,都源自于日本军国主义当局的狂妄野心。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全文完,如果觉得写得还可以,就点个赞或者“在看”吧,多谢阅读。

参考资料:

《日本开拓团移民侵华纪实》 顾伯冲 著 商务印书馆

央视纪录片:《东北之殇-日本开拓团始末》、《葫芦岛大遣返》及其他网络资料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公众号:李佰秒 微信:2646648137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qzhaolin.cn/9491.html